设置

关灯

月夜捣液(h)

    明月高悬,两人沐浴在清冷月光中,飞身掠过一个个屋顶。

    连以落一直缩在他的怀中,也不知道他带她到了哪里,直到她从他怀中下来时,发现自己身处一处宽广的湖岸。

    微风拂过,水波粼粼,花香四溢。

    这是她所熟悉的忘情湖,是她初次与他邂逅之地……

    湖面上漂浮着许多红莲,前几日来这时,还没有的。

    “你带我来这做什么?”

    “这儿可是有我们美好的回忆。”他了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抿唇轻笑。

    明明一点都不美好……她就是在那一日的狼狈之下,被困入狼窝,被他吃干抹净的。

    见她既不敢怒也不敢言地默默生闷气,他伸出手,在半空中轻转,像变戏法似的,那如玉的手心中静躺着一朵冶艳的红莲,在她不解的目光中递给她。

    “这是?”

    他斜眸魅惑似地看了她一眼,默不作声地生了火,点燃了这朵不知是何材质制成的红莲。

    花心上淡淡的黄光熠熠生辉,照亮了层层叠叠的花瓣,让这朵红莲似乎成了活物般栩栩如生,在夜里点缀了一丝色彩,很是美丽。

    “好美!”

    她咧着小嘴儿惊喜地赞美,他被她的笑容所感染,揽着她瘦弱的肩头,怡然地指向湖面,“那儿更美。”

    在她不明所以的注视下,突然整片湖面都熠熠生辉起来。

    湖中的大片红莲如手中这朵红莲般,花心跃动着耀眼的烛光,如此炽热的情境,好似荡漾着一片火海。

    她看向了他,心中突然变得有些暖融融的,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斑斑驳驳的摇曳烛光中,他墨发飞扬,冶艳的脸庞忽明忽暗,凤眸柔和地凝视着她。

    许是夜色太撩人,她竟觉得喉咙有些干渴。

    待回过神时,发现自己正被他压在湖边的垂柳上。

    清冷的月华照耀在湖面,清风阵阵,水光潋滟。红莲随波逐流,为这暗夜平添一分媚色。

    虽然四下除了他们便无他人,可连以落依然感到丝丝窘意。更何况,卿城雪急切地将她桎梏在粗壮树干上,上下其手地扒着她的衣衫。

    凉凉的夜风一吹,卷起了女子瀑布般的青丝,映衬着雪白的肌肤,美如空灵落难的仙子。

    “怕吗?”卿城雪一手圈着她抵着树干,一手将她鬓角边的发撩至脑后。

    连以落迎着他微带笑意的眸子,美眸里泛着湿意,弱弱道:“如果我说怕……你会放了我吗?”

    “不会。”他艳红的薄唇凑近她嫩生生的耳,抓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隔着衣袍触碰着他的滚烫,嗓音低哑撩人,“因为他,需要你。”

    那美艳到天妒人怨的面容近在咫尺,他温柔地对她呢喃着,她仿佛被迷惑了。

    衣衫虽未褪,但亵裤不知何时被他脱去,他轻巧地抬起她一条纤腿,炙热欲根挑逗般地研磨刮蹭着那细小花缝,娇花处没一会儿便湿漉漉了。

    她羞赧地红了脸,想不到自己竟这么饥渴……突然间脑海中有些紧张地想,这一次,还会很疼吗?

    耳畔传来他了然的轻笑,在她柔媚的嘤咛声中,他滚烫的前端顶开紧窄花缝,就着蜜液缓缓地挤入,动作轻柔,好似对待珍宝般。

    “会疼吗?”他不忘关心她,眼神温柔地凝视着她泛着薄红的诱人小脸。

    几日前自己的粗暴想必给她留下了阴影,这一次,他不止要顾着自己也得顾着她的感受。

    她水眸如小鹿般羞怯地看着他,轻咬下唇,“有一点……”

    但更多的是撑、热。

    这般楚楚可人之态落在他的眼中,激发起了他潜藏在内心深处的浓烈欲望。

    卿城雪眸光闪动,如火的视线由她潮红的小脸移到半咬的红唇,在她微张着小嘴儿正想说话时,便被他衔住了柔软唇瓣,细细吮吸。

    待吮得够了,他的长舌才灵活地侵入,在柔嫩的小口中四处游走,勾缠着她软滑的小舌。

    连以落被他亲得浑身发软,唇缝间溢出一声声绵软的娇吟。

    他的大手不知何时从她细嫩的脖颈滑到后脑勺,紧扣着她,迫使她酥软的胸脯不得已紧紧贴合着他坚实滚烫的胸膛。在热吻间,还被迫一口口咽下他哺入的津液。

    许久后,他才喘息着放开了对她的桎梏,轻舔唇角,意犹未尽地凝视着眼波迷离的她。

    沾了水雾的长睫翕动着,被他这么不怀好意地看着,她愈发面红耳赤起来,心‘砰砰’跳个不停。

    在她瑟缩得像只纯洁又无辜的小兔子时,他的大手轻轻缓缓地从她半褪的薄衫中抚上滑腻裸背,并不解开碍事的桃红色肚兜儿,只是将长指自那边缘滑了进去,大手揉弄她软腻的乳肉。

    娇嫩的蓓蕾不断在他的指缝间绽放,被他撩拨到挺立红肿。

    紧密结合处在此时轻轻浅浅地抽插着,两厢玩弄下,她轻哼着难耐地收缩着紧致花径,蜜液羞答答地沿着腿根处流下。

    好、好羞耻……他会不会觉得她是个淫荡的女子?

    卿城雪欣赏着她无措的表情,见她小脸上红霞满布,却又轻咬下唇压抑着娇吟,他愈发坏心起来,故意就着淋漓春水越入越深地插送起来。

    小小的娇人儿细嫩的裸背靠着粗壮树干,随着他的抽动,树干摩擦得她的背部微微泛红。

    他不得已一手揽着她的背部,一边插得她娇喘微微。蜜液四溅,点点滴滴地落在覆着一层稀疏嫩草的地面,好不淫靡。

    薄雾渐渐笼罩着圆月,好似害羞的小姑娘般红了脸。

    暗夜里,不止有风吹枝叶发出沙沙作响的声音,还有女子的娇吟与男子的粗喘回荡在这一片美丽湖岸。

    “舒服吗?”磨人抽送间,卿城雪低哑着嗓音,故意若有若无地在连以落潮红滚烫的嫩耳上轻吻着,撩拨着她的心弦。

    连以落红着脸在支离破碎的‘呜呜咽咽’中并不答话。他将她散乱的青丝拨到一边,俯脸亲吻如天鹅颈般优美的玉颈,唇齿厮磨间,种下一朵朵暧昧红梅。

    “唔啊……”在他刻意的狠啜中,她泪光闪闪地轻颤着身子,“不要再亲了,哈,痒……”

    卿城雪从她香滑的玉颈中缓缓抬起头,隐含情欲的狭长凤眸微眯,紧盯着她。

    他艳红唇瓣上染着薄薄的水光,语调绵长,“不亲,那就要乖乖地被我操弄噢……”

    明明是冷艳到让人不敢亵渎的他,却口出这样的浪语……她染媚的眼神羞怯地从他身上移开,无处安放着。

    他不以为意地轻勾唇角,绽放着惑人的笑。

    怀中娇人儿肤如白瓷、面若桃花、乌发如漆、纤腰翘臀,无一不美得令人兽性沸腾。

    这是他看中的宝贝啊……娇美、胆小,又好哄骗。

    他情不自禁地满足喟叹着,像是在履行他先前说的话,他禁锢着她,挺动着腰,狰狞的巨物一次又一次坚定地攻入她湿热紧窄的花径。

    即使他已足够温柔,做足了前戏,可也令只有过一次云雨之欢的她感到微微的痛意。

    “唔,受不了了,轻一点……”她被他插弄得晃动着小身子,娇喘微微,香汗淋漓。

    “真难伺候啊。”他一边像是‘嫌弃’着她,一边又放缓了身下冲撞的力道。温柔的语调中,是满满的宠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