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

    其是后来瞥见那个长在他腰下还在她体内肆意横行的大家伙,她更是怕了他跟她一同睡觉。

    最近令她忧心的是,结婚一年多了,她还没怀上孩子,婆婆虽然看起来通情达理,明里暗里却在暗示着她延绵子嗣,母亲也时常捎信来问此事。

    她想给他安排通房,嬷嬷却说要先等她怀孕。

    她什么时候才能怀上孩子呢?胡思乱想着,她不由睁眼,水润泛红的大眼中带了几分懊恼。

    大将军的原配正妻2

    嫪秦已到了关键时刻,他猛地将女人两条雪白细腿抬起,折压到她晃动的两团丰满乳肉上,低头瞧着那处紧窄的粉穴,加大力度与速度挺着分身开始冲击。

    闫桃一见这场景,脸上像着了火一样热起来,刚刚睁开的眼急忙又紧紧地闭上,她早就发现这人特别喜欢在这种时候看自己那里,真是羞臊死个人!

    自己现在的姿势,等于把整个下体朝他打开,两条腿还被他折起来,她光是想想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凭什么要这样摆弄自己呢?

    嫪秦粗着嗓子喘气,他不明白她整日里都在想什么,成婚一年多两个人都没说过几句话,每次他一看她,她便垂着个脑袋,像在拒绝看自己,拒绝与自己交流,要不是行房时那小穴内的软肉对自己百般挽留与纠缠,他真打算呆在军营里一辈子,再不回来碍她的眼了。

    “呃……”一声低哑的呻吟自男人喉间深处溢出,嫪秦蓦然紧绷起鼓翘的股臀,扬起布满青筋的脖颈深深地换了口气,“操!每次一看你那儿就咬这么紧,命根子都要被你那小嘴吞了去!”

    闫桃委屈害怕极了,听听,说的这是什么话?!这么粗俗难以入耳,还是领兵打仗立了大功劳的大将军呢!

    她更不敢再睁眼,那么大个物什戳在自己体内,肚子酸胀难耐,身下那小穴不自觉又收缩了几分气力,直把嫪秦箍的抽了口凉气,军营中听到的荤话也浮现在脑海中,但看着女人羞怯得如同煮熟的虾仁,便吞咽了回去,免得事后又把他避如蛇蝎。

    他嫪秦怎么就娶了这样个的娇人儿?

    “嗯~”男人强烈的撞击速度刺激得闫桃终于忍不住吟出声来,那尾音颤颤悠悠地打着转,勾的嫪秦愈发激动。

    他伸着大掌掐到女人丰腴的臀肉上,俯身挺腰捣入她紧致娇嫩的花心处,一下挨着一下,大力深入,撞的那花心直颤,羞答答地泌出诱人的汁液,随着粗长肉棒的抽送发出暧昧的啪唧声。

    这让闫桃怎么能受得住?她娇泣一声,迷蒙着眼睛带着祈求的目光看向嫪秦,希望他能放过她,将动作停下来。

    却不想这水涟涟的模样,慵懒又羞怯的神色,嫪秦看了之后心里莫名地涌起一股愉悦,他入的愈发激烈起来,将闫桃的双腿掰得大开,然后在木床一阵惊天动地的摇晃中,在双乳汹涌的波浪中,直把闫桃撞击得魂飞魄散。

    闫桃最终晕了过去,嫪秦看了心里有些遗憾,他按住她的丰臀,快速套弄数十下,最后将硕大的龟头抵到频频紧缩的小穴深处,将憋了许久的浓精释放了出来。

    嫪秦绝对不会想到,他今晚肏晕过去的妻子,将会悄悄地换个芯子。

    大将军的原配正妻3

    闫桃穿越过来的时候,嫪秦正抽身离开,交合处随着肉棒的抽离发出一声轻微的“啵”声,闫桃没有体验到先前填满身体的激烈,只剩肉棒离开小穴后的空虚。

    她低吟一声,垂眼向下半身看去,只见释放过的肉棒呈紫红色,突兀地从茂密的黑色毛发中挺立,稍稍有些疲软,却不影响环绕于棒身的经脉贲起,其上黏挂着几缕白浊,肉棒顶端鲜红欲滴,似还在冒着新鲜的热气。

    依闫桃作为肉文女配接受过的性器品鉴经验,嫪秦腰下的这家伙绝对是上品,想想他带兵打仗经常锻炼的将军身份,性能力与性欲绝对不会弱。

    闫桃上辈子虽然没体验过真正的性生活,但联想到她曾接触过的性知识与性训练内容,这时竟有些意动,刚接收的身体腹部微微一热,本来缓缓流出的浊精在一股温热透明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