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7

    r       嫪秦紧盯着身下被自己肏弄地已经失去心神的闫桃,看她露出他从未见过的表情,心里满足又得意。

    “啪啪啪啪……”打桩似的朝那花户疯狂地抽插数百下,嫪秦突如戾兽般低吼一声,将快要昏死过去的闫桃抱紧在怀,身下死死抵在她双腿间挺着怒胀的大鸡巴朝花心内射出一大股滚烫的浓精。

    我其实喜欢我前半部分的描写,犹抱琵琶半遮面那种感觉,就像偷偷地,,实在是写肉太困难。。

    q27四73 11037

    大将军的原配正妻8

    极度的快感与刺激,让闫桃的身子无法自持地一阵阵抖动,身下的小穴如同决堤一般泄出大股大股的淫液。

    嫪秦喘息着寻到闫桃的唇边轻吻,双手在她身上抚摸着无声地安慰,他仍不舍得抽身离开,起伏着臀部在暖洋一片的小穴内缓缓抽插。

    闫桃等身体的激颤消减后,便支撑不住眯着眼睛睡着了,她刚适应这副身躯就遭遇一场如此剧烈的运动,有些精力不济。

    嫪秦见她睡着,翻身抽离,并拉过一旁早被二人掀翻的被子给闫桃盖上,虽然床上的东西被折腾的狼藉一片,但他现在不想叫人进来收拾。

    将闫桃搂抱在怀,看着她有些憔悴的小脸,嫪秦不禁回味起刚才肏穴的快感,对比以前不怎么愉快的床事,他开始反思。

    难道是自己以前太过于在乎她的反应,反倒缩手缩脚地没给到她快感?

    想着他又奇怪地看向闫桃,还是女人家假矜持?

    像今晚他强势了一些,她明明也很爽利,却忍着不敢主动也不敢出声,还是他察觉后猛肏一顿,她才终于放开声音欢叫。

    如此反复思量,嫪秦的眼睛越来越发亮,看来这小女人只有在自己威风霸道的大鸡巴下才能变得乖巧老实!

    自己以后对她也不能再拘束着手脚,女人心海底针,看她表面矜持还不知心底有多骚发发地,想想以前,他怜她娇气柔弱,竟白白浪费了多少时光!

    闫桃睡得昏天黑地,连嫪秦抱她去洗浴时白吃豆腐也没察觉,第二天嫪秦去军营后,她才慢悠悠转醒,由秀琴和秀兰伺候着起床。

    等梳好妆坐到饭桌上时,闫桃理智回笼,想起嫪秦还有父母,父亲在地方上当差,母亲来了京城住在府内,她作为儿媳妇,每天都是要去请安的。

    她倒没有着急,捏着筷子慢条斯理地吃饭,“老夫人可起来了?”

    秀兰觉得她们夫人今天有些奇怪,具体哪里奇怪又说不上来,正愣神的时候听到这话,忙回道:“老夫人每天卯时日出时便早早起床,现在已经巳时隅中了。”

    这些古代时辰闫桃是不懂的,不过她会看日头,看那太阳已经快到头顶,知道现在已经快吃中午饭了,想了想,她说道:“既然误了请安的时辰,我中午去赔娘吃午饭吧!”

    秀兰下意识与秀琴对视一眼,这是什么道理?

    吃过饭后,闫桃倚着美人榻发了会儿呆,原主的性格她真学不来,像今天请安的事搁原主身上,恐怕她早就急哭了,不吃饭也要到老夫人跟前认错去。

    可这是她的错吗?都是那莽夫嫪秦昨晚贪欢造成的!

    想起昨晚的战况,腿心处又隐隐地有水流出。

    闫桃觉得她不能委屈自己,以后面上装成原主的样子就够了,事情怎么做还得按她的来。

    “秦儿他媳妇今天怎么没来?”醪老夫人问。

    她这么说倒没怪罪的意思,毕竟早年间是因为他们嫪家才耽误得闫桃晚嫁,只是闫桃以往不管刮风下雨都坚持请安,有些担心她生病了。

    嫪老夫人身边的王嬷嬷察言观色,又知道老夫人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