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1

    秦闷哼了一声,以前做这事的时候她可从未跟自己搭过话,活像受刑一般。

    这时一听闫桃娇娇颤颤的话语,那音调似还随着自己的顶弄打着转,听入耳中竟沿着宽厚的脊背往下蹿!

    嫪秦如同发现新大陆,挺腰向上连顶数十下,两个人现在是观音坐莲的姿势,衣衫尽未褪去,闫桃被顶地晃晃悠悠,头上的步摇“叮叮叮”一阵脆响,她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棵即将被拔地而起的小树。

    “啊啊啊……将军……”女上位的姿势本就插入的深,他却向上一挺再挺,她想逃,又被掐着小腰,扭动间那肉棒免不了偏离了角度,乱顶乱撞,像只乱窜的大头蛇四处惹祸。

    “不叫你桃儿叫什么?”等节奏渐缓,闫桃便听他又问。

    “嗯……”空旷而昏暗的房间内回荡着他低沉微哑的嗓音,娇媚的女子呻吟声在其中交缠,沉浸于二人世界的氛围打破后,这些声响仿若瞬间被人捕捉。

    嫪秦似也有所察觉,两个人下体相接的地方不断传来叽咕叽咕的水声,还有些微肉体相撞时的暧昧声响。

    这一切听起来都太过淫靡,闫桃现在有点怀疑嫪秦是故意带她来这里的,“这里是什么地方?”她压了压嗓子问。

    嫪秦却紧掐着她的腰往上一顶,“啊——”撞的闫桃顿时大叫。

    不行了,脑子太糊了。

    今天家里有事,很晚才开始写。

    大将军的原配正妻13

    “啊……啊……”二人再不记得什么地方什么称呼,只随本能吟哦浅唱。

    闫桃身上的长裙还未解下,上面的交衽罗衫却被男人撕扯地不像模样,堆叠在女人剧烈弹跳的两峰雪乳之下,于黑暗中异常醒目。

    两条从裙尾探出的细白小腿在男人结实的胯间晃动,随着女人玲珑的腰线向上一头青丝如瀑布倾泻而下,半插在发间的金钗摇摇欲坠。

    嫪秦微微启唇喘息,暗光中他紧盯着女人忘情迷蒙的娇媚模样,他有点庆幸带她来了这里,若是回到房间,她一定不肯与自己尝试这样的体位,也不肯如此肆无忌惮地吟叫。

    他能感觉到腰腹以下的衣物都已经湿透了,不知是汗水浸湿,还是被两人分分合合时溅出的淫液浇洒,但那方温泉宝地给予他无限的舒爽与快感。

    “呃……”嫪秦忽地感觉紧致而绵软的穴肉一阵阵内缩,快感瞬间加剧,他闷哼一声,掐着闫桃的大手微微用力。

    猜想她怕是挨不住要泄精,嫪秦紧跟着挺身,上半身支到嘎嘎吱吱快要散架的木桌上,腰腹用力向上加紧抽送。

    一时间房间内水声大作,肉体啪啪啪的拍打声与交合处噗嗤噗嗤的暧昧声响欢叫一处,惊醒了屋檐上睡懒觉的野猫。

    闫桃摇首摆尾,在剧烈的耸动下表情迷乱至疯狂,她哼哼唧唧着,伸手撑到男人的胸上咿呀乱叫,身子被撞的忽高忽低,像艘失了方向的小舟行驶在浪尖之上。

    “啊……啊……真个要把人肏死了……”剧烈的酥麻电流即将迸射时,她尖叫出声,把自己的底儿给露了出来。

    “啊啊……啊……”淫水倾盆,淅沥沥朝龟头浇灌而下,肉穴骤然痉挛。

    嫪秦“唔”地叫出声来,忽而掐到女人疲软的腰间,双腿一个用力,将闫桃抱着如蹲马步般向上连连挺腰,“谁把你肏死了?谁把你肏死了?”他红着眼低头看着受惊的女人咬牙连声问。

    闫桃有些忍受不住,刚刚泄过的小穴余韵未消,本就敏感,他却忽地换了个这么高难度的动作,身体无法抑制地下坠,使她大部分体重都压到了被大肉棒插着的小穴之上。

    闫桃拖着软绵无力的两条胳膊尽力往男人肩上爬,“哈啊……不……不要……”

    嫪秦紧捏着她的臀肉拿愈发激烈的顶撞逼问:“谁在肏你?”

    闫桃失神尖叫,“啊啊……啊……”她勉强求饶道:“你……大将军在肏……快肏死桃儿了!”说着低泣一声,因为剧烈的肏干无法控制地流出了眼泪。

    嫪秦听得浑身火热,肉棒膨胀的快要爆炸,他俯身紧抱着女人的后背与腰臀,开始最后的冲刺。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