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6

    色女人首饰用品。

    将军府,闫桃正窝在卧房的大床上,丫鬟们都被她驱了出去,她拉好帷帐,小心翼翼地张开手心,只见手心里出现一枚黑色药丸。

    就在昨晚,她终于被系统君艾特了!

    天知道因为这几天嫪秦的索求无度,她半道上晕过去多少回,可体力不行也不是她的错,古代不比开放自由的现代,体力不行还可以到健身房锻炼,待在这深宅大院里她着实不好有什么特别的动作。

    再说原主是个喜爱看书吟诗的娇小姐,突然伸胳膊蹬腿地,只会让人觉得奇奇怪怪,说不定还会破坏原主原有的自身形象和魅力。

    所以一与系统联系上,闫桃赶紧讨来一枚强身丸,现在不只是床上的事需要,不久她还要跟着嫪秦去参加皇家狩猎,如果不出意外,就要和白月光公主交锋了,没个体力怎么行?

    吞下药丸,闫桃琢磨着晚上怎么和嫪秦试一下功效。

    她这头盘算着自己的事,却不知嫪秦刚买完东西走出店铺,大白天的就遇到了那道最刺眼的白月光。

    人来人往商贩遍地的古代京城最繁华的十字路口,嫪秦怀里还放着新鲜热乎想送给闫桃的玉簪,正要抬脚上马,一道美妙的女音喊住了他,“嫪……嫪将军?”

    嫪秦回头,成亲后他便极少想起年少时那一段朦胧而执着的恋情了,尤其是近些时间,他的心神就那么猝不及防地全部陷入到了与闫桃的日常相处中。

    此刻猛然看见寿昌公主,嫪秦下意识有些不敢相信,她……怎么会在这里?

    寿昌公主见状,含笑向嫪秦走近,“多年未见,将军可还一切顺心?”

    直到寿昌公主走到他面前,嫪秦才回过神来,发现二人的距离有些过近,他向后退了一步,行礼道:“劳殿下挂心,臣一切顺利。”

    寿昌公主静静地看着嫪秦,直到嫪秦疑惑抬头时,才仪态万方地点头,“那就好!”

    两个人又相对而立片刻,寿昌公主道:“将军若是有事不妨先去忙吧。”

    嫪秦想了想,行礼告辞。

    仔细论起来,嫪秦与寿昌公主见面次数十分有限,除去第一次进京无意间的偶遇和那次他提起勇气的告白,只剩寥寥无几的他多次远距离对寿昌公主的眺望。

    所以,他始终放不下的是什么呢?骑在马头的嫪秦突然皱了皱眉,他发现于他而言那段朦胧的暧昧情感竟似薄雾般将要散去。

    大将军的原配正妻20

    午饭毕,闫桃有些犯困,她不习惯饱腹休憩,便靠在临窗口的一张秀榻上慢慢饮茶消食,间或闲闲地抬眼朝外面一棵花开正浓的木槿上看两眼。

    古代女人因为教条束缚大多数时间只能呆在这方寸之地,虽然免于在外奔波,却实在太闲,简直能把人闲出病来。

    想来那些热衷于宫斗宅斗的妇人便是如此,空间上的狭隘造成认知上的狭隘,进而心性也变得自私,因为她们能拥有的东西确实不多。

    闫桃对几日后的皇家狩猎还挺期待,虽然察觉到嫪秦今日回来的神色有异,但她并不打算多加理会。

    值得去花时间在意的决不能是自寻烦恼的东西。

    企、鹅、号2747311037

    茶喝到一半,眼皮子已经懒懒地不想抬起,闫桃抬手打了个小哈欠,动了动身子准备到床上睡一小会儿。

    “嗯?”她反应迟钝地看着眼前的雕花木盒,顺着捏木盒的大手看向如大山一般杵在面前的男人,“这是什么?”

    嫪秦背在身后的另一只手微握了握,有些不自在地生硬道:“方才回家途中看到一只花簪,觉得挺适合你,便买来了。”

    闫桃轻轻眨眼,目光从男人僵硬的面部表情上移开,重新落到木盒上,“是送给我的礼物吗?”

    嫪秦咳嗽一声,“嗯!”

    闫桃伸手接过来,打开木盒,里面躺着一只玉簪,难得的是簪头居然有一块天然的艳粉玉色,被匠人精心雕琢成簇拥的桃瓣,羽羽如生如有花香暗暗相送。

    “好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