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7

    闫桃忍不住夸赞,她伸手轻抚一番,抬眼对嫪秦道谢,“将军费心了,我很喜爱。”

    嫪秦的表情放松了一些,不过看着闫桃转手就将簪子连同木盒交给了秀琴,他一蹙眉,“你……”

    闫桃在秀兰的搀扶下立到地上,本来朝内室走去的脚尖一顿,疑惑道:“怎么了?”

    嫪秦摇头,“没什么,你……你是要午休了吗?”

    闫桃点头,“是的,将军可要也去歇息片刻?”

    嫪秦摇了摇头,“我到书房看一会儿书。”目光从秀琴双手捧着的礼物上掠过,说完大步向外走去。

    秀琴与秀兰不明所以,“夫人?”

    闫桃微微一笑,“我有些困乏了。”

    等二人出去把门掩上,昏暗的光线中,闫桃朝梳妆镜前的那只木盒上瞥了一眼,嘀咕一句,“原来是与人家碰着面了。”

    怪不得,不像之前一样一回来就急急地往自己这儿跑,也不像之前一样一身的急色样。

    她撇撇嘴,兀自闭眼梦会周公去了。

    大将军的原配正妻21

    夜里闫桃也早早地便睡了,嫪秦回房见此,沉默地躺在床榻外侧,他有些疑惑闫桃是否心情不虞。

    今夜对他来说是难得的失眠,想了会儿闫桃,一抹华美的身影忽地又浮现在他脑海。

    是寿昌公主的身影,嫪秦转了个身,背对着闫桃,神色有些怔怔,今日再见寿昌公主时他心中竟充斥着对她的陌生之感。

    可向着记忆深处年少时的那个女子追忆,心底竟也空空的,仿佛那只是个虚无的幻影,留下的只有“寿昌公主”这个代表着尊贵与至高无上身份的称号。

    嫪秦狠狠地皱眉,不禁在心底问道:那你当初是为了什么才奋勇杀敌守护边疆?难道不是为了那个你一见倾心却求而不得的佳人吗?

    可是这些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想再多也都已经成为了不可能之事。

    精锐的眸光于黑暗中闪烁不定,欲抛去杂念闭眼睡觉时又突地捕捉到一个暗红色漆木盒,嫪秦的目光一聚,心绪再度翻滚起来。

    前两日他无意间听几个新兵言及家中妻儿,提到回家之时一定要用攒下的饷银为妻子买一根实心银簪,说话之人被其余人取笑。

    嫪秦却不知怎的记住了这话,他还从未亲自给闫桃买过什么呢!

    今日下朝后拿定主意要为她买一个礼物,却不想她只是轻飘飘地道了个谢便转而交给了丫鬟收纳。

    看那木盒子没打开的样子,嫪秦有些气闷,想来那簪子除去他刚送出去时她看了看,后来便一直丢在妆台上没动过。

    做丈夫的为妻子买了首饰,难道她不应该当时便欢欢喜喜地装扮起来给他瞧瞧吗?

    抑或是……含羞请求他为她戴上……

    转过身,朦胧的月光几许洒在她熟睡的脸上,细弱的眉,长而卷异常妩媚的睫,一张淡粉色的芙蓉面,琼鼻之下异常诱人的樱唇。

    以前怎么没发现她这么好看呢?嫪秦咽着口水心道,想到她自嫁给他后的种种表现,他就有点睡不着了。

    不如,找点什么事做做?

    嫪秦的目光锁到那方嘟起的樱唇上,缓缓起身朝熟睡中的闫桃压了上去,俯身又眼馋地瞧了一会儿,他慢慢低头。

    “啪!”一声脆亮的巴掌声于夜半时分的将军府内响起。

    嫪秦维持着撑在闫桃身上的姿势没变,他一动不动,愣住了。

    闫桃也有些懵,她发誓她真的不是故意的,迷迷糊糊地发现自己身上一大团黑影,她第一个反应就是反击。

    “唔——你……你做什么?”醒过神来,闫桃有些悻悻地问。

    嫪秦喉结滚动,“没什么。”她的气力小,扇脸上一巴掌跟树叶刮过一样,“你没睡吗?”

    闫桃打了个哈欠,“模模糊糊地感觉脸上有个东西。”

    大半夜想干点什么的嫪秦:……

    他翻身重新躺回去,干巴巴道:“是我扰人清梦了。”

    闫桃也翻了个身,“你怎么还没睡呀?”语音有些囫囵,不多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