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2

    万一是那什么白月光在搞幺蛾子呢?

    距帐篷十来步远的地方,秀琴与秀兰挡在一位身穿锦衣的清秀女子身前,柔声劝道:“这位姐姐,我家将军现在真的不方便见您!”

    那女子似有些不耐烦了,脸上摆出的无懈可击的温和表情终于产生了一点变化,语调也微微拔高,“我们主子是寿昌公主,方才被闯入帐篷的毒蛇惊扰,现在需要嫪将军前去查看情况。”

    秀琴与秀兰一怔,原来是寿昌公主,眼见对方又要迈步,两个人赶忙再次阻挡。

    对方倒也挺机敏,见自己搬出主子的名号,二人急得都快哭了,却还是不肯放自己进去,不由暗忖其中的缘由。

    她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不知你们夫人可到了?方才我们公主本欲请夫人前去见面的,不想却突遭蛇虫惊扰。”

    秀琴与秀兰毫无防备地回道:“夫人正在帐内休息。”

    对方一愣,片刻才道:“如你们见到嫪将军,一定要将我来拜访之事告知。”

    秀琴与秀兰连忙应下,又将对方小心翼翼地送走,这才擦着汗返回。

    大将军的原配正妻27

    “你是说嫪将军与其夫人现在有事?”寿昌公主歪头看着地毯上的花纹,轻声问。

    紫鹃抿抿嘴,提起茶壶帮寿昌公主倒了一杯茶,“可能是路上车马劳顿嫪夫人的身子不舒服了。”

    作为曾经风光无比的一国公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寿昌自视甚高,便是成了寡居之身,民间带了恶名的寡妇身份,她也从未妄自菲薄,因为她深深的明白在现在的时代她所拥有的皇家身份能给她带来什么。

    想起年少无知的单纯,为了“深爱”她的父皇,为了报答所谓的养育之恩与肩负身为公主的责任,她义无反顾地嫁去胡人之地,不仅辜负了一个一心爱慕并愿意为她冲锋陷阵杀敌建功的赤诚少年,还把自己委身于那样一个残暴野蛮肮脏的胡人。

    这些年,除了她自己,还会有谁懂得她的苦?

    此次归来,对于她,便是一次涅槃重生,皇权之下的身不由己,嫁去别国无实质利益的联姻,她统统都要丢去,谁也别想再往她身上按。

    她要的,是她能自己掌握的一切,不管是生活还是婚姻。

    最后一次,她要反过来狠狠地利用这些利用过她的人。

    她真是恨,恨自己被那些满口都是为她好的人,打着这样的旗号,把她养得天真单纯,最后糊里糊涂地浪费掉了自己的美好生命。

    可现在她心内突然有了一丝不愉快,因为紫鹃回来同她说的这句话。

    她也是嫁过人的人了,直觉告诉她嫪秦和他夫人现在可能正在做她最不愿意想到的亲密之事,但理智告诉她,就算是那样又怎样?

    她难道还比不过一个下臣小女吗?

    何况,得不到的往往才是最好的,她不信嫪秦能忘掉她!

    压下心底那丝不虞,寿昌公主垂眸饮了一口茶,“嫪将军的事你待会儿再去办,现在先去请胡太医来吧!”

    欲海生波,被翻红浪,等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结束,嫪秦看着昏睡过去的闫桃,有些不知今夕是何夕,方才貌似有手下卫兵来叫他,也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

    利落地穿好衣服,嫪秦走之前还低头朝闫桃的唇上烙下一吻,这才赶去处理公务。

    徒留闫桃昏昏沉沉在梦中与系统讨价还价,“你这药根本不管用!我强烈要求恢复我本来的体力与智商。”

    “你要充分考虑任务中人物的特征要求,不能盲目要求本系统配合你的无理请求!”

    ……

    得知是寿昌公主出事,嫪秦着实愣了一下,但方才与闫桃的一场从内而外的亲密之事,清醒地告诉他,他已经成婚了,有一个……很不错的妻子。

    等听完手下的汇报,嫪秦朝寿昌公主的帐篷处走去,远远地站在帐篷外行礼道:“臣嫪秦前来参见公主!”

    不多时,紫鹃引着他走入帐篷,隔着一道薄纱罩成的屏风,嫪秦再次恭敬行礼,“臣闻听有蛇虫惊扰了殿下,不知殿下先在的情况如何?”

    “嫪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