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0页

    看这个模样是顺着红线找到他的。

    “好吃吗?”

    云昭慢慢的收着红线,而洛轻也被提了起来。

    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离那椰子草越来越远,洛轻吞了吞口水有些不舍的说:

    “好吃。”

    “这是七百年份的雨琼草,将其炼制成丹药有一定几率可以祛除心魔,第一门派水镜天的掌门一直在寻它。”

    男人的声音很温和也很好听,他的手指轻轻得揉着石头。

    洛轻瘫在云昭的掌心被揉的很舒服,听了男人的话后愣住,他小心翼翼的问:

    “七百年?这棵草还不会成精了吧?”

    石头在云昭的掌心翻了一个身并在不停的挪动着,似乎有些忐忑也有些心虚。七百年啊,洛轻伸头看倒在地上的灵草突然有了罪恶感。

    “呵呵,你以为成精这么简单吗?”

    云昭挥了挥手那株被咬断的灵草就飘了起来,水流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空中将仙草冲刷了一遍。

    然后就是熟悉的桥段,洛轻看着排排摆在自己面前的仙草还有乳白色的圆球吞了吞口水。

    “七百年的草应该很珍贵吧?”

    石头眼巴巴的盯着仙草试探的问。

    “嗯……”

    云昭的视线扫过院中药草后不在意的说:

    “闲来无聊种的,你喜欢的话随意吃便是,但必须洗过之后才能吃。”

    云昭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想到门板上那个小窟窿再看看石头他沉着脸说:

    “不能什么东西都咬。”

    “不咬不咬!”

    石头看着满园子的仙草心神荡漾,这都是他的口粮了啊。

    “您多大了啊?”

    七百年份的仙草也能随便种种,难道是个千年妖怪?

    云昭又笑了,笑得洛轻不自在的动了动。云昭的手指轻轻的滑过石头的表面,他说:

    “记不清了呢,应该三百多岁了吧。”

    虽然没有洛轻想象中的千年妖怪,但是听到云昭竟然三百多岁了他还是很震惊。因为云昭看起来很年轻,这就是修炼的魅力吗?

    “三百岁能种出七百年的仙草吗?”洛轻小声问。

    “唔,路边偶遇就挖过来了。”

    云昭挑眉回答得风轻云淡,他手指动了动一滴乳白色的圆球就落在了石头的头顶,而石头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吞下去了。

    “好吃吗?”

    “好吃!”

    “那就多吃一点。”

    男人站在原地看着小石头一口一口吞食着仙草,当最后一口入了石头放肚子后,石头幸福的打了一个饱嗝躺在他的手心不动弹了。

    云昭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戳了一下石头,“吃饱了?”

    “撑得我好像要裂开了。”洛轻声音有气无力。

    “贪吃。”

    云昭笑着说,手指轻轻的揉着石头的小肚肚。洛轻咸鱼一般的躺在男人的手心里面,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云昭揉了他的肚子后他觉得不那么撑得慌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教我修炼?”

    洛轻的声音懒洋洋的仿佛下一秒就会入睡,他好想修炼成人啊。

    “可能要再等等,我最近有些忙。”

    云昭的声音也轻柔了起来,这个时候的他看起来那么地无害那么的温柔,像极了温柔的邻家哥哥。

    “啊好吧,我好像困了。”洛轻有些遗憾,迷迷糊糊得失去了意识。

    “那就睡吧。”

    石头上有白色光点冒了出来,它们绕着石头转了一圈后便没入了云昭的体内。云昭皱眉,光点又从他的体内飞了出来,光点在他的指尖环绕最后成了一个很亮的圆点。

    石头能吸收的灵气和养分是有限的,每当它吃多了这些吸收不了的部分就会溢出来,这是被净化后的灵气浓郁又纯洁。

    一滴血珠从云昭的指尖飞出撞向了光点,它们很快的融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个发光的红点。红点飘飘忽忽的朝着石头飞去,慢慢的没入了石头中。

    这一次石头睡了很长的时间,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了飘飞的雪花。

    动了动脚丫后洛轻怔住,脚丫?石头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叫声,寒潭中的男人睁开了眼睛,石头也朝着他飞了过去。

    “啊啊啊,我身上这是长了个什么玩意!”

    黑色的火柴棍一样的小细腿,还有小小的脚丫丫,这怎么看怎么诡异啊。

    来到了熟悉的掌心洛轻哽咽了,“我这是怎么了?”

    石头的细长腿不停地扑棱着,似乎想将这火柴棍一样的腿甩掉。男人的手指轻轻的按压上了洛轻的小细腿上,

    “嗯?雨琼草还有化形的功效吗?”

    云昭的手指一下一下触碰着石头的小脚丫,眼角弯弯的模样看起来心情好极了。正在哽咽的石头听了这句话后愣住,

    “化形?”

    踢了踢自己奇怪模样的腿然后看了看自己的全身,长腿的石头看起来好怪异啊。

    “这是我的腿吗?”

    “我要拽下来给你看看吗?”云昭体贴的询问。

    洛轻打了一个哆嗦赶紧将火柴腿蜷缩了起来,“不用了不用了。”

    拽下来还能再按回去吗,被云昭这么一刺.激洛轻突然觉得自己这小细腿顺眼了不少。

    “可我为什么只长腿啊?”

    洛轻看着又有点小委屈,好吧再丑也是自己的腿,但为什么只长腿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