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9页

    洛轻有些心虚,他的手指转移了方向朝着云昭的鼻尖探入,再探到了鼻息时他吐出了一口气,应该还活着。然后他的手指又朝着云昭的伤口去了,他要验证一件事。

    在触碰到伤口的一瞬间,洛轻的手指快速的往后缩。他眼睁睁的看着指头肚上的血慢慢的消失,洛轻的眼泪啪嗒啪嗒又落了下来。

    “我是不是把你给吸死了。”

    洛轻想要晃一晃云昭,可现在连云昭的衣服角都不敢碰了。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云昭的身上,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上还光不出溜的。

    莫名其妙的他从一块石头便成人了,技能好像还是吸血,咋办?

    洛轻也不能只哭啊,云昭的伤口还在流血了。小心的从云昭的身上撕了两块布按在了伤口上,洛轻抱着腿无助的坐在一旁。

    他不敢碰云昭,怕把云昭给碰没了。他没学过医对急救知识也不了解,他也不敢和人求助怕喊来的修士会趁人之危。

    云昭身上的血很香,可他闻着只想哭。洛轻猛然睁大眼睛,这里是秘境啊应该有很多珍贵的灵草,要是能找到几棵给云昭吃了,云昭是不是会好起来?

    洛轻擦了擦鼻涕站了起来,然后他捂住了胸,后又捂住了……他为什么没有衣服!洛轻又蹲下了,通红的脸上还挂着泪痕,他得给咱自己找件衣服才可以。

    左看右看他们似乎落在了林子里,树上的叶子是很大可是他不会爬树,地上倒是有很多草可是他不会编草裙。洛轻看着自己的手指,学着云昭的模样打了一个指响……树上的叶子没有落下来,地上的草也没有变成衣服。

    好吧,变成人后他飘了。

    洛轻眼睛到处看最终还是将视线落在了云昭的身上,当他再次起身的时候已经穿上了云昭的外袍,破破烂烂的袍子。他没有在云昭的身上找到储物袋,那根翠绿的笛子也不知去了哪儿。

    他望向四周想着朝哪走好,又不放心的回头看看还躺在地上的云昭。他要是走了云昭会不会被出来觅食的妖兽叼走,但他要是留在这里……叼走的可能就是他俩。

    好叭他是一点用没有的废柴,还是想办法赶紧让云昭醒来吧。他饿肚子是小事,被人叼去当口粮就是大事了。

    洛轻四处看了看托着云昭来到了一个相对隐蔽的地方,他从周围拔了很多草堆在云昭的身上当遮盖物,又囧囧的在旁边撒了泡尿掩盖云昭身上的血腥气。

    也不知道有没有用,洛轻先在原地待了一会没敢立刻走,确定自己的那啥没有引来猎食者后,这才一步三回头的朝着一个方向去了。他也不敢走出去太远,一是怕云昭出事二是怕自己迷路。

    地上的草长得很高头顶的树叶长得很高,稀疏的阳光透过树叶落在了他的头顶,此时的他就像在一个原始森林一样。不知道怎么的洛轻的脑海中浮现了黑猫的身影,若是猫猫在这里就好了,以它的本事定能找到有用的草药。

    洛轻的耳朵动了动,隐隐约约间他听到了流水的声音。他的嘴角立刻咧开,抬腿朝着声音的地方跑去,他听到水声了,是水声没错吧?如果有水的话他就可以把云昭伤口处的脏污洗一下了,还可以喂云昭喝一点水。

    洛轻没有注意到脚下的矮坡一下子摔了下去,他嘀哩咕噜落入了水中。恍惚间他看到了一只墨绿色的眼睛,洛轻昏迷前想他应该是交代在这里了。

    他很后悔,如果不来北寻秘境就好了。云昭便不会将修为转移,云昭也不会受伤,而他也不用死。

    有些冰凉的物体落在了他的唇上,甜甜的水顺着他的唇缝进入了他的口中。洛轻伸手抱住了对方的头,咕咚咕咚吞.咽了几下,不够还是不够。

    洛轻张嘴咬了上去,有东西被他咬破了,熟悉的带着香气的液体伴着甜甜的水流入了他的嘴中。

    洛轻猛地张大了眼睛,云昭还是用着蓝安的脸,他们的唇正亲在一块。

    作者有话要说:  云昭:软吗?

    洛轻吞了吞口水

    云昭:亲了要负责的

    洛轻:……

    第17章 不渴(已修)

    “你……干嘛?”

    洛轻眼睛眨了眨,这嘴唇的触感有点软。

    “喂你喝水。”

    云昭起身,手指抹去了下唇的血珠。他的上下唇抿了一下,似乎在回味刚才的触感一样,将洛轻弄了个大红脸。

    喝喝水是这么喂的吗?洛轻呆呆的躺在地上看着云昭,云昭下嘴唇的那两个门牙印好像是他整出来的。洛轻眼神飘忽,不知道咋的有点心虚。

    “你的伤。”

    洛轻伸手指了指云昭的胸口处,那里的血迹已经变成黑色了,伤口好像不再流血了。

    云昭挑了挑眉躺在了洛轻的身边,在躺下的那一刻他的眉头皱起,显然是扯到伤口了,他说:“没死。”

    只是没死吗,那么是不是伤的很严重?洛轻张了张嘴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云昭躺在他的身边让他有些不自在。

    他侧头不想去看云昭,然后就看到了一只干瘪的却又骨架巨大的妖兽。这应该就是他摔下斜坡的时候看到的那只妖兽吧,死相真惨啊。

    洛轻嘴巴张大,“你你把它杀了吗?”

    这皮贴着骨头一副干尸模样的妖兽,以一种特别扭曲又不甘的姿势死在了他们的旁边。它的绿色眼睛早已失去了光彩,却依旧带着恐惧与不甘的睁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