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8页

    “他舍不得在这儿的一切,便一直拖着。可即便离飞升只差临门一脚,芜菱的寿命也是有限的。

    他的寿命到头了,再多的灵丹妙药也无法延续,他便将注意打到了我们的身上。”

    众人哗然,信的人慢慢的变多了。

    朝雨瞪了一眼仍然处于昏死状态的芜菱老祖,才继续说:

    “所以他以北寻秘境为借口,放各门派的修士进去。

    秘境里面的时间流速和外面是不一样的,里面时间漫长,一段时间少几个人也不会被察觉出来什么不对。

    而消失的那些人,死在妖兽或者意外中的只占少少的一部分,大多都被芜菱吸去了生命力,用来延续他自己的生机。”

    “嘶!”

    “这!!!!!”

    没想到这三十年开一次的北寻秘境,竟然是芜菱老祖的阴谋!

    这哪里是修士们晋升的大好时机啊,是送命的大好时机才对。

    想想两千余人进入秘境,最后出来的只有不到百人,众人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那没有出来的人去哪儿了,一定是死在里面了,死在了芜菱老祖的手中。

    大多数修士都被芜菱老祖给吸去了生命力,只有少部分的修士被放了出来,且是极少极少部分。

    大家开始交头接耳,朝雨等了一会,等大家聊的差不多了才继续开口,他说:

    “所以说呢,什么金丹修士不能进去北寻秘境,那都是骗人的。

    哼!芜菱之所以不让金丹期及金丹期以上的修士进去,只是觉得他们不好控制罢了。

    毕竟……上了金丹期的修士,总会有那么一两手保命的手段。

    这要是被修士逃出去了,老祖的秘密也就泄露了,名声也就败坏了。”

    不少人脸色惨白,显然他的师兄或者师弟在秘境中消失的不正常。

    朝雨继续说:

    “我说的可不是假话,你们也没什么好质疑的。秘境里面金丹期的妖兽少吗,金丹期往上的妖兽少吗?

    怎么妖兽能安稳的待在北寻秘境,修士就不可以呢?

    还有——”

    朝雨环顾四周,他问:“在场各位,你们有师兄弟或者熟悉的人,是在秘境中突破了金丹期然后被传出来的吗?”

    朝雨说完便安静的看着人群,众人一看我我看你,竟然没一个人出来回答。

    因为……没有人是在秘境里面突破了金丹期然后被传出来。

    朝雨笑,他说:

    “那些突破了金丹期的修士,对老祖来说可是大补,怎么会被传出去。

    看到你们手腕上的印记了吧,老祖就是靠这个寻找你们的。”

    人群安静了,众人的脸色都不太好。他们去看洛轻脚下的老头,有些人的脸上还有庆幸的神情。

    然修士的心中还是存疑的,因为并不是亲眼所见。

    朝雨吐出了一口气,他从储物袋里拿出水壶拿了一口,他娘的终于说完了,累死他了。

    他说:“好了,现在你们可以提问了。”

    一时之间千余人竟然没有一人开口,他们交头接耳却谁也不敢提问。若九玄门派的这个人说的是真的,那么能打败水镜天老

    祖的人到底有多强大?

    怕也是……离飞升只差临门一脚的修为了吧?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莫非是你亲眼所见?”

    问话的是水镜天的一名弟子,他看起来并没有相信朝雨的话,但是碍于云昭的威压,他不敢说什么。

    这名弟子一说,旁边的人也跟着站了出来,那人说:

    “对啊,是你亲眼所见吗,不是吧?那你又是从哪里听说来的?”

    “那位老者真的是我们师祖吗,你怎么证明?”

    “你该不会是诓我们的吧?你是不是在里面得了什么秘宝?”

    ……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将心中的疑惑都问了出来。

    朝雨气的眼珠子都红了,这怎么搞得还像是他陷害水镜天一样。

    朝雨气急直接撸了袖子,让大家看他胳膊上的伤口,他大声说:

    “看到这个伤口了吗,还新鲜着呢!这就是那个印记所在的地方,如今印记被我破坏了。

    芜菱老祖就是靠着这个印记,挑选修士捉去,然后吸干他们的生命力!

    印记同我们的丹田相连,若你们不信稍微破坏一点印记,就知道我所说的是真是假了!反正你们爱信不信!”

    有人竟然还真的听了朝雨的话试了,这结果自然是朝雨说的是真的。

    朝雨吐出了一口气,这也太累了。他心想,该不会洛轻是猜到了会这么麻烦,才让他来说的吧?

    信的人越来越多了,但水镜天的弟子是没个信的,毕竟朝雨诋毁的是他们的老祖。

    这时,一直没开口的洛轻说话了。

    “你们当中可以派出十人,我送你们进入北寻秘境,让你们去芜菱的地盘看看。

    那里的尸首堆积的可是比水镜天的山都高,眼见为实,如何?”

    人群瞬间安静,而朝雨也在此时接话,他说:

    “对对对,送你们进去看看,省的你们在这儿叭叭叭。你们是不是觉得秘境里面的灵草和灵果都长的特别好啊,那就对了!

    因为土地的下面埋着的,都是修士的尸体。”

    众人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