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章 值夜班

    第一章值夜班

    六月初,我拿到了大专毕业证,连续面试了几家大型公司,招聘人员都对我不太满意,不是嫌我学历差,就是没有工作经验。

    我尝试着放低要求,在网上大量投递简历,一边啃着馒头,一边在“18同城”上找工作。

    漫无目的浏览了几个星期,一条招聘信息引起了我的注意。

    大通物业招聘安保人员,不需要工作经验,也没有学历要求,两班倒,单休,包含五险一金,每个月工资是5000块!

    还有这种好事?

    我怀着试一试的心态,拨通了上面的招聘电话,找到大通物业的办公室。

    负责应聘的人叫陈刚,三十来岁,是个体重将近两百斤的大胖子,笑起来的时候肥肉挤成一堆,几乎看不到眼睛。

    我敲门进去,陈刚马上站起来,指甲里满是烟灰和油垢,很热情地跟我握手。

    简单寒暄两句,进入正题,聊得还算融洽,可聊到一半,陈刚突然提出一个问题,让我有些发懵,

    “交过女朋友没有?”

    现在的招聘单位,没事就喜欢整几个稀奇古怪的问题难为应聘者,可这么新鲜的话题,我还真是头一回听见。

    我老实回答,“没有,穷屌丝一个,没人看得起我!”

    陈刚好像很满意我的答案,眉头一下子舒展开了,“哦,那就行,这边还缺一个值夜班的,包住宿,月薪五千,你感觉咋样?”

    我感觉很爽!

    对方开出来的条件,让我感觉跟做梦,我投了几十分简历,应聘不下十回,不是要求我多加班,就是试用期工资只发一半,这么优厚的待遇,打着灯笼都难找。

    见我点头应允,陈刚话锋一转,又提出了几点要求,

    “不过有几点你必须注意,第一,上班绝不能迟到,另外,十二点后必须把小区大门关紧,如果有人敲门,你先让他出示物业卡,还有就是凌晨三点后,不管什么人要出去或者进来,都不能开门!”

    陈刚提出的要求很苛刻,前面两点倒是很好理解,毕竟这几年治安不好,值班员工严格按照公司规定履行职责,这是比较正规的。

    不过第三点似乎有点过头,真要有业主半夜发了急症,堵着门不等于害命吗?

    但为了得到这份工作,我还是硬着头皮点头,保证道,“放心,我一定会严格按照规定执行的。”

    陈刚这才笑了,“好,那今晚就开始上班吧,公司统一发放床单被套,你就不用置办洗簌用品了。”

    这次应聘很顺利,陈刚很快就拿出合同,让我签,我仔细看了看上面的条款,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再复印一张身份证,我就算大通物业的正式员工了。

    下午看了看住宿房间,一居室的隔断间,虽然小,但收拾得挺干净,陈刚对我很照顾,又带我领了保安服和洗簌用品,嘱咐我每晚上班前,都要去办公室签到。

    办公室距离值班的小区有点远,隔着两条街,为了保证准点不误事,我九点半就到了,签了到,刚打算下楼,陈刚拉住我,递给我一根烟,“小王,你要去上班了对吧?”

    我点头,“对啊,不是不让迟到吗?”

    “那行,你去吧。”陈刚点头,等我跨出房间的时候,又把我叫住了。

    他叮嘱道,“上午给你说的话,都记全了吗?还有就是上夜班的时候,别乱跑知不知道?想尿尿的话,值班室有夜壶。”

    我又点头。

    大通物业的管理制度还是挺严格的,拿得出这么高的工资,对员工要求苛刻一点很正常。

    离开办公室,我一通小跑,来到了自己负责的那栋小区。

    说句实话,大通物业负责管理这么多小区,就属我被分派到的这栋小区最脏最破,门口连条像样的马路都没有,大门歪歪斜斜的,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垮掉,应该是整个云溪市最偏僻的几个地方之一了。

    我真想不明白,这么破的大楼,怕是连物业费都收不齐,大通物业怎么会有闲心打理这种楼盘?

    和我交班的老头子姓李,和和气气的一个小老头,只是看我的眼神有些怪,嘴里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我刚来交班的时候,小区门口还站着几个老头,和值班室的老李头有说有笑,转眼换了班,一到十点,这帮人却都走了,留我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大门。

    马路上光线黑暗,十八个路灯有十七个是坏的,还有一个滋滋闪着电光,怪渗人的。

    城里人爱养狗,可这个小区,连狗都不叫!

    小区太荒凉了,我一个人待在值班室,边看手机边打瞌睡,没一会,就到十二点了,刚出去关好了大门,回屋的时候,屁股还没把凳子焐热,就听到外面有人敲门。

    我抬头,发现门外站着个中年男人,牵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身上被捂得很紧,只剩半个脑袋露在外面,感觉怪怪的。

    我看他额头有点发青,又穿了这么多衣服,估计是发高烧了。

    “麻烦开下门。”男人见我打开窗户,赶紧挥了挥手手上的物业卡。

    我走出值班室,确认了一下,物业卡是302的,没错。

    回到窗户前,我按下自动门的按钮,男人赶紧带着小孩走进来,小男孩眨巴着眼珠子,很礼貌地对我说声,“谢谢叔叔。”

    他分明在朝我笑,可脸色却是青色的,看起来很怪异。

    出于礼貌,我也笑着对他点头,“生病了要听爸爸的话,乖一点,很快病就好了。”

    “嗯,”小男孩点头,又补充了一句,“可爸爸说我的病可能治不好了。”

    我看着小男孩消瘦的脸,心想该不会得了绝症吧,真可怜!

    男人顿了顿步子,瞥我一眼,没说话,递给一支烟,拽着小男孩快步离开了。

    回到值班室,我点上香烟,刚抽了一口,呛得我肺都快咳出来了。

    借着灯光,我看了一眼手上的烟,烟丝都潮了,还有好多地方在发霉,而且这个牌子,应该已经停产不少年了。

    这个年头,还有谁会抽这个牌子的香烟?

    我没多想,把半截香烟放在追上,低头耍手机,马上就快到三点了,我坐椅子上打瞌睡,门口又传来“踢踏踢踏”的脚步声,像是高跟鞋踩在地上,很清脆,伴随着敲门声。

    “谁呀?”我有些不耐烦了,把脑袋伸出值班室窗外,还是看不到人影,皱着眉头走向自动门。

    门口连个鬼影子都没见到。

    奇怪……

    我走回值班室,继续看手机,没一会儿,敲门声又响了。

    我站起来,还是没看到人,只有窗户外面的冷风,刮得嗖嗖响。

    我怀着狐疑的心态,再次推门走出去,这一回,门口多了双红鞋子,孤零零地摆在那里!

    大半夜看见这一幕,吓得我浑身一哆嗦,转身就想进屋,身后传来一道冷幽幽的声音,“等下。”

    我顿住脚步,心里更害怕了,谁在说话,难道是那双鞋?

    耳边又传来一道女人的声音,“麻烦开下门!”

    我这才释然了,回头看向高跟鞋,紧接着是一对裹在丝袜里的大长腿,视线上移,出现了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我眨了眨眼睛,难道刚才是我眼花了?

    这女人胸口晃着一对大白兔,胸围傲人,起码也得36d的尺码,简直和岛国电影里的女主角有一拼,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的,很勾人。

    女人很漂亮,就是脸色不太好,外面下着小雨,估计冻坏了,脸色白得像一张纸,嘴唇涂着口红,特别扎眼,把头垂得很低。

    我赶紧从意淫中回过神,心里暗觉疑惑,这女人走路没声音,怎么跟飘一样?

    “美女,请问你有房卡……哦、不是,你有物业卡吗?”

    “我忘带了,”美女看了我一眼,用手摆弄着裙角。

    这样啊……

    我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闹钟,已经三点整了,很为难地捞了捞头,“美女,不好意思,公司有规定……”

    “你就通融下嘛!”

    好不容易找到这份工作,我可不敢胡来,赶紧摇头,“对不起,你没物业卡,现在都三点了,我不能让你进。”

    美女的脸色马上就垮了,变得很冷,她转身离开,走路姿势有点奇怪,好像点着脚尖在走,身子一晃一晃的。

    她转身的时候,身上掉了块红丝巾,我赶紧跑出值班室,捡起红丝巾追上去,可一转眼,大街上却连根人毛都看不见。

    只是她站立过的地方,多出了一个很清晰的泥水鞋印,黑得像墨,连雨水都冲刷不掉!

    我也没多想,揣着红丝巾走回值班室,闻了闻,感觉还挺香,想起那张美艳的脸,不免多了几分旖旎的心思,把红丝巾揣进衣兜,美美地打瞌睡。

    第二天一早,老李头来换班,进屋看到桌上的香烟,问我怎么回事?

    我随手抓起香烟,“昨晚帮人开门,别人送的……”

    话说到一半,我愣住了,因为抓在我手上的半截烟头,居然是黑色的,还有一股很深的土腥味,像是在地下埋了很久一样。

    我凑到鼻尖闻了闻,有一股很浓郁的臭味,差点没把我恶心得吐出来。

    老李看着我手上的烟,脸色有点发白,很古怪地说了一句,“发霉的烟就扔掉吧,以后别随便接业主的东西!”

    我赶紧丢了香烟,回到宿舍补觉。

    刚躺下,回想起昨晚那个美女,脸上就莫名其妙地发烫,腾一声坐起来。

    走到隔间里的卫生间,我脑子都是昨晚那个美女的身影,迫不及待地解下皮带,玩起了“五打一”的小游戏。

    完事后,我有点心酸,像我这种屌丝,上学都交不起学费,每次眼巴巴看着宿舍里的同学带女朋友钻小树林,寂寞难捱,只能偷偷躲进被窝,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

    简单打理了一下战场,我突然感觉肩膀好沉,像压了一坨石头一样,可能是第一次熬夜,还不是很习惯。

    我躺回床上休息,可怪梦却接二连三地出现。

    我梦见自己走进一间小黑屋里,跟昨天晚上的那个美女滚床单,连续做了好几个梦,都在做这种羞羞的事,只是环境不同,有时在阳台,有时在地板……

    下午一觉醒来,比睡觉前还累,一掀被单,裤裆里粘糊糊的,濡湿了好大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