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章 真有鬼

    第四章真有鬼

    我脚后跟一软,又坐回了地面,老李对我摇摇头,“行了,快跟我回值班室,你看你现在这身打扮,嘴上还抹着口红,跟个变态似的,让人看见得多丢人?”

    嘴上……口红?

    我下意识一抹嘴,果然发现手上粘了不少红色的东西,黏黏的,这特么根本不是口水,倒像是血,还在顺着我的手指往下流。

    我吓得满头是汗,跟在老李屁股后头进了值班室,一步三哆嗦,一边穿衣服,一边战战兢兢地问道,“老李,我……我不会死吧?”

    “什么死啊活的?”老李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说道,“只要你小子以后规规矩矩上班,严格按照公司程序走,就不会有事,赶紧回去休息吧,晚上别迟到。”

    我不肯走,缠着老李问道,“那女的到底是人还是鬼,你给个准话行不,还有,她该不会再缠着我吧?”

    老李摇头,什么话也没说,递给我一样东西。

    我接过来打开,发现是张黄色的纸,上面用红笔画着很多蝌蚪形状的纹路,和上次陈刚给我的木牌很相似。

    “这是啥?”我问道。

    “能辟邪的东西,”老李头也没抬,“总之我告诉你,到了这儿,就要老老实实上班,严格按照公司规定执行,别的话你别问了,放心,这事过去了,应该不会有事的。”

    应该?

    老李的话让我气得想踹他一脚,感情撞鬼的不是你,才能说出这么没心没肺的话是吧?

    但我没敢真踹,说不准,这老头能救我命呢。

    我一脸狗腿地贴上去,递给他一支烟,讨好般笑道,“老李,你就跟我说话吧,到底啊咋回事,没玩没了得整这出,谁能受得了?你就当帮帮忙行不?”

    “说了没事,你还不赶紧回去?”老李很不耐烦地看了我一眼,我知道,想从他嘴上套话,多半是不可能了,悻悻地缩回了手,转身离开。

    我不确定这是到底算不算完,昨天晚上的遭遇,把我吓得够呛,打算先回宿舍好好补一觉,下午再找陈刚聊聊。

    我隐隐有了猜测,这事说不定和我的职业有关,陈刚这个坑货,怪不得一个月肯给我这么高的工资,这是他要是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老子大不了不干了!

    回屋关上门,我脑子昏昏沉沉地,躺下开始睡觉。

    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脑子迷迷糊糊的,半梦半醒的状态,总觉得有人在围着我的床转圈,可睁开眼,有什么都没瞧见。

    等我下午睡醒的时候,发现床边居然多了一双女人的高跟鞋,是红色的,和前天那个美女脚上穿的一模一样。

    这双高跟鞋摆放得很整齐,鞋尖朝前,正对着我的床,就跟有人站在对面一样。

    “妈呀!”我一脚踢开被子,瞌睡马上就醒了,从床上一把蹦起来,后背紧紧贴着墙根,吓出一身的冷汗。

    我睡前明明把门关得死死的,这间宿舍是隔断间,窗户很窄,又是固定死的,谁能趁我睡觉的时候把高跟鞋放回来?

    我想到一种可能,恐惧就像泡沫般挤压着我的肺叶,开始喘不上气。

    愣了大概有十几秒钟,我才战战兢兢地走下床,刻意绕开了那双红鞋子。

    坐在椅子上,望着整整齐齐被我码放在桌上的红丝巾、白袜子、红皮筋,以及那双红鞋子,我的人生观开始崩塌了。

    我以前从来不信有鬼,但事实摆在这里,不得不信。

    我奔溃了,快速跑出房间,找到陈刚,要他必须给我个说法。

    陈刚递给我一支烟,见我没接,讪讪地缩回手,干咳一声,“小王,别信那些神啊鬼啊的封建迷信,咱们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放屁!”我腾一声站起来,大声说道,“撞鬼的不是你,你特么当然不怕了,不行,你不给我个说法,我现在就辞职!”

    我的心情糟糕透了,本想着找份工资待遇都不错的工作,谁料到上班只有一个星期,就遇上这么邪门的事,这地儿不干净,我可不敢再干了。

    “你……唉,”陈刚摇了摇头,拍拍我的肩,“小王啊,来,你先坐,咱哥俩好好唠唠。”

    我被他拉到椅子上,陈刚耐着性子,语重心长地对我讲道,“小王,你听哥的,好好上班,别的啥也别多问,我这也是为你好,知道不?”

    我冷着脸,“那个女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特么哪知道?”陈刚无奈地摊了摊手,“要不你问问老李,他在这里待得久,你没来之前,他也值过一段时间夜班,可能他清楚。”

    陈刚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这让我很恼火,坚持着要辞职,他看了我一眼,从抽屉里取出几张裁剪好的报纸,放到我手上。

    我接过报纸,发现上面的内容全都是关于车祸意外的,一共死了三个,时间地点都不同。

    我说道,“你给我这个干什么?”

    陈刚点了点桌子,“你再好好看,这三个死者我都认识,全是在你来大通物业之前,替星光小区值夜班的,他们和你一样,上班没多久就急急忙忙辞职了,第二天不是车祸就是坠楼……”

    我吓得双手一抖,将几张报纸丢在了地上。

    给星光小区值过夜班的人,都死了?

    我站起来,刚想说话,陈刚就打断了我,“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老弟,我也是没办法,这么跟你说吧,星光小区必须有人值夜班,否则发生的事会比你遇到的还要奇怪,只要你听我的话,严格照规矩办事,就一定不会有问题,还有,那个女人究竟什么情况,我确实不知道,你找老李,他应该会帮你解决!”

    陈刚一股脑给我灌输了很多信息,越发让我觉得星光小区不简单,为什么凡是值夜班辞职的人全死了?这尼玛到底是什么情况!

    陈刚补充道,“你别着急,听我的话不会有事,待遇我会申请给你往上调的,只要你记住,别随随便便违规就行了。”

    从办公室出来,我心里就像堵着一团火,格外难受,我现在已经没时间去考虑待遇问题了,能保住小命,我就阿弥陀佛了。

    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希望寄托在老李身上,陈刚说过,他能帮我。

    趁着时间还早,我赶紧去附近的小卖部买了条烟,咬牙一狠心,又买了一瓶好酒,拎着烟和酒,七上八下地走向值班室。

    老李这人很准时,每天准时交班准时下班,从不迟到一秒,也绝不多待一分钟,时间不早了,我必须赶在他下班前截住他。

    来到值班室,我把酒和凉菜摆在桌上,“老李,咱爷两唠唠行不?”

    老李见我拎着酒菜,很高兴,笑嘻嘻地答应了。

    我剥着花生米,看似无意地问道,“您来这儿干了多久了?”

    老李抿了一口酒,用筷子比划了一下,“不长,五六年了吧?”

    我赶紧追问,“那您以前值过夜班吗?”

    老李夹菜的手抖了一下,放下筷子,换了一副脸色,“你有事吧?”

    被老李识破,我干咳了一声,赶紧把女跟红皮筋又找回来的事情告诉了他。

    听完我的话,老李脸色阴晴不定,愣了足足有两分钟,才喃喃自语道,“怎么会呢……不是都烧过了吗,不可能啊……”

    我赶紧把手上的烟递过去,陪着笑脸,“老李,我是个年轻人,不懂事,你帮帮我成不?”

    老李放下筷子就想走,我赶紧哀求他,老李被我死死抓着胳膊,走不了,只好望着我叹道,“你个猴崽子,上班第一天就犯错,要我怎么说你好!”

    “还记得你刚上班第一天接到的烟吗,是不是感觉味道怪怪的?我跟你讲,那是烧给死人的,活人抽了能好吗?302那个女人不是自己跳楼死的,至于你特么放进去的是什么玩意,你自己好好掂量掂量吧!”

    听完老李的话,我吓得差点尿裤子,回想那个脸色发青的小男孩,冷汗一瞬间就沿着额头流下来了。

    这么说,被我放进去的是鬼?

    我赶紧说道,“可陈刚不是说,只要有物业卡,就可以进出吗?”

    老李冷着脸,“那我问你,敲门的有几个,一共给了你几张物业卡?”

    我说道,“两个,只有一张物业卡,可是……”

    “别可是了,你小子闯祸了知道吗?”老李很神秘地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说道,

    “小王,跟你说句实话吧,302那女人的老公和孩子在你来之前就死了,第一个死的是那个小男孩,小男孩头七那天,死的是他爸爸,刚好你值班的那晚,又是他爸爸的头七!”

    我脑门一炸,冷汗像喷泉一样涌出来。

    老李见我脸色发白,顿时摇了摇头,“我工作这么久,就没见过像你这样的倒霉蛋,第一天就撞鬼不说,还同时撞到两拨鬼!”

    “那怎么办?”我嗓子里都带着哭腔,拉着老李问道,“老李,你帮我想个办法行不?”

    老李直摇头,“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又不懂抓鬼……”

    “可你不是教过我烧艾草,还给过我一张符吗,你肯定有办法对不对?”

    “你……唉,那张符是别人给我的,我要是懂抓鬼,还用得着待在这儿?这样吧,今晚我帮你问问,明天给你答复成不成?”老李被我缠得实在没办法,只好点头答应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