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 敲门

    第七章敲门

    “啊!”

    我被出现在镜子里的一幕吓得脑门发亮,老李的头就挂在我肩膀上,咧着乌青色的嘴皮子,瞪着我,发出阴渗渗的冷笑。

    怎么回事,这是……

    我心都快被吓得跳出来,猛一偏头,看向自己的肩膀,却发现上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等我再次将目光转向镜子的时候,一切又都恢复了原样,镜子里除了反射出我的脸,就只剩水龙头哗哗的流水声。

    我又出现幻觉了?

    妈的!

    我一拳狠狠擂在墙上,用脑袋抵着墙根,压抑着嗓子,咽唔了几声。

    我真的已经疯了。

    几分钟后,我强迫自己冷进,重新躺回床上,什么都不想,沾枕就睡。

    随后,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自己打着手电筒,出现在了一片荒野,四周黑沉沉的,一片黑暗,深沉得连手都看不清。

    我在夜色中走着走着,遇见了一副棺材,棺材里躺着一个人,背朝着我。

    当我在棺材前停下脚步,驻足朝里面望过去的时候,棺材里的人突然把身子转过来,面朝着我,发出阴测测的怪笑,“你终于来了……”

    啊!

    黑暗中浮现出一张青狞的老脸,躺在棺材里的人居然是老李,他说话的时候,整张脸上的肌肉和皮肤都在往下掉,露出血红色的肉筋,黏糊糊地粘连在骨头架子上,两排牙齿碰撞,像磨刀石一样。

    随后,老李突然从棺材中坐了起来,发出“咯咯”的骨节脆响声,扑向我……

    “啊!”我在睡梦中猛一下跳起来,浑身挂着湿漉漉的冷汗,一低头,看了让我无比震惊的一幕。

    我的脚上又被套上了那双白袜子,胸前居然系上了女人的红色肚兜,嘴唇黏黏的,画着女人的口红,左右和右手分别抓着红丝巾和红皮筋,那双漆红色的高跟鞋,就整齐地摆放在床头,还和以前一样,鞋尖朝前,正对着我。

    我低头看着自己这身打扮,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要是配上红缨枪,脚下再多个风火轮,我特么不就成哪吒了?

    变成哪吒也好,至少没有鬼再敢缠着我。

    卸掉“妆”,我一看手机,已经四点多了,赶紧冲了个澡,换上衣服,去了云溪市的综合市场,先换了一部手机,又按照纸条上罗列出来的清单,把抓鬼的东西买好。

    公鸡血、糯米黄豆什么的都好找,但是墨斗线和黑狗血,我在整个综合市场转了大半天都没找到。

    现在的人,养条宠物都当祖宗供着,谁肯把自己爸爸卖给我回家宰了?至于墨斗线,只有老手艺的工匠才会有,但现在都流行线性切割,上哪儿去找木匠?

    老家倒是有,可是太远了,一来一去起码要两天,等我赶回来的时候,估计黄花菜都凉了。

    我在综合市场转悠了,眼瞅着天都快黑了,可东西还没凑齐,我急得直冒汗,有个穿着黄大褂的中年人主动找到我,问我在找什么。

    这个人很瘦,四五十岁的样子,脸色白净得不像话,像是从来没晒过太阳似的,手里拿着一串念珠,给我的感觉很不舒服。

    但我这时候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赶紧向他打听道,“叔,您这儿有卖黑狗和墨斗线的没?”

    听完我的话,那人露出一脸惊诧的样子,深深看了我一眼,饶有兴致地说道,“你要这两样东西做什么?这可是辟邪用的。”

    我心口一跳,还真让我遇上个懂行的?

    我立马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问道,“叔你懂抓鬼不?”

    黄大褂眯着眼睛,若有所思地看着我说道,“这个嘛,倒是略懂一点,小伙子,你要的东西我都有,你是摊上事了吧,家里不干净?”

    我哪还顾得上跟他闲扯?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赶紧把家伙凑齐,我心急如焚地对他说道,“叔,你卖我吧,看看多少价钱合适?”

    黄大褂伸出一根手指头,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一千!”

    啥?抢劫是吧?

    我眼珠子都瞪圆了,面有难色,“叔,便宜点行不,我这刚参加工作,一千块都顶我两个月伙食费了。”

    “小伙子,我老是跟你讲,现这种纯种的黑狗,市面上根本不多见,还有我家的墨斗都是十二年以上的,镇宅子保平安,要不是看我跟你有缘,都舍不得拿出来。”

    黄大褂掰着手指头,算来算去,反倒说了一声,“哎呀,亏了,不行不行……少了一千五我不卖!”

    他说着就要走,我赶紧拦住他,咬牙一跺脚,“叔,一千行不行?就一千,我马上给你取钱去!”

    “嘿嘿,那成,小伙子你快着点,我在这儿替你看东西。”黄大褂脸上露出狡黠的微笑,嘴唇张开,露出两瓣豁牙子,黄得跟苞米粒一样,还是个地包天,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我嘴皮子一抽,知道被这奸商算计了,但现在为了活命,也顾不上钱不钱的事了,赶紧去附近的自动提款机上取了一千块钱。

    把钱递给他的时候,我心都在滴血,黄大褂拿了钱,笑眯眯地转身,从屁股后头柃出一个比他脑袋稍微大点的小笼子,笼子里装着一只小黑狗,冻得瑟瑟发抖,看起来还没满三个月大。

    “卧槽,叔你也太黑了点,屁大点的狗,你就收我一千?”我不乐意了。

    “小伙子你到底要不要,不要我可拎走了啊。”黄大褂有恃无恐,又把接过去的钱递回来。

    我看了看手机,马上就快到九点了,这个点,市场上所有店铺都关门了,只能咬碎了钢牙往里吞,从牙缝里憋出几句话,“行,墨斗线呢?”

    黄大褂把笼子递给我,油腻的大脸上挂着缺德的笑,“在小黑狗肚子里,你多喂它点面包,会给你拉出来的。”

    我去你的!

    要不是赶时间,我真想朝这死胖子脸上来一拳,拎着笼子,黑着脸转身就往回跑。

    赶回公司签到,陈刚穿这个大裤衩,坐在办公室里抠着脚丫子,见我拎着这么多东西,很好奇地一打量,“哟呵,小王你这是干嘛?值班室可不许养狗啊。”

    “这是救命用的!”我没好气地瞪他一眼,要不是这死胖子骗我来大通物业上班,我怎么会摊上这么多麻烦事?

    陈刚见我情绪不好,讪讪笑了两声,叮嘱我好好上班,什么话也多说。

    我拎着笼子下楼,跑到值班室,老李正等着我,见笼子里那只巴掌大的小狗,脸色不太好看,“小王,你特么打算拿指甲刀给它放血是吧?”

    我苦着脸,“老李,你就别抱怨了,就这狗,我花了一千多。”

    老李很不满意地瞪我一眼,看了看时间,“好了,该轮到咱两换班了。”

    “等会,”我马上对老李说道,“你还没告诉我怎么弄呢。”

    老李从裤兜抓出一个车轱辘,上面绑着很大一坨红线,递到我手上,“一会儿女鬼来了,你假装跟她说话,把红线别在她身上,等她离开后,咱们在沿着红线去找,只要能找到她埋尸的地方,咱就有办法治她!”

    “这……”我抓着红线,笑得比哭还难看,“老李,这办法真的能行?”

    老李又瞪了我一眼,呵斥道,“你特么找我的话去做,不然等她玩够了,咱俩都得死!”

    他抱着小黑狗和糯米黄豆出去了,回头又看了我一眼,冷哼了一声,“我先找个地方藏好,你赶紧去办,记住别露陷了!”

    我知道,老李现在肯定对我很气,毕竟是我把他拉下水的。

    老李走后,又剩我一个人坐在值班室,心里毛毛的,既害怕、又期待,至于究竟在期待什么,连我自己都说不清。

    我只想快点把女鬼的事情搞定,然后向陈刚辞职,这里的工作待遇再好,老子也不干了。

    我想过那些辞职后突然暴毙的人的死亡原因,应该都是和我一样惹上不干净的东西,但是他们应该在没有把事情处理好之前,就慌慌张张地辞职走人了,所以才会横遭意外。

    我不会那么蠢,至少得把女鬼的事解决完之后再走,或许只有这样才不会有事。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坐在值班室,好在我心里知道,在看不见的某个角落里,老李应该一直在关注着我,这让我心里好受了不少。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很快就到了凌晨时分,当手机中提前调好的闹铃震动起来的时候,我的心也跟着手机震动的频率,七上八下地乱颤。

    窗外淅淅沥沥地下起了下雨,我知道,这是女鬼即将出现的前兆。

    她每次出现,都会是在下雨天,尽管我弄不明白,究竟因为下雨她才会出现,还是因为她要出现,所以才下雨。

    等待远比一切痛苦更加难熬,我心里就像被虫子啃过一样,浑身刺挠,左右不是,一根又一根地抽着闷烟。

    咚……咚……咚!

    凌晨两点之后,大门的方向传来敲门声,无论是力度、频率,还是每次敲门的间隔,都仿佛视线演练好的,格外整齐,声音空洞洞,每一次敲门仿佛撞在我心坎上。

    我浑身一抖,望着出现在窗外的那道红裙身影,牙齿都在打颤。

    她果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