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章 牵红线

    第八章牵红线

    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伴随着红皮鞋走路的踢踏声,那个身影站在大门外,轻轻扣着自动门,一下又一下,“帅哥,请帮我开开门。”

    我顶着一脑门的冷汗,颤颤巍巍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出值班室,每往前跨出一步,心肝都在打颤。

    我不敢抬头看这个女人,垂着脑袋,把视线定格在她脚下的那双鞋上,“美女……你,物业卡呢?”

    “帅哥,你能不能别这么迂腐!”女人眨巴着漂亮人的大眼睛,对我露出很无奈的表情,“我都连续敲了这么多天门了,你每次都向我要物业卡,就不问问我是几栋几号的,房主叫什么名字吗?”

    “对不起……公司有、有规定!”我哆嗦着嘴皮子,看了她一眼,赶紧又把头垂下去了。

    她长得确实很漂亮,就算明知道是鬼,我也忍不住多瞧了一眼。

    “小帅哥,你看起来很紧张啊?”她把搭在门上的手放下去,对我笑道。

    我吱吱呜呜地说,“没有,对不起,公司真的有规定,没有物业卡,我不能让你进。”

    她对我“噗嗤”一笑,说道,“行了行了,我只不过上来试试运气而已,早知道你会这么说,我走了。”

    “诶,你等等!”趁她转身离开的时候,我赶紧把手穿过走动们的铁栅栏,装作要叫住她,将手上暗藏的红线别在她身后的红裙子上。

    “怎么了?”美女回头,看着我问道。

    “额……是这样的,”我硬着头皮说道,“要不然你登个记,明天早点去物业公司把卡办了吧。”

    “你们那个破物业,我可不进。”美女嗤笑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直到她彻底离开了我的视线,我才总算松了一口气,用后背抵着墙根,大口大口地喘。

    红线已经被别在她身上了,值班室里的轱辘一直在转,我很好奇,身上多出了一根红线,不会被女鬼发现吗?

    两分钟后,老李推着个自行车,贼头贼脑地将脑袋凑进来,看着瘫软在值班室里的我,不耐烦地说道,“你小子在干啥,还不赶紧跟我一起去找?”

    我只好站起来,把值班室的大门轻轻掩上,小声对老李说道,“值班室空着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你小子不要命了?”老李瞪了我一眼,催促道,“赶紧跟我走,缺勤一天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今晚要是治不了女鬼,等她反应过来,我们都在算计她的话,以后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老李的话把我吓得够呛,我什么都不懂,只能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赶紧从值班室跑出来,“对了老李,家伙呢,你把狗杀了?怎么没见笼子?”

    “屁!”老李十分愠怒地看着我,撸起袖子,露出胳膊上的两排牙印,“你这个臭小子,不知道上哪儿去买来一条野狗,趁我不注意它居然咬我一口直接跑了!”

    啊?

    我看了看老李胳膊上的牙印,心说可真奇怪,不到三个月大的奶狗也会咬人?而且他被狗咬中的那团皮肤,居然变成乌青色的,该不会那狗的牙齿有毒吧?

    我慌了,“没有黑狗血,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凑合着对付吧!”老李很无语,叹气道,“好在黑狗血也不是啥必需品,有公鸡血就行!”

    我们沿着红线延伸出去的方向,顺着那条荒废的大马路往前走,越往里走,光线就余额按,这地方黑漆漆的,又没有路灯,正不知该怎么好呢,老李摸出了一把手电筒,递到我手上,“拿着,走前面!”

    接过手电筒的时候,我摸到了老李的手,感觉冷冰冰的,还有点发抖。

    这老家伙,看起来比我还紧张。

    有了手电筒照明,前面的路就好走了不少,这条路很寂静,连只蝈蝈也没有,而且越走越偏,路上都开始长草了,自行车轮胎咯在道路两旁的石子上,发出“咯吱咯吱”的令人牙酸的声音。

    “老李,你干啥要推自行车啊?”我走在前面,想想很不是味,只好和老李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驱散心中的这份恐惧。

    “废话,鬼是用飘的,人是用走的,不带自行车,看见鬼怎么追得上?”老李心不在焉地说了一声。

    我苦笑,心说就你这胆子,看见鬼还真敢骑自行车追上去,怕是用来方便逃跑的吧。

    我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凌晨两点多了,那根红线还是沿着大马路往郊区的方向延伸,而且走着走着,已经偏离了城市了,再往前,就是一片长满杂草的荒坡、

    “老李,要不要上?”我抬头看了一眼荒坡,黑漆漆的,很多地方都长满了半人高的荒草,路面也不平,全是用四肢堆砌出来的。

    这里的环境,咋和我在宿舍里做的那个恶梦这么相似?

    “你不是农村出来的吗,咋啦,嫌路难走?”老李冷冷地对我骂道,“不往前走,咱们怎么晓得女鬼被埋在哪儿?赶紧的吧,这里以前是公墓,不过已经慌了,女鬼的坟墓九成在这里!”

    我被他催得没办法,只好咬着牙,挤进了半人高的荒草堆。

    老李没骗我,这地方以前果然是公墓,我往上走了不到两分钟,眼前就出现了一座座荒坟,看样子已经很久没人打理了,坟头上的草比我都高。

    我刚要沿着红线继续走,被老李沉声一句低喝,给拦住了,“等等,别净往里瞎窜,这里的大哥大姐都看着咱们呢,咱们从人家门口经过,多少也要烧点黄香纸钱意思一下。”

    一脚跨进坟堆,我心里早就瘆得慌,如今被老李这么一说,脸色更是白得吓人,连牙齿都开始打颤,“老李,这……这……他们真的在看我?”

    “让你烧就烧,啰嗦什么!”老李把自行车筐子里的纸钱黄香递给我,“点!给每座坟头都烧上,这是买路钱!”

    老一辈人的忌讳多,经验也比我这样的愣头青丰富,我接过老李递给我的香烛纸钱,蹲在地上,用身体挡住风,一摸兜,发现打火机居然忘带了。

    “老李……”我苦笑着抬头,老李看出我的窘迫,低声骂了一句,“早知道你们年轻人办事不着调,我这儿有!”

    老李骂骂咧咧地蹲下身子,点燃打火机,朝我手里的纸钱上凑。

    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老李手上的打火机,冒出来的火焰居然是绿色的,和普通打火机的色泽不一样,冷幽幽的,完全没有一点温度,看上去就跟飘着一团鬼火差不多。

    “老……”我吓得手指一哆嗦,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老李也被吓了一跳,手一松,打火机上的火光收敛,他赶紧站起来,双手合十,对附近的坟头念叨了几声,“有怪莫怪……有怪莫怪!”

    随后,老李把打火机抛给我,说道,“你来点,你是年轻人,阳气重!”

    活该老子年轻是吧!

    我结果打火机,心里愤愤不平嘀咕了两声,由于太紧张,连续试了几次打火机都没点着,手指头一直在哆嗦。

    “别特么玩了,赶紧点!”老李没忍住火,踹了我一脚,很紧张地低声骂道,“你再不点,这帮大哥大姐生气了怎么办?”

    老李一句话吓得头皮发炸,狠狠握紧打火机,按下开关,那火一下就着了,火焰恢复成黄色,不再是那种惨绿了。

    “还好,”我和老李不约而同地舒了一口气,赶紧把香烛纸钱都点上,一人分了一堆,挨个放在那些荒坟前边。

    我这边完成得很顺利,两分钟不到,就把所有香烛纸钱都分完了,转过身去看老李的时候,却发现了很诡异的现象。

    那些纸钱,在他手里燃烧得很缓慢,而且冒出来的烟是青绿色的,老李走到一座坟头前,把黄香插上,没想到刚站起来,那香居然自己就往两边倒了。

    我吓出了一声冷汗,反倒是老李自己完全没啥感觉,插完一座坟头,又抱着黄香去另一座坟头上拜祭了。

    我看得很清楚,老李一共拜了五座坟,就没一座坟上的黄香能燃够半分钟的,总是当他站起来之后,马上就往两边倒了,又或者直接折断。

    我虽然不懂这些忌讳,但再蠢的人也能看出来,这个信息很不好,于是赶紧跑到了老李身边,拽着他就往前面跑。

    老李被我拽得脚步踉跄,很不满地嘀咕道,“小王,你干什么?”

    “别说了,赶紧走!”我拽着他,直接跑出了乱风岗,才将自己刚才看见的情况告诉老李。

    老李脸色发青,没说什么,默不作声地推着自行车,隔了好一会才说道,“既然他们不识抬举,咱也别拿热脸贴冷屁股了,咱们只是路过而已,不用管他们,走,继续找!”

    老李就这么推着自行车,不声不响地走在我后面,往前走了将近半个小时,红线还是没有放完的势头,仿佛这条道,要无穷无尽地走下去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