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三章 脖子好疼

    第十三章脖子好疼

    我想起了昨天下午,在综合市场卖给我墨斗线和小黑狗的那个黄大褂。

    这个年头,养狗的人虽然多,但会养那种纯黑色,不带一丝杂毛的狗崽的人却很少,而且他家里还收藏着墨斗,自己也声称懂抓鬼。

    如果我能找到他帮忙,情况会不会好一点?

    我这也是急糊涂了,抱着病急乱投医的想法,赶紧收拾了一下屋子,将火盆往走楼上一踢,火急火燎地下了楼,大的去了综合市场。

    现在是下午三点,综合市场的人比较多,我在拥挤的人流中到处找,没有发现昨天的那个黄大褂。

    我又走到昨天和他见面的地方,问了问附近的店铺老板,都说从没见过这人。

    我记得脑门是汗,从下午一直转到了天黑,直到综合市场都快收市了,还是没见到那个黄大褂,只能一脸沮丧地走出去,缓步走在天街上。

    眼瞅着天快要黑了,也到了该换班的时候,可我现在心坎一直在抖,每当想起今早上,老李看向我的那张青色大脸,已经那间棺材盒一样的值班室,都让我感受到了深深地恐惧。

    我特么恨不得能直接跑去火车站,买张票回老家算了。

    可陈刚拿给我看过的那几张报纸,里面出车祸的场面又深深定格在了我的脑海深处,就这么走,恐怕没等离开云溪市,我就该出车祸了吧。

    没办法,我只能硬着头皮,回去换班。

    我将步子放得很慢,脚后跟一直在哆嗦,每走一步都在打飘,好不容易磨蹭到星光小区门口,昏暗的光线下,值班室的大门敞开,里面连灯也不亮,黑洞洞的,就像一只鲨鱼的大嘴。

    我想死的心都有了,一步三哆嗦,走到值班室门外,没有发现老李,这才松了一口气。

    此刻的我,望着值班室那扇洞开的大门,感觉就像死刑犯马上要进刑场一样,脚步就像灌了铅,提起来,又放下去。

    这里有鬼啊……

    我都快哭了,进值班室,说不准里面会有什么,万一老李正躲在里面等我呢?

    可不进去,我也死定了,李雪说过,只有进了值班室,才没有鬼能害我。

    到底进还是不进?骗我的人是老李还是李雪……我特么到底该信谁?

    正当我一筹莫展,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的时候,门口有个声音响起来,“为什么还不进?”

    啊!

    我心坎猛一抽搐,差点连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回头,看着昏暗路灯下倒影出来的一个影子,战战兢兢地问道,“你……你谁呀?”

    路灯下,站着一个七老八十的老人,穿着那种黄色的袍子,脸色很苍白,低着头,看我的表情阴沉沉的,“先进去再说。”

    我定了定神,站也不是,进屋也不是,想了想,最终还是只好咬牙进了屋。

    进屋后,那个穿着黄袍子的老头却没有跟着进来,反倒沿着大门走了几圈,狠狠抽了抽鼻子。

    我看不懂他在干什么,见他神神秘秘的样子,还以为小区又多了个鬼,就试探性地问了一句,“老人家,你……你不会是鬼吧?”

    对方没有意外的神情,淡然对我说了一句,“我不是鬼,但你快了!”

    我腿都软了,站都站不稳,正要跟他说话,他一挥手,直接说,“你不用着急问,我今晚就是来找你的。”

    “找我干啥?”我很疑惑。

    他说道,“老李前天火急火燎地跑来问我该怎么对付鬼,今天手机都一直打不通了,我不太放心,过来看看,对了,老李应该是死了吧?”

    我愣住了,眼前一亮,“你就是老李口中的那个大师?”

    “是的,”对方声音低沉,又出怀里拿出了一个罗盘,点头问我,“你们这儿怨气好重啊,我干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进这种地方。”

    我心里松了口气,擦掉脑门上的冷汗,又指了指他手中的罗盘,“大师,这玩意是干嘛的?”

    大师晃了晃脑袋,说道,“定鬼的,如果有鬼靠近这罗盘,上面的指针会自动指向鬼魂的。”

    “您……是特意来帮我?”我狐疑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他点点头,“老李前天跟我说过你,还说你和他都遇上麻烦了,让我出手帮帮你们,我当时忙着其他的事,就没答应,只教了他一些简单的抓鬼办法,没想到他居然真去试了。”

    我很感激地说,“成,大师你快进来吧,您抽烟不?”

    大师摆摆手,“我不进了,你记住,这间屋子闹鬼,十二点后,你最好了别进了,否则容易出事。”

    啊?

    我脸都吓紫了,赶紧从值班室跑出来,可琢磨了一下他的话,有觉得不太对劲。

    陈刚和李雪都告诉过我类似的话,只有待在值班室才安全,怎么这个大师一上来就和他们说的完全不一样?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冷笑着说,“小子,你撞的鬼,可不单指老李一个,你现在身边围着的人全都是鬼,你觉得他们的话能信吗?”

    我很忐忑,再次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心说我不信陈刚和李雪,那我凭什么又要信你?

    “信不信随你吧,老李怨念很深,你跟他一块去抓鬼,结果他被鬼害死了,你还活着,你猜他肯放过你吗?”大师眯了眯眼,用很冷的语气说道,“别的鬼进不去值班室,你觉得老李能不能进?你要不信我,就继续待在里面等死好了。”

    他说完这话,冷笑着扭头就要走,我赶紧追上去,陪着笑脸,“大师……我信我信,您……那您说,我该怎么办?”

    “跟我走,我带你去安全的地方,如果老李找来的话,我帮你超度。”他脚步没停下,背着双手就走在前门。

    我看了看身后那件空空荡荡的屋子,一股凉气顿时就往脊梁骨上涌,这大师说的没错,就算值班室防得住其他鬼魂,能防得住天天在里面值班的老李,说不定一到十二点他就会再找来。

    我心里充满了恐惧,在不犹豫,转身就跑向那个老头,“大师,那您……能不能把罗盘借给我,我,我怕到时候发现不了老李靠近我。”

    我说得很小声,自己心里也知道,这罗盘是人家吃饭的家伙,大师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借给我。

    没想到,大师反倒笑了笑,很爽快地答应了,递给我罗盘,“你拿着吧,跟我走就行。”

    我顿时狂喜,捧着罗盘就走在他后面。

    道路越走夜黑,昨天还有个手电筒照明,可今天走得匆忙,连照明的家伙什都没带,行走在这么昏暗的环境中,我很害怕。

    但大师好像一点都没受到影响,走在我前面,走得很快,脚步踩在地上的碎石上,发出“卡兹卡兹”的声音。

    渐渐的,我感觉情况不太对,越走越心慌,心里毛毛的。

    他带着我,走的是昨天晚上的那条老路,也就是老李尸首分家的地方。

    这地方会安全吗?

    走了几分钟,彻底脱离路灯覆盖的范围,我的心开始慌了,停下脚步,“大师,为什么要带我去那边?”

    “没事,跟我走就行了。”大师顿住脚步,没有回头看我。

    我这时候已经明显感觉不对了,心中的那种不安感变得越来越强烈,脑子里突然闪过一道灵光,说道,“大师,你头掉了,还不快捡起来!”

    “哦!”他点头,下意识就蹲下身子,嘴里还在嘀咕,“怎么头又掉了?”

    而我则撒腿就开始往值班室的方向跑。

    特么的,我太特么蠢了!

    哪有什么大师肯主动帮我,这家伙明明就是老李变的,目的就是骗我走出值班室。

    我特么居然还信了!

    “你要去哪儿?”正当我撒腿开始往回跑的时候,一个冷幽幽的声音就响起在了我的耳边。

    我寒毛一炸,赶紧看了看四周,却没发现那个“大师”,正疑惑呢,突然感觉手里的罗盘在微微颤动。

    嗯?

    我低头,脑子立马“嗡”的一声,好似被闷锤敲中了一样。

    我这时候才发现,自己手里抓着的根本不是啥罗盘,而是老李那颗血淋淋的死人头!

    “啊!”

    我手上一哆嗦,赶紧把手里的死人头丢掉,尖声狂吼,跟个疯子一样大吼大叫。

    我一边跑,嘴里一边发出尖叫,可配合着我的尖叫声,老李阴渗渗的“咯咯”怪笑声也在我耳边响起,

    “你去哪儿?快跟我走,快回来,那几位大哥大姐坟头上的香点不着,你还得回去帮我呢。”

    他一边怪笑,在我耳边磨牙,那种“卡兹卡兹”的声音,就像在拉电锯,让我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开始颤栗。

    “老李,你走开,你放过我……别缠着我!”我在空中挥舞着手臂,跟疯了一样,值班室明明就在不远处,可仍凭我怎么跑都是在原地。

    鬼打墙,这是鬼打墙!

    我脸上浸出了,密集的汗珠,回头,却没有找到老李的踪迹,可是那种磨牙声一直在我耳边响,就像有人拿了一把锉刀,在我耳边打磨。

    十几分钟后,我跑到路灯下,再也跑不动了,这段路程跟马拉松一样长,不管我怎么跑,值班室剧烈我还是那么远。

    但身后的脚步声却不见了。

    我脑门上挂满黏糊糊的臭汗,感觉很不舒服,痒痒的,我下意识抹了一把额头,凑到眼前一看,顿时吓得头皮发麻。

    粘在我手上的根本不是汗水,而是人血!

    这些血……是哪儿来的?

    我浑身一颤,下意识抬头,发现那具尸体就倒挂在我的脑门上!

    老李几乎和我脸贴着脸,咧开青狞的长牙,发出阴测测的诡笑声,“小王,我的脖子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