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六章 符纸不见了

    第十六章符纸不见了

    三楼……大胖子……烧成焦炭了?

    保安大叔的一番话,吓得脚后跟一颤,差点站不稳,用手扶着墙根,才勉强没有坐到地上去。

    陈刚被烧死了?到底是意外,还是……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冷汗兢兢地看着三楼已经渐渐被扑熄的大火,脊梁骨一阵发寒。

    陈刚一死,我想要追查下去的线索就彻底断了,可能我以后永远也没办法弄清楚,星光小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离开陈刚出事的小区,我心中一片冰凉,徘徊在人流如织的大街上,脑子里一片恍惚。

    大街上的每一张脸,在我看来都是那么的狰狞,我仿佛出现了幻觉,无论看到谁,都觉得那张脸仿佛与老李重合在了一起。

    所有人都想害我……

    “啊,啊!”我再也受不了了,疯狂地跑在大街上,不断在人流中穿梭来穿梭去,路过每一个公路转角,我都害怕会有一张青面獠牙的脸,突然从眼前蹿出来。

    极度的恐惧让我浑身冰冷,蹲在马路边的一个角落里,瑟瑟发抖。

    没一会儿,手机再次响了起来,这个词给我打电话的是李雪。

    我抹掉额头上汗水,定了定神,声音有些发颤,“喂?”

    “王青云,你在哪儿,我钱包和钥匙掉了,回不了租来的房子。”

    “那你怎么不会星光小区呢?”

    这话一脱口我就后悔了,果然李雪愤愤地骂我一声,“你神经病啊,门口守着鬼,要不你陪我回去呗?”

    我赶紧拒绝,“算了,你进不了屋,不如去我的宿舍吧,我马上过来找你。”

    “呸,谁要去你的宿舍?又脏又乱,跟狗窝一样!我没有身份证,你来这边给我开间房。”

    我只好打车,去了李雪说的那个地方,尽管我现在分不清楚李雪到底是不是鬼,但她好像不会害我,至少现在不会。

    她就站在路边的站台上,身边放着一大箱子,接过我的身份证,她去酒店开了一间房,而我则替她拎着大皮箱。

    “你皮箱里装的是什么,怎么这么重?”我拎着皮箱跟在她身后,感觉这玩意沉得要死,走了几步,居然满身是汗。

    李雪已经到这我跨进了电梯,回头故意向我做了个鬼脸,“里面装着尸体,你信吗?”

    我小腿肚子一软,见李雪脸上的揶揄表情,赶紧苦笑,“你能不能别开这种玩笑?”

    “骗你的,真胆小!”李雪古灵精怪地笑笑,上了酒店三楼,她帮我一块拎着皮箱,皱着眉说,“这是我工作的道具,确实挺沉的。”

    “你不是美女主播吗,要这么沉的玩意干什么?”

    “你管我?”李雪转过脸,俏皮地吐着舌头。

    皮箱很沉,她一直弯着腰,露出胸口那一抹雪白的山峰,看得我又起反应了。

    进了酒店,我从后面抱住她,贴在她高翘的臀部上蹭了几下,寻找快感。

    谁知李雪突然转身,很生气地推开了我,“你干嘛,别毛手毛脚的。”

    她好像挺生气的,见我露出错愕的表情,板着脸说道,“你们男人脑子里是不是就只装着那种事?这是白天,能不能正经点?”

    见她脸色不太对,我讪讪地笑了笑,挠着后脑勺,把话题引到别处,避免尴尬,“那个……你拎着这么重的皮箱上下班,不累吗?”

    “是挺累的,”李雪眨了眨眼睛,“要不你替我搬回宿舍去,先放一段时间吧,我最近不需要。”

    我拧开一瓶矿泉水,咕咚咕咚狂饮,擦着嘴边的水渍,“行啊,你怎么感谢我?”

    “你还是不是男人,这么点事就跟我讨价还价。”李雪撅了撅红艳的小嘴,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她的香唇在我脸上游走,让我浑身热血沸腾。

    我想把嘴凑过去,咬她的嘴唇,被她轻轻躲开了,用手指戳着我胸口,“今天有事,我明天再去找你。”

    李雪的话让我心痒难耐,拎着皮箱出门,又觉得没这么重了。

    走进电梯,我重重地叹了口气,李雪对我的态度忽冷忽热的,也不分不清她究竟是喜欢我,还是只打算陪我随便玩玩。

    但我好像认真了,像我这样一个穷逼屌丝,却喜欢上了一个女神,这活生生现实版准备喜当爹的节奏啊。

    皮箱子太重,我只好到酒店外打车回宿舍,上车后,看着出租车司机那张脸,把我搞懵了。

    这个司机,就是前两天用一千块的价格,把小黑狗和墨斗线卖给我的人。

    最特么可气的是,那条小黑狗咬完老李之后,又自己找回来了,就在黄大褂身上滚来滚去。

    “骗子,你特么还我钱!”我怒了,上车没说去哪儿,瞪了一眼黄大褂。

    “你这年轻人怎么这样,小黑不是卖给你了吗?为啥要还你钱?”黄大褂倒是一点都不慌,很平静地把着方向盘。

    我指着在他裤裆上滚来滚去的小黑狗,“这是啥?”

    黄大褂振振有词,“这是小黑的双胞胎兄弟,二黑。”

    那你岂不是排老三?

    我鼻子都气歪了,这死骗子怎么瞎话张嘴就来,完全不用打草稿的。

    “去哪儿?”

    “星光小区!”

    汽车“吱”一声刹下来了,我猝不及防,脑门撞在汽车的挡风玻璃上,本来伤口就没好,这下又流血了。

    我捂着冒血的脑门,对黄大褂气急败坏地吼道,“你特么怎么开车的,我受伤了,这次总该赔我钱了吧!”

    谁知,黄大褂看了我一眼,二话没说,把我那天给他的一千块钱扔过来,“你下车吧,我不拉你了!”

    我抓着手里的钱,愣住了,“你啥意思?”

    “没什么意思,”

    黄大褂把脸偏过去,背着我说,“小伙子,拿着这一千块,到外面买点好吃点,顺便打个炮也行,别委屈自己。”

    我心里咯噔一下,黄大褂这是话里有话啊,难不成他知道些什么?

    “你为什么不肯拉我去星光小区?””

    “没为什么,反正星光小区的就是不拉!”黄大褂开始赶人了,“小伙子,你换个车吧。”

    “不行!”

    我干脆用手抓着方向盘,不肯下车。

    黄大褂哭笑不得,“你这是干什么,耍赖啊?”

    “你不拉我去星光小区,我就不下车,看谁耗得起谁!”我想起黄大褂之前卖我小黑狗的时候,那种一脸无赖的表情,横下一条心。

    反正我也是快死的人了,今晚能不能活着渡过都是问题,耍赖就耍赖,谁怕谁?

    “你这人怎么比我还不要脸?”黄大褂拿我没辙,只好发动汽车,重新载着我行驶在了路上。

    我厚着脸皮凑上去,讨好似的笑笑,“哥,你为啥不肯拉星光小区的人?”

    我有一种直觉,这个黄大褂可能不简单,不然他怎么知道星光小区的事?而且还懂得小黑狗和墨斗线能辟邪。

    谁知,黄大褂却说出了一个很简单的理由,“太偏了,返程没有回头客。”

    我很失望,脸一下子就垮了,还以为真能从他嘴里套出点啥呢。

    返回宿舍,我拎着大皮箱子上楼,回到宿舍,把皮箱靠在墙根上,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八点多了。

    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我洗了把脸,深吸一口气。

    该来的总要来,躲也躲不掉,希望老天保佑,能让我一直平安渡过。

    洗完脸,我正打算走出卫生间,余光瞥见镜子里,居然反射出了一团红影子,好像就站在我身后。

    我寒毛一炸,“谁?”

    可等我一回头,却啥都没有发现。

    我又出现幻觉了,该不会昨晚把脑子撞了吧?

    我摇摇头,使劲拍了拍脑门,打定主意,要是今晚能平安度过的话,明天就去医院给脑子照个ct。

    可当我走出卫生间之后,一件意料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

    我刚才急着进屋洗脸,没顾得上关门,刚放在墙角的红皮箱子,这会儿居然不见了!

    我听到走廊上传来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好像有人在飞奔。

    难道有贼?

    我赶紧追出宿舍,到了楼梯间,视线中却空空如也。

    卧槽,现在做贼的体能也太好了吧,这么重的大皮箱子,拎着它还能健步如飞?

    丢了大皮箱,我心中充满懊恼,李雪该不会怪我吧?

    都怪我太粗心,还没来得及检查一遍箱子里都放着啥,万一有值钱的东西,李雪指不定会恨死我。

    我很郁闷,靠床上坐了一会儿,手机提示已经快到十点了,我只好下楼,去办公室签到。

    几分钟后,我再次来到了星光小区的值班室,所有情绪都不见了,心中只剩下惊恐。

    值班室空空如也,老李也不早,黑洞洞的,就像一座坟堆。

    其实我一直很疑惑,既然老李要害我,那他为什么不直接坐在值班室等我进去,反而要先离开,然后再回来找我麻烦?

    又或者,有什么禁忌?

    在小区外徘徊许久,我最终还是咬咬牙,决定进去!

    人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几把掉了不过碗大个疤,我还有符纸在身上,怕啥?

    可当我走进值班室,正打算把符纸摸出来的时候,心却凉了半截。

    符纸不见了!

    我脸上的冷汗马上就下来了,想走出值班室找找,可一想起老李可能在外面,马上又把跨出去的脚缩了回来。

    啪!

    正在这个时候,值班室玻璃上突然传来敲击声,我赶紧回头,发现正有张人脸,紧贴在窗户玻璃上瞪着我,脸都挤变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