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二章 发疯

    第二十二章发疯

    我手里的饭盒“啪”一声摔在地上,愣愣地看着空屋子,内心里的恐惧感就像野草一般地疯长。

    李雪不见了,保洁阿姨说她一直站在走廊,没看见任何人进出,难不成,她会隐身术不成?

    我想起了陈刚的话,不由满是惊恐。

    保洁阿姨一边拖着地,一边不满地喋喋不休,“现在的年轻人也真是,嘴里没句实话,走就走了呗,非骗我还在屋里……”

    保洁阿姨后面说的什么,我已经全都听不见了,满脑子都在“嗡嗡”响。

    会不会真的像保洁阿姨所说的那样,在我洗澡了的时候,李雪一大早就走了?

    可是……后来陪我睡觉的人又是谁,还有这床单被套,究竟是谁帮我整理好的。

    有些事看似漫不经心,但根本经不起推敲,我细思极恐,连站都快站不稳了。

    李雪果然有问题,难道她真的在骗我?

    这个念头一起,让我整个人都崩溃了……我特么到底还能信谁?

    走进宿舍,我饭也顾不上吃,在仅有十几个平米的房间里找来找去,我希望李雪只是在跟我开玩笑,她可能就藏在那个角落里逗我玩呢。

    可我这房子是隔断间,一眼就望到头了,李雪要藏,除非她能抠掉地板!

    站在空空的小屋之内,我脊梁骨一阵发寒,李雪究竟是怎么离开的?

    我越想越不对味,坐回床板上呆立了很久,不知不觉,天色就渐渐黑透了,我浑身不得劲,决定打个电话给李雪,问问她到底咋回事。

    从头到尾,我是不愿意相信李雪是鬼的,虽然对她也有过很多怀疑,觉得她靠近我的目的不单纯,却没有哪一次真的往哪个方面去想。

    我希望李雪能够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至少打消我怀疑她是鬼的念头。

    可电话拨过去,却半天没人接,还有好几次显示占线。

    好不容易接通了,李雪在手机那头迷迷糊糊地问我,“你干嘛呢,都不肯让人清静一会儿。”

    我强壮镇定,声音却微微有些发颤,“你……你在哪儿,在做什么?”

    “我在哪儿?”李雪重复了一遍我的话,很奇怪地反问道,“我不就在你宿舍吗,你下楼吃饭,怎么这么久都不回来?”

    啊?李雪还在宿舍,可这……

    那我现在又是在哪儿?

    我“腾”一下从床板上跳起来,撒腿就往门外跑,可还没等我跑出门,房间里的灯光就开始忽明忽暗的闪烁,最终“啪”一声,彻底熄灭了。

    屋子里瞬间就陷入了黑暗,漆黑不见五指,只剩被我抓在手里的手里,反射出蓝色的光。

    我的呼吸变得很急促,凭着记忆,摸索着房间出口,可当我走到记忆中那扇大门前的时候,伸手一摸,堵我在前面的还是墙壁!

    我心脏一下子就缩紧了,这里的确不是我的宿舍!

    该出现大门的地方是墙壁,如果是在我自己的宿舍里,就算闭着眼睛,我也能摸索出去。

    可门不在这儿,又该在哪儿?

    我屏住呼吸,心头因为太过恐惧,脚后跟已经开始打颤了,打开手机的照明功能,发现在大门出现在了我的反方向。

    我怎么会走反了呢?

    我记得明明很清楚,当灯光刚开始闪烁的时候,我明明是朝着大门的方向跑得,怎么这会儿,居然背对着大门?

    鬼打墙?

    脑海中冒出这样一个念头,让我心脏都揪紧了。

    这间屋子的结构,摆设和我的宿舍简直一模一样,连饭桌和凳子都仿佛是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我甚至开始怀疑,这里应该就是我的房间没错。

    但是,李雪那个电话,很明确地告诉我这里不是,到底是哪里出了岔子?

    我一脸的紧张,拿着手机照明,战战兢兢地迈动脚步,走向了门口。

    我有一个想法,这里的鬼打墙会不会是老李替我设置出来的,鬼应该都有法力吧?他在这里困住我,让我没有办法准时去交班。

    只要我到了凌晨还没进值班室,然后他就可以害我了!

    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我之前太过于纠结陈刚和李雪到底谁真谁假,都差点忘了还有老李这茬,陈刚和李雪只不过有可能骗我,暂时还没对我暴露出杀心,真正想要我命的是老李啊!

    不行,我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吗,赶去值班室!

    想到这里,我绝望的内心不知道从哪儿冒出一团怒火,快步冲向大门,将手靠在门把上,狠狠去拽。

    可我使尽吃奶的力气,大门却纹丝未动!

    我想的太简单了,鬼和人不同,他们是有法力的,老李绝对是个恶鬼,他既然打算把我关在屋子里,又怎么会这么轻易让我离去呢?

    我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压制住自己的心跳,缓缓后退,一个助跑冲向大门,抬起腿,狠狠一脚踹在了门板上。

    宿舍的门板很薄,我这一脚顿时就将大门踹出一个洞,但是却没办法将整个大门都踹掉。

    而紧接着,隔着一扇门,我突然发现在门的背后,好像多出了一双冷冰冰的手,正死死抓在我的脚脖子上,试图将我拽出去!

    那双手没有任何一点温度,尽管隔着一层袜子,也让我感受到了彻骨的冰凉,就好像会动的冰雕一样!

    我脑门一炸,脖子上的冷汗顿时像喷泉一样地流出来。

    那双手突然发力,拽着我的脚踝使劲一扯,我身体失去重心,整个人都趴在了冰凉的地板上,用手紧紧抓着桌腿,疯狂地往房间深处爬。

    我使出浑身的力气,好不容易将脚从破洞中拉回来,借着手机上的光一看,发现在我脚踝的位置上,多出了一个漆黑的指印,五个指印黑得发亮,就好像是画在上面的一样!

    “啊!”我发出一声惊慌的叫喊,哆哆嗦嗦地爬起来,但心里却很好奇。

    刚才在走廊外面抓我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缓缓蹲下身子,紧张得浑身都在冒冷汗,强压着快要跳出胸腔的心脏,战战兢兢地往大门上的破洞看了一眼。

    这一眼,差点把我吓趴在地上。

    我看到了自己,正以一个同样诡异的姿势,趴在地板上,朝我这边望过来。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露出同一种表情,就像是在照镜子一样!

    门外的那个人是我,那我又是谁?

    我心脏好似被闷锤击中,巨大的惊恐作用在我的脑海深处,让我差点忘记了呼吸。

    不……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是幻觉,肯定是幻觉!

    我猛地站起来,发疯似地去擂门,而门的另一头,也同样传来了敲门的动静,力度、频率,以及拳头凿中的位置,和我几乎一模一样。

    我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把眼珠子瞪大到了极致,手就像是被烙铁烫了一样,赶紧往回缩。

    恐惧到了极点之后,我的内心反倒获得了平静,大脑开始疯狂地运转,寻找脱困的方法。

    既然没办法从大门出去,那窗户可不可以?

    我记得公司分派给我的宿舍是二楼,离大马路只有三米高足有,这个高度跳出去,只要找准着力点,大不了也就摔一跤!

    想到这里,我眼前顿时一亮,顾不上再去理会那扇大门,转身就往窗台上的方向跑。

    可当我转身的之后,映入眼前的那一幕,却让我头皮发炸,整个脑门都快要裂开了。

    房间的另一侧没有窗户,摆在那地方的还是一扇大门!

    “砰砰砰!”

    正当我手足冰凉,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前一后的两扇大门,居然同时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两扇大门外都有“人”!

    “小王,我是陈刚啊,鬼来害你了,你快跟我走!”前一扇大门中响起了陈刚的声音,他把门敲得“砰砰”响,声音中带着催促,“再不走,你会被鬼害死的!”

    可还没等我分辨出真假,另一扇大门也传来李雪敲门的声音,“青云,你别跟他走,他是鬼,根本就是和老李一伙的,他在骗你,你快跟我走!”

    “不要听她的,这个女人才是鬼!”

    “王青云你要相信我,我没骗你,你跟我走哇,再晚就来不及了!”

    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都在指责对方是假的,要我跟他走。

    我已经崩溃了,双手抱头蹲在地上,神经质一般大吼道,“我谁都不信,你们特么的都在骗我,老子不出去,死在里面算了!”

    砰砰砰!

    砸门声变得越来越急促了,李雪的声音中带着惊恐,“王青云,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快起来,跟我走啊!”

    砰!

    大门不知道被什么砸开了,随后穿着一身睡裙的李雪跑进屋子,手里抓着一把带血的斧子,“快跟我走!”

    “不……不!”李雪手里的斧子还在滴血,上满沾着发黑的血浆,把我魂都吓掉了。

    “小王,快离开那个女鬼!”身后的大门也被撞破了,陈刚跌跌撞撞地跑进来,手里抓着几张符纸,“你快到我身后,我来保护你!”

    “我去你妈的,我谁都不信!”我发疯似地站起来,转身就跑。

    受到极度惊吓的我已经记不清自己是怎么离开那间屋子里的,满脑子唯一的想法,就是快点离开这里,赶紧跑回值班室。

    道路越跑越黑,不记得什么时候,我跑回了星光小区的大门口,值班室黑黝黝的,在昏暗的路灯覆盖下,显得那么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