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三章 背鬼进屋

    第二十三章背鬼进屋

    我看看时间,已经快到凌晨了,想起刚才的场面,顿时浑身一哆嗦,赶紧用最快的速度跑进了值班室。

    连续几天的遭遇,让我又惊又怕,现在想想,只有值班室里才是最安全的,因为只要我进了这里,鬼就进不来。

    不过……刚才的房间到底是怎么回事,究竟是幻觉?还是我走到了一个类似于宿舍的地方?

    我想不明白,甚至连随后出现的陈刚和李雪,我都不确定到底谁是真的,谁是假的,又或者,他们俩个都是老李制造出来的骗局?

    我坐回椅子上,战战兢兢地看着手机,没一会儿,就到凌晨了,我按照以往的老规矩,按下了自动门的大门,生锈的铁门缓缓紧闭,我悬着的心也放松下来了。

    还好,总算来得及。

    夜里太无聊,我只能低头玩手机,玩着玩着,渐渐就听到来自窗外的几道脚步声,抬起头,却啥都没看见。

    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该不会老李又找来了吧,到底还有完没完?

    我从椅子上站起来,小心翼翼地往窗户外面打量,啥也看不见,气得我朝窗外大骂了一声,“老李,别来了,你弄不死我的!”

    值班室就是我的护身符,我已经打定主意,无论看到任何古怪,就绝不会出去,老李想害我,省省吧!

    这么想着,我索性当做什么也听不见,一屁股坐回了椅子。

    有个鬼在外面虎视眈眈,我还没作者玩手机,想想都佩服我自己心大,但我除此之外也干不了别的,只能借助手机来排解我心中的郁闷了。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外面的风声也停了,渐渐听不到那种脚步声,我松了一口气,觉得老李应该是已经放弃了。

    我坐了一段时间,小腹微微有些发胀,便意上涌,就开始坐不住了。

    想起值班室有夜壶,我赶紧站起来,来到值班室被遮住的角落,对着夜壶嘘嘘。

    嘘嘘的时候,不知道从哪儿刮来一股冷风,冻得我浑身哆嗦,不自觉小声嘀咕了一句,“狗日的天,咋就这么冷?”

    拉好裤子上的拉链,我回过身,正打算重新坐回去,可一抬头,随之出现的一幕,却吓得我脚后跟一软。

    要不是刚尿完,没准我现在就尿裤裆了。

    值班室的椅子上,坐着另一个“我”,正垂头静静玩着手机,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屏幕上的画面,脸上的表情,好像在发出阴阴的冷笑。

    这么小的一间值班室,身边坐着另一个“我”,光是这种场面,想想都让人觉得头皮发炸,我用后背抵着墙壁,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心里就像压了一块大石头,不断地往下坠落。

    这……值班室不是不能进鬼吗,他是怎么进来的?

    冷静……冷静!

    尽管怕得要死,但我在心里还是强迫自己必须要冷静下来,这个“人”,穿着跟我一样的衣服,脸上的长相也跟我一模一样,但他绝不可能是我,要不是鬼变的,要不就是我的幻觉。

    我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战战兢兢地朝他走过去,每走一步,心脏都跳得厉害,脑门上的冷汗跟喷泉一样涌出来。

    很快,我就来到他身边,伸出手,哆哆嗦嗦地推了他一把。

    “啪!”

    没有任何征兆,那个人马上就倒了,软软地摔在地板上,脸上的皮肤居然开裂了,露出包裹在皮肤下面的内容,是中空的!

    是个纸人?

    这……

    我愣了很久,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同时心里也多出了无数个疑问,这个纸人的用意是什么,为什么趁我转身嘘嘘的时候,它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我想不通,满脑子都是疑问,索性横下一条心,想不通就别想,反正老子还活着,有啥大不了的。

    我定了定神,蹲下身子,把打火机摸了出来。

    任谁晚上值夜班,身边跟着个纸人,而且这纸人的长相还跟自己一模一样,恐怕都不会觉得好受。

    所以我打算把纸人烧掉。

    我点燃打火机,将打火机轻轻凑到纸人肩膀上,跳动的火苗很快点燃了纸人,燃起了绿幽幽的火苗。

    可当纸人的肩膀被我点着的时候,突然间,我的左边肩膀莫名一阵剧痛。

    这种剧痛来得很突兀,完全没有任何征兆,我赶紧低头一看,差点被吓得半死。

    在我的肩膀上,一层皮已经变得焦黑了,就跟被火烧掉了一样!

    难道说……

    心中浮现出一个古怪的想法,将我吓得浑身盗汗,赶紧回过头去,用手将纸人肩膀上的火焰扑灭掉,好在时间来得及,纸上肩膀只被我烧掉了一点。

    而当火焰被扑灭的时候,我肩膀上的剧痛灼痛感也莫名减轻了少许,纸人惨白的脸正对着我,眉毛眼睛被画得格外逼真,惨淡的光线下,它仿佛是在对我笑。

    “妈呀!”一下子弹起来,惊恐万状地望着纸人。

    出现在它身上的伤,会逐渐转移到我身上,这特么的到底是什么逻辑?

    我想不通,也不敢再去想,中心后退到墙根,用后背死死抵着墙壁,心脏就跟系了根吊绳似的,七上八下。

    渐渐的,我又觉得两边肩膀有点痒,顺手去摸了摸,没有碰到自己的皮肤,反倒摸中了一种糊状的东西,硬硬的,有些扎手。

    有东西在我背后!可我什么不应该是墙吗……

    我头皮发炸,浑身触电般颤抖,猛一回头,才看清自己手上抓着的,居然是一只用纸扎的鞋子,晃晃悠悠的,鞋上还套着一条带血的人腿。

    “啊!”

    我赶紧撒开手,抬头望头顶上看了一眼,随后,巨大颤栗感填满了我的内心,恐惧蔓延到了我浑身的每一个细胞。

    我看到了老李,正被一根带血的绳子吊在值班室天花板上,发青的舌头一直垂落到胸口,那双眼睛,鼓得比灯泡还要大,密密麻麻的血丝跟小树杈一样,占满了正科眼球,正一动不动地盯着我。

    啊!

    我瞳孔放大的盯着老李,四目相对,我在那双渗人的眼珠当中,读懂了慢慢的惊悸。

    咯咯……

    老李脖子轻轻转动,尸体的肌肉僵化,每一个动作,骨节就像推磨子一样,发出“咔咔”的扭动声。

    我当即就吓蒙了,差点惊叫了起来。只能用手死死的捂住嘴巴,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

    “老李……你怎么……你怎么进来的!”死一般的沉默过后,我崩溃了,嘴皮子一阵哆嗦,磕磕巴巴地问道。

    我完了,老李进了值班室,肯定不会放过我,但我就算死也要做个明白鬼,我真不明白,鬼魂不是进不了值班室吗?

    咯咯……

    老李那两颗眼珠子疯狂地转动,口中传来阴渗渗的怪笑,“小王,不是你背我进来的吗,咯咯……”

    什么,我背他……

    我瞬间就想明白了,傍晚那个鬼打墙,肯定是老李帮我设置的,他虽然没办法在白天害人,可设置鬼打墙的法力应该还是有的,我当时看到的李雪和陈刚,肯定也是这老东西替我布置出来的幻觉!

    我终究还是太大意了,以为只要逃离了房间就没事,没想到……这老不死的居然一直趴在我肩上,让我把他背进了值班室!

    一想到我刚才进门的时候,背上压了一个鬼,我心里就是一通乱颤。

    我心里早就已经憋得不行了,在这样下去,就算不被憋死,也会被这种恐惧给吓死的。

    “为什么,你为什么一定要害我,我跟你无冤无仇!”我发疯似的大叫着,神经早就奔溃到了极点。

    咯咯……

    老李没有回答我,当他脖子上的皮肉已经开始外翻了,重新咧开一道口子,脑袋和尸首分家,沿着墙根滑落下来,并且对我伸出了乌青色的手指,指甲变得比筷子还要长!

    老李下半截身体虽然滑落下来,可脖子往上的部分,却仍旧被吊在墙上,吐着发青的舌头,依旧冷幽幽的笑着,“小王,咱爷两一起下去吧,下面好冷,你跟我一起去给那些大哥大姐烧香啊……”

    老李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忽然转冷,骤然间,屋子里的气温下降了好几度。

    我知道,他要害我了!

    管不了这么多,我撒开腿就要往门外跑。

    滋滋!

    可是,我刚一跑,值班室的灯光就开始闪烁,而且只持续了一秒钟不到,就忽然熄灭了。

    刹那间,值班室陷入了一片黑暗。

    扑通、扑通。

    我紧张到胸口都快要爆炸,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已经快要跳出胸膛了。

    而接着,我就感觉到我的正前方忽然变得无比阴冷,冒出了冷飕飕的风。

    这种大热天突然来的阴冷,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就在我脑袋短暂空白的时候,房间的灯兹兹的一声,又突然亮了。

    妈呀!

    在灯光重新亮起来的时候,那具无头尸已经挡在我面前了,两只胳膊张开,对我做出前扑的动作,五指弯曲,上面的长指甲像镰刀一样锋利。

    隔着这么近的距离,我甚至能闻到他身上的腐臭味,还有那种属于死人的古怪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