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六章 一夜安稳

    第二十六章一夜安稳

    我对黄大褂的身份充满了好奇,他能够赶走老李,证明绝对是个有本事的人,只不过,为什么这么有本事的人,居然会混迹在城市中,做个出租车司机呢?

    电视上那些抓鬼大师,不都仙风道骨,很吊的样子吗?

    面对我的疑问,黄大褂却用很无语的表情瞪了我一眼,挥手在我脑门上啪了一下,“傻子,抓鬼的人也要吃饭,不开出租车,我上你家住去啊?”

    我讪讪地摸着脑门,讨好一笑,“对了大师,你刚才不是说,自己也用过类似的道术吗,什么个情况,跟我讲讲呗?”

    “哦,你说那件事啊。”黄大褂晃了晃脑门,抬头望着黑沉沉的天,叹了口气,才缓缓对我说道,“这事已经过去很久了,还是我刚出师的时候干的。”

    随后,黄大褂为我讲述利用自己的一些故事。

    十几年前,在湘西南部的一个小村子,有户人家姓刘,住着两个光棍,哥哥刘大是个老实人,勤勤恳恳工作,上外面打工赚钱,后来带着一个女人回到了村子结婚。

    他弟弟刘二是个小混混,缺德的事情没少干,村里好多黄花闺女都遭过毒手,三十多岁的人了,也没讨到老婆,趁大哥去外面打工不在,居然爬窗户奸污了嫂子,但这事后来被捅了出来,村里人义愤填膺,拿着扁担锄头活活将刘二打死了。

    刘二生前是个混混,死后也不是什么好鬼,打从过了头七,村里接二连三地发生意外,先是村长家的儿媳妇睡到半夜,莫名其妙地爬窗户跑出去,消失了整整一天,等村民将那女人找到的时候,才发现她光着身子,正骑在刘二的坟头上。

    后来不止是村长媳妇,连隔壁村好多妇女也遭了秧,刘二这家伙也不挑拣,大到四十多岁的老寡妇,小到十三四岁的黄花闺女,一个不留神,都会被迷到刘二坟头转几圈。

    这些女人的下场都一样,被人发现的时候光着身子,下身流血,以一个很变态的姿势骑在刘二坟头上,每次都不带重样的。

    后来黄大褂路过这个村子,听人在无意间谈起这事,就主动来到闹鬼的那个村子,将村民召集起来,想出一个办法。

    他让村民将刘二的坟墓掘开一半,找来柳树枝,让一个未满十岁的男童在棺材上连续打了三鞭子,吩咐村里的女人在睡觉的时候,手里都拿着柳枝,这样,刘二就不敢靠近了。

    不过这种办法治标不治本,而且刘二的尸骸到了晚上,居然自己从坟头前爬出来,出现到村口。

    村民看见,赶紧把他重新埋了,可只要到了第二天,刘二的尸体还是会出现在老地方。

    来来回回折腾了半个多月,刘二的尸体都开始发臭了,每到早上,熏得村里人都睡不着觉,这事越闹越玄乎。

    黄大褂于是找来刘大,将刘二又埋了一次,并在坟头前作法,告诫他不要乱来,让村民凑钱,给他烧了好多个纸扎的女人,一并烧给她。

    打这之后,村里的确太平了一段时间,可过不了多久,麻烦又来了。

    刘大在家里睡觉,半夜被刘二拖梦,刘二告诉他,“哥,你在家有女人陪着睡,却烧几个假的在下面陪我,这可不行。”

    刘大问他想怎么办吧,刘二就说,让嫂子下去陪我,我就不找村民麻烦了。

    结果,刘大第二干完活回家,就发现他媳妇找了根绳子正在上吊,叫她也不理,跟丢了魂一样,亏得发现及时,才把他媳妇救了下来。

    村民又去找黄大褂,那时候他道行还浅,对付不了啥恶鬼,就想了个办法,用白纸扎了个纸人,写上刘大老婆的生辰八字,又剪了一小撮头发绑在纸人上,搁在刘大家的堂屋。

    结果当晚,刘大就发现自己家传出了动静,急忙起床一看,发现那个纸人自己会走路,投进了院门前的那口水井当中。

    黄大褂早有准备,让埋伏在附近的村民找来一块石头,把那口水井封死,从此之后,村子才终于太平了。

    我听完了黄大褂的讲述,摸着脑门问道,“那鬼呢,被你压在水井下面了?”

    “嗯,”黄大褂点头,说水属阴,尤其是村民在背阴处打下的水井,阴气特别重,而我用来镇水井的石头,是托人从泰山带回来的,压住那个色鬼,他就出不来了。

    我似懂非懂,又追问道,“万一村民又把水井打开了呢?”

    “那怕什么?”黄大褂冷笑了两声,“刘二被泰山石镇压了这么久,早就没力气扑出来了,井口一打开,太阳光一照,他就得魂飞魄散。”

    说话间,黄大褂已经带着我,走进了城中村的一栋四合院,用钥匙将门打开,对我说道,“这就是我家,进去吧。”

    黄大褂家里被收拾得很干净,正前屋立着几棵桃树,院子里还栽种着很多松柏,郁郁葱葱,生长得十分茂盛。

    进屋之前,黄大褂让我从桃树下面经过,我没多想,就同意了,结果进了正堂,转身在看的时候,发现凡是被我走过的地方,居然留下了一窜清晰的黑色脚印,比墨水还要黑。

    我吓得够呛,赶紧问他是怎么回事,黄大褂笑而不语,让我赶紧洗个澡,去了一身晦气之后,在偏房睡觉。

    我累了好些天,躺在床上就睡,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不见了,胸前敞开,被被黄大褂画出了一幅很复杂的图案。

    我吓了一跳,想赶紧坐起来,谁知耳边却传来了黄大褂沉稳的低喝声,“画还没干呢,别动!”

    我只好再次躺下,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看着坐在我身边的黄大褂,问道,“叔,你这是干啥,在我胸口画的啥啊?”

    “九宫八卦,现在还没画完,你以后应该用得着。”黄大褂嘴里叼着一根烟,漫不经心地看着我,“小子,要解决你的事,有两种办法,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你换身衣服,找个香火鼎盛的寺庙或者道观修行出家,一辈子别下山,鬼就拿你没办法……”

    不等黄大褂说完,我就赶紧把脑袋跟拨浪鼓一样,“不成,我才不要出家呢,出家了娶不上媳妇。”

    黄大褂被我气乐了,咧着包谷黄牙,狠狠拍我脑门一下,“都特么啥时候了,你还想着媳妇!我看你这辈子注定是要死在女人裙底下。”

    我摸了摸脑袋,讪笑道,“叔,那第二种呢?”

    黄大褂冷笑一声,说道,“第二个办法比较麻烦,你会有很大的危险,弄不好随时有可能会死掉的!”

    “没事,你说来听听。”我厚着脸皮凑上去,用充满希冀的眼神看着黄大褂。

    说真的,如果让我出家,一辈子对着青灯古佛,那还真不如现在就死掉了呢,我是个俗人,可过不来那种生活。

    “现在先不说,到了晚上你就知道了。”黄大褂瞥我一眼,摇摇头,随后他站起来,拍拍手说,“时间不早,老子还等着交班呢,你别乱走。”

    我摸着脑门,说道,“那我以后……不回去上班了?”

    “你特么还想回去?”黄大褂闻言跳起来,在我背上踹了一脚,“想死你就回,我不拦你!”

    “可我要是不去上班的话,不是会发生更可怕的事吗?”我苦着脸说道。

    “没事,我帮你想办法。”黄大褂没好气地瞪我一眼,“老子好心拉你一把,本以为随便帮点小忙,就当换你请我吃饭的人情了,谁知道你特么惹的麻烦这么大,我这臭嘴,妈的!”

    黄大褂骂骂咧咧地走出屋子,我看到他一边走,一边不停在拿手抽自己嘴巴,就觉得莫名好笑。

    不知道咋回事,跟黄大褂待在一起,让我安心不少,一觉睡醒,自然而然就没这么怕了。

    早上醒来,我一个人闲得无聊,玩了会手机,觉得实在太憋闷了,就走出了小院,打算去外面逛逛。

    反正黄大褂只让我别乱跑,也没有说一定不让我出门。

    离开他家,我去附近的老街买了几个包子,边啃边逛街,没留神撞上一道身影,吓我一跳,包子噎在喉咙里,卡的我浑身难受,蹲下去狠狠拍打了几下胸口,抬起头来的时候,却看见一张熟悉的脸,正眨着灵活的大眼睛看我,

    “王青云,你昨晚上哪儿去了,为什么后来打你电话你都不接?”

    “李……李雪!”再次看到这张脸,我惊得头皮都快炸开了,转身就想跑,可李雪却伸出小手拉住了我,语气中满含幽怨,“傻子,你跑什么,占了便宜不想认账是吧,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

    啊?

    我仔细感受着从李雪指尖传递过来的温度,回头看了她一眼,太阳光照射下来,在马路上印出一个十分清晰地影子。

    我松了口气,李雪怎么看都不像是鬼。

    “没……没有的事,我想起来,刚才买包子,老板娘还没找钱呢。”我呵呵傻笑,不敢对李雪说我怀疑她是鬼的事,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