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八章 海底针

    第二十八章海底针

    李雪对我的态度急转直下,从亲密到陌生,仅仅用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这让我感到难以适从。

    我追上去,跟在李雪身后,涩声道,“为什么……”

    “因为你是个笨蛋,穷屌丝,谁稀罕你!”李雪嫌我挡路,又推了我一下,“不是叫你别跟着我吗,你还不走!”

    “我……”被李雪再次推开,我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接嘴。

    而李雪却一刻也不肯停留,很快就跑出了我的视线,狭长的小巷中,留下一个人愣在原地,心仿佛被冰冻了一样,莫名发冷。

    到底为什么啊?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她嫌我穷,不想跟我在一起,这我能够理解,可是这前后的转变未免太快了吧,就像变戏法一样,让我根本适应不过来。

    如果她真是嫌我没出息,看不上我的话,为什么一开始却这么热情地靠近我?

    我嘴里就像吃了黄连,满心苦涩,前一秒钟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自信和成就感,在一瞬间土崩瓦解,仿佛走上云端的人被无情地抛向了谷底,难受得心就跟被撕裂了一样。

    为什么她要这样做,玩弄我吗?

    我像只牵线木偶一样,呆呆地离开了小巷,望着大马路上形形色色的人群,感觉这辈子都没这么孤单过。

    从小就没了父母,是村里的大伯将我养大的,从十六岁就开始在社会上闯荡,一边打工维持生活,一边勤工俭学念书,早就看透了世态炎凉,可从没有哪一段经历,能够带给我这种血淋淋的刺激。

    “呵呵,王青云,你一个穷屌丝,人家看不上你是正常的,还有什么好可惜的?”我坐在马路牙子上,自嘲般地笑了笑。

    没一会儿,我的手机响了,受到了来自李雪发给我的短信,“王青云,你走了没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骗你的,我们之间不可能,你是为你好,离开这座城市吧。”

    呵呵,为我好!

    我关掉手机,捂着脸,深深地吸了一口长气,冰凉的空气滋润着我的肺叶,胸膛堵着一团火,像是要炸开了一样。

    我从十六岁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凡是嘴上说着为你好的人,都是不折不扣的骗子。

    我是个孤儿,所以勤奋学习,中考成绩全县第一,可我婶婶也是打着为我好的名义,逼我早点出去打工,断了我的学费。

    就因为这样,所以我才会含泪放弃了升入重点高中的机会,选择了一所3+2的大专念书,就因为他们承诺我,可以不收学费。

    现在,李雪也说是为我好,呵呵……

    我在马路边一个人独自坐了很久,直到夜深人静,才站起来,去便利店买了几罐啤酒,一边喝着酒,一边朝着宿舍的方向走去。

    一个穷屌丝,孤苦无依地生活在这世间,连内心苦闷的时候想喝几罐啤酒,都要掰着手指头选择最廉价的那种,死就死吧,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我不再害怕了,就算老李现在从路边朝我扑我来,我也绝不会再躲开。

    回到宿舍,已经是凌晨了,我将手里的啤酒罐丢在路边,大步爬着楼梯,回到自己那间宿舍。

    用钥匙打开门,屋子里黑沉沉的,加上喝了酒,我意识有些发飘,刚走进门口,迎面却扑来一道影子,将我狠狠地压倒在了床上。

    是老李吗?

    我苦涩一笑,看来这家伙还是不肯放过我。

    也好,死就死吧,像我这种人生,结束了未尝不会是一种解脱。

    可当我闭上双眼,静静等待死亡来临那一刻的时候,一抹香唇却紧紧堵在了我的嘴上,粉嫩的舌头撬开我的嘴,在口腔中滑来滑去。

    卧槽,老李变了鬼,还能有这种嗜好?

    我心中恶寒,浑身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一边挣扎,一边说道,“老李,你要弄死我我没意见,你特么来这手就恶心了,我不是钙片!”

    谁想回应我的,却是一道熟悉的女人娇笑声。

    李雪?

    我愣了一下,还以为出现了幻觉,赶紧把眼睛张开,朦胧的月光下,显露出一张恬静的脸,精致的五官中满含着春意,正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这……

    我懵了,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起身将李雪推开,拉亮了灯绳,板着脸,冷冷地说道,“你还来找我干什么?不是要结束吗?”

    可回应我的,却是李雪重新凑上来的香唇,我心里有气,想狠狠推开她,但李雪却像条美女蛇一样,紧紧黏在我身上,娇躯如火。

    男人喜欢用下半身思考,我嘴上说着不要,假模假样地抗拒了几秒钟,可竖起来的旗杆却很诚实地体现出了心底的欲望,我翻身搂过李雪,将她压在床板上,在床板“咯吱咯吱”的摇晃声中,挺着刺刀拼杀。

    我心里有火,将所有的愤怒都化作了刺刀,狠狠冲撞,发泄着心头的愤怒和委屈。

    云雨过后,乌云渐收。

    李雪娇躯缠绕在我身上,口中喷出的每一口热气,都化作甘甜的雨露,“青云,你说过永远不会离开我的,我不会放过你,我会日日夜夜,永远跟你在一起。”

    我反身搂着李雪,将她火热的娇躯死死紧靠在身上,用同样柔软的语气喃呢道,“李雪……李雪,我爱上你了,我也绝不会放过你。”

    “那我们生生世世都做夫妻,一辈子不分离好不好?”

    “好,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低声喃昵着,大脑却越来越疲倦,把手靠在李雪光洁的额头上,轻轻抚摸着那块胎记,沉沉地入睡。

    第二天,我悠悠转醒,李雪没走,仍旧靠在怀里,正瞪着眼睛,小心翼翼地看着我,“青云,天亮了,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吗?”

    “傻丫头,怎么会呢?”我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刚想坐起来,又被李雪挽着肩膀,压回到了床上,如火般的眼唇又贴在我的嘴上,轻声喃呢着,“你不能离开我,绝对不能!”

    “唔……”我没想到李雪这回居然对我这么热情,苦笑着躺回床上,指尖轻触,掌控着手中那团柔软,“不会的,傻丫头,我只是想起床吃饭,你饿了没有?我下楼给你带点吃的回来?”

    “我不想吃饭,就想吃你!”李雪把嘴靠到我耳边缠绵道。

    这番话说得我,小腹中那团欲火又升起来了,一翻身,将李雪搂进被窝,进行着不可描述的动作。

    完事之后,我累得气喘如牛,感觉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疲倦,可李雪却羞羞地靠在我胸口,仍旧扭动着娇躯挑逗我的情绪。

    老话说得好,女人是地,男人是牛,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这话果然不假。

    我实在不行了,艰难地爬起来,对李雪讨饶道,“那个……我们先下楼去吃饭吧,这事它不顶饱啊!”

    李雪娇羞地推了我一下,“不行,你得陪我!”

    说完这话,她又扑上来了……

    我记不清自己究竟是怎么摆脱李雪纠缠,跑下的楼,现在的李雪就跟一台榨汁机一样,居然让我对那事产生了满满的恐惧,再这么继续下去,我怕我真的会变成人干。

    “小王,你昨天怎么没去签到啊,你……卧槽!”

    刚进饭馆,有个大通物业的同事撞见了我,带着一脸惊诧的表情,指着我的脸问道,“小王……你脸色怎么怎么难看,是不是生病了?”

    “很难看吗?”我摸了摸自己的脸,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同,苦笑道,“我家养了条美女蛇,估计被咬了吧。”

    其实说这话的时候,我心中反倒甜滋滋的,有个这么漂亮的女神陪着我,就算被榨干我也愿意啊。

    我点了几个菜,打包带走,开始盘算下一步该怎么办。

    星光小区的班我肯定不会再上了,老住在宿舍也不是个事,看来还得去外面找找,能不能租套便宜点的房子。

    今时不同往日,以前我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可现在,我必须考虑同时养活两个人的问题,虽然我知道李雪的工资肯定比我高,但养家是男人的责任。

    没等我盘算明白,刚上宿舍楼梯的时候,眼前却出现了一道影子,闪到我面前,拽着我的胳膊就往外面拉扯。

    我看清楚了拽我的人,居然是消失了两天的陈刚,诧异道,“陈刚,你干啥?”

    “我已经掌握到那个女人是鬼的证据了,走,我带你去看!”陈刚拽着我,马不停蹄地往外走。

    我冷笑了两声,狠狠甩开他的手,“陈刚,你别骗我了,李雪根本不是鬼,我看就算有鬼,也是你心里的鬼吧!”

    “你这个傻子,你怎么就不信呢!”陈刚恨得一跺脚,着急说道,“小王,我知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我好心提醒你,李雪其实是……啊呀!”

    话说到一半,陈刚突然一脸煞白,用手捂着胸口退后,露出了极度惊诧的表情。

    我追问道,“你怎么了?”

    “既然你不听我的,就自己保重吧!”王刚撂下一句话,转身就朝大街上跑了,因为太着急,还在马路上摔了一跤,可他连哼都不哼一下,爬起来继续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