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九章 挖心

    第二十九章挖心

    看着陈刚匆匆离去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小子变得和以前有些不太一样,究竟是哪里不一样,我却没能看明白。

    随后,我拎着手里的东西继续上楼,可是房间门一打开,却又一次让我愣住了。

    李雪不在,房间里的被单床套和之前一样,还是被叠得整整齐齐的。

    我以为她有事情出去了,坐在床上等,可等了很久,都没等到她回来,再加上刚才这么拼命折腾,实在困得不行,靠着墙角就睡过去了。

    这一脚睡得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皮子,我发现四周居然起雾了,而我也不在房间,反而来到了一个没人的旷野,在我前面,站着一道红色的影子,背对着我,像一截木头桩似的。

    “李雪?”我认的李雪的背影,所以赶紧站起来,轻轻唤她的名字。

    “青云,你不能离开我……永远不能离开我……”李雪背对着我,声音空洞,发出“嘤嘤”的哭泣声,在这一种环境,显得很诡异。

    “傻丫头,你说什么呢,我不是在这儿吗?”我很疑惑,赶紧朝她走过去。

    李雪距离我的直线距离还不到五米,这点路程,不过是几步之遥,可当我迈开腿,快速朝她走过去的时候,才发现无论自己走得多疾,我和她之间的距离,却一点都没变。

    周边浓雾席卷,白茫茫的一片,我辨不清自己究竟来到了哪儿,短短四五米的距离格外漫长,我越走心越慌,最后几乎一直是在狂奔着。

    可是,我总也靠不近李雪。

    “怎么会这样……李雪、李雪……你回头看看我啊,我在这儿,在这儿!”我开始慌了,使劲挥舞着胳膊,向李雪拼命招收。

    而配合我的喊话,李雪才总算回过头来,“青云,我们永远在一起,谁也拆散不了我们!”

    她脸上挂着血泪,眼珠子也变成了猩红色,脸色青狞,好像涂了一层油墨。

    “啊……你怎么会……”我吓了一跳,哆哆嗦嗦地伸出手指,刚想说什么,李雪的指甲却突然变长了,猛一下刺进我的胸口,手指轻轻蠕动,从我的胸膛中掏出了一团红肉模糊的东西,跟气球一样,还在搏动。

    那是我的心脏……

    我浑身发冷,愣愣地低下头,看向自己被李雪抓烂的胸膛,在那里,多出了一个大血洞,猩红的血液像喷泉一样地流动着。

    “为什么……为……”我哆嗦着嘴皮子,难以置信地看着李雪,却看见她脸色狰狞,发出疯狂的大叫,“你是我的,谁也不能阻止我们,我不止要你的心脏,我还要你的灵魂……哈哈……”

    “啊!”李雪的声音中伴随着数不清的恶毒和狰狞,我猛一下就被惊醒了,从床上弹坐起来,看了看被紧紧掩上的窗帘,松了一口气。

    还好,原来一切都只是个梦。

    我抹掉额头上的虚汗,无力地坐会床板,回想刚刚那个怪梦,浑身不得劲,只好不停地在心里安慰自己,“没事没事……只是个梦罢了,李雪怎么可能害我,都是假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我越是这么想,心就越慌,不自觉解开了前胸的扣子,低头往下面看过去。

    这一眼,惊得我头皮发炸,小腿肚子马上就打起了哆嗦。

    在我胸口的位置上,多出了五个清晰的指印,黑漆漆的,无比深沉,而且五个手指印的排列方位,正好将我的心脏位置完全覆盖!

    这……

    我吓得屁滚尿流,赶紧从床板上弹起来,余光一瞥,看到了摆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不行,李雪不对劲……联想她昨天对我的冷漠,以及晚上和清晨的强烈反差,我甚至开始怀疑,前后陪着我的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

    我手忙脚乱地抓起手机,用哆嗦的手指头按下开机键。

    开机后,手机屏幕上顿时弹出了无数个未接电话,有黄大褂和陈刚的,也有……李雪的!

    我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愣愣地望着手机上的未接电话,上面显示的拨打时间,全都集中在昨天深夜。

    黄大褂打电话给我,我可以理解,可李雪昨晚不就睡在我身边吗,还在跟我做那种事,怎么可能会有未接电话打来呢?

    脑子里天旋地转,我又一次陷入到了那种深深的无力和困惑当中,连房间也不敢再待下去了,抓着手机就往大街上跑。

    来到大街上,我惊魂未定,缓了好久才缓过劲来,想起手机上的未接电话,赶紧回拨了过去。

    李雪和陈刚的手机都是关机状态,根本打不通,我又拨通了黄大褂的电话,这一次,只顾了几秒钟,手机就接通了,电话的那头,传来黄大褂气急败坏的大骂声,“你小子死哪儿去了,不是让你待在家,别特么到处乱跑吗?”

    “叔……”等他骂够了,我才哭丧着脸,战战兢兢地回复道,“我好想又见鬼了……我会不会死啊?”

    “你在哪儿,先别废话了赶紧回来!”黄大褂骂骂咧咧地呵斥了我一通,让我尽快回到他家的院子里去。

    我不敢怠慢,赶紧打了车,用最快的速度跑回了他家院子。

    到了黄大褂家门前,我定了定神,这才感觉心中安稳了不少,推开大门,一脚跨进去。

    我还和前天一样,绕着他家前院中栽种的那些桃木下走,刚走到一般,门丽传来一个声音,“别动!”

    我跨出去一般的脚掌悬在空中,傻呆呆地站在原地,随后,正堂的大门被推开了,露出黄大褂那张气急败坏的脸,“兔崽子,你特么自己看看后面!”

    我闻言转身,紧接着出现在我眼前的一幕,吓得我一阵窒息,心里一抽一抽。

    我身后的桃木枯死了一大片,凡是我走过的地方,连草都活不了,那些桃木枝,当着我的面从枝繁叶茂,一点点变得枯黑开裂,又“噼啪”一声,往地上掉了下来。

    “这……什么情况啊这是!”我特么都快被吓哭了,看了看飘下来的枯叶,又看了看正一脸阴沉,朝我走过来的黄大褂,心中凉了半截。

    黄大褂的表情十分严肃,沉声道,“告诉我,你昨天都干什么了?”

    “没……我也没干啥啊,就是简单和朋友吃个饭。”我目光闪躲,不太敢瞧黄大褂的正脸。

    “哦,只是这样?”黄大褂明显是个老江湖,眼神灼灼的看着我,更是让我慌乱了,不敢去看他。

    “小王,说实话!”黄大褂呵斥了一声,见我没啥反应,顿时冷笑道,“那行,你回去吧,这是我不管了。”

    黄大褂一边说着,就要推我出门,我慌了,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这才唯唯诺诺地点头,把所有发生的事情全部详细的说了一遍。

    “混账小子,你是不是找死?”黄大褂听完之后,当即愤怒的拍在了桌子上,怒气冲冲地说道,“你特么傻呀,那女人都让你别回去了,你干嘛还要自己往火坑里爬?”

    黄大褂这么一说,我不太乐意了,很委屈地说道,“可李雪……她后来不也自己来找我了吗?”

    “放你娘的屁!”黄大褂伸手就想揍我,想了想,还是把手放下,无奈地叹气说道,“得,我能遇上你,真是几辈子修来的孽,等这事过去之后,你特么滚,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对不起大叔,我下次不敢了。”我小心翼翼地抬头,畏畏缩缩地看了黄大褂一眼。

    “下次,你还想有下次!”黄大褂越说越气,忍不住拍了我脑门一下,怒气冲冲地说道,“你知不知道自己遇到的什么,这次还不晓得你这臭小子能不能撑下去,听我说,这次你要能活,记得回老家多给祖坟上几柱香吧!”

    黄大褂对我劈头盖脸的一顿骂,越骂越难听,可话说到一半,他却突然变脸,猛地伸出手,朝我胸口上抓了一把。

    咔擦一声,我的衣服就被撕碎了!

    我下意识低头,就看到我胸口的那五个指印,颜色变得更深了,不仅如此,指印也在放大,并且渐渐形成了一个手掌的形状。

    我一开始还不怎么觉得,当看到逐渐扩散的手印之后,莫名其妙的,就感觉胸口的地方开始发麻,仿佛那团肉根本不是自己的了,连黄大褂伸手在上面又掐又抓,也感受不到任何知觉。

    “狗日的,快跟我进屋!”黄大褂脸色骤然变冷,拽着我就往里屋跑。

    我被他拽进了后院的厨房,他伸出手指,指了指灶台上的那口大铁锅,朝我吼道,“快进去!”

    我还在发愣,被他一脚踹中了屁股,整个人就不由自主地往前倾,随后,黄大褂用手拎着我的皮带,强行将我塞进了大铁锅。

    之后,他急匆匆地找来了一大口袋白色的粉末,二话不说,朝大铁锅中丢进来,一边放开水龙头,一边往灶台下添柴火。

    我懵了,惨着脸苦笑道,“叔,你这是打算要煮我啊,好歹也放点葱姜蒜吧。”

    “闭嘴!”黄大褂狠狠瞪我一眼,“都特么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跟老子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