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百七十章 迎回圣体

    我开始注意到,我们脚下的泥土伴随着之前的晃动,居然多出了无数个密密麻麻的黑色孔洞,跟蜂窝煤的眼一样,铺满了整个墓穴,这些水银大部分就沿着这些土坑流淌了下去,传来“咕噜噜”的流水声。

    地表颤动得越来越厉害,仿佛这里的溶洞马上就要坍塌一样,但奇怪的是,除了地面上龟裂的那一部分泥土,这间墓室的顶部却丝毫没有垮塌的迹象。

    我眯了眯眼睛,心中浮现出一抹震撼。

    在我们的脚下,有无数股十分浓郁的煞气在涌动,隐隐间,仿佛传来了拖动大铁链子的“哗啦”声音。

    砰!

    突然间,一个盛满了水银的土坑中,猛地伸出了干枯的大手,那手上的皮肤皱巴巴的,干得就像是老树皮,紧紧地贴在骨头上,看起来反倒像是鸡爪一样。

    那只干枯发黑的手在伸出来之后,还活动了一下手腕,发出“咔咔”的骨节转动声,随即趴在地上,支撑着身子,缓缓爬起来。

    又是这种腐尸?

    我心中一动,正准备随时出手,可地表下爬出来的腐尸却根本没有搭理我们,反而缓缓沿着断崖中走去。

    腐尸并没有攻击我们,甚至连看都不看我们一眼,反而纷纷拖着一根大铁链子,摇摇晃晃地走向前面的地缝。

    罗摩刚才的举动,肯定是触发了主墓中的某种布置,将所有腐尸残留的腐尸都放了出来。

    腐尸缓缓爬下那片断崖,消失在了视线中,没有了动静。

    我正觉诧异,很快,耳边却再度传来大铁链子“哗啦啦”的拖动声。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那断崖下面居然逐渐升起了一句硕大的黑色棺材,被上百具腐尸拖动着,缓缓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当棺椁被移动到靠近岩壁位置的时候,就脱离了我的视线,可紧接着,那挂在主棺上的大铁链子又再次发出了“呼啦啦”的响声。

    随后,棺材就在那些悬空垂落的铁链捆绑之下,将一股力量抛到了岸上。

    “砰!”

    一声闷响之后,整个主墓都狠狠颤动了一下,棺椁直立在了我们的面前,强大的冲击力,把地面的水银都给溅了起来。

    墓室中的光线忽明忽暗,那口竖着这黑色棺材,显的格外吸人眼球,也特别诡异。

    这玩意的制造工艺很特别,与近现代的棺材形象格格不入,而且表面黑黝黝的,看不出究竟是用什么材料制造出来的,以我的经验,感觉它有点像是水晶,黑色的水晶,难道是黑曜石?

    一个念头在我脑海中闪过,让我眉头一瞬间就皱起来了。

    这么大块的黑曜石,全世界不可能找得出第二块了,而且连成一个整体,居然被打造成为了棺材,实在太过震撼了。

    古人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就在我大惑不解的时候,罗摩已经带着一脸的火热,缓缓走向了那具棺材。

    他的眼神中带着痴迷,不断打量着棺椁表面的黑曜石,伸手在上面缓缓摩挲着。

    “小子,能够亲眼见证着棺材里的东西,你也算是有福了,接下来,我会给你个大大的惊喜!”

    罗摩笑得很沙哑,那眼神中既充满火热,又有一抹迫切在涌动,显得十分癫狂。

    “你到底打算做什么,利用整个玄门的人帮你引开那些腐尸,难道就为了得到这具棺材?”

    我目光闪烁,心中充满了诧异。

    要说这具黑曜石棺,价值的确不菲,可罗摩苦心经营,不可能仅仅只是为了一句棺材,难道是这棺材里面,有什么对他而言,十分重要的东西?

    “呵呵,无数年了,我总算可以拿回属于自己的肉身,哈哈……只要神魂与肉身合一,我看这世界究竟还能有谁阻止得了我!”

    罗摩面露癫狂,将双手狠狠拍打在黑曜石棺上,而听到这个疯子的话,我和陈玄一却情不自禁地相顾骇然。

    罗摩的肉身,难道这棺材里装的是……

    想到这里,我浑身都止不住地打了一个寒颤,而罗摩却笑得如颠似狂,

    “哈哈……你们这帮该死的玄门,等我拿回肉身,就是整个玄门的末日,我一定要挨个找上门,将这些玄门的传承者们连根拔除!”

    这个疯子!

    听到这样的话,我和陈玄一同时将头抬起来,对着罗摩狂吼道,“我绝不会让你如愿!”

    “就凭你们?”

    罗摩停止了冷笑,回头看了看我,唇边勾勒出一道讥讽的弧度,

    “我承认,在这个末法时代,你们的天资的确很聪颖,小小年纪就能达到今时今日的高度,即便放在我那个时代,也算得上一流了。”

    “可现在是末法时代,就连鬼仙都近乎绝迹,像你们这样的蚂蚁,用什么来阻止我?”

    罗摩的脸色在一点一点变得阴霾起来,对我冷厉一笑,

    “小子,这是最后一次机会,跟着我,成为我的下属,又或者,你和整个玄门一起陪葬!”

    “放屁,小爷今天就收了你!”

    没等我出言拒绝,陈玄一便已经抓出了几枚银针,狠狠插进了自己头顶的穴位上。

    紧接着,陈玄一直接盘腿坐了下来,双手合十,开始了疯狂地念咒。

    而随着他法咒的诵念,后背的罗汉虚影也再度胀大,变成了丈八金身,一手抓着铜鼓,另一只手则紧握降魔杵,怒目金刚,朝着罗摩发出了一道震天的大吼。

    “看来你们已经迫不及待,想逼我动手了,这样也好,就用你们的血,来迎接我圣体的回归吧!”

    罗摩冷厉一笑,将双手交叠,紧接着,一股呼啸的魔气成型,徒然自他的天灵盖中涌出,化作一道漆黑的光柱,狠狠冲向了陈玄一凝聚出来的那道佛陀虚影。

    “啊!”

    陈玄一虎目含煞,疯狂地大吼一声,那罗汉虚影也将降魔杵狠狠撞击在了铜镜之上,迸发出一道刺眼的光柱。

    砰!

    两股气息爆炸,陈玄一狂喷了一口鲜血,脸色顿时涌上一抹潮红,连气息也变得萎靡下来。

    “只有这点本事吗?简直就是废物!”

    罗摩将身体悬浮起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我们,语气中毫不掩饰对于我们的讥讽。

    “罗摩,你别忘了还有我!”

    就在罗摩大笑出声的瞬间,一抹红芒怒涨,量天尺徒然破空,化作一片硕大的绯红尺影,伴随着磅礴的煞气,狠狠劈砍在了他的后背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