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百七十一章 最后的机会

    罗摩这个疯子,任何人都看不懂他的计划,但我内心却很清楚,一旦被他得逞,后果极有可能就是迎来整个中原玄门的覆灭。

    事到如今,我们绝对不能退。

    下了这趟墓,我早就已经准备好随时拼得鱼死网破!

    硕大的尺身在一股煞气的笼罩下,膨胀出了四五米长的距离,被我狠狠转动尺身,疯狂拍打在罗摩的后背上,随着一道闷响之后,罗摩几乎被我震飞了十几米。

    可随后,这家伙双脚悬空,居然又背负着双手,缓缓飘了回来。

    “我已经提醒过你们,凡人是无法杀得死神的,你们这帮卑贱的蝼蚁,全都都给我下地狱去吧!”

    罗摩脸庞淡漠,浑身都在释放出森冷的气息,无穷的寒气爆发,仿佛汇聚成为一片河流,将整个僵尸墓地彻底覆盖!

    我和陈玄一脸色大变,纷纷站起来,并肩望向那道悬浮在高空之上的声音,虎目中涌现出浓浓的煞气,

    “就算你杀了我们,还会有无穷无尽的玄门同道过来阻止你,你觉得自己赢定了吗?”

    罗摩的语气中伴随着深深地嘲讽,“没有关系,谁拦着我,我就杀谁,一个不够就杀一百个,一百个不够就杀一千个,总之,我要亲手杀到整个玄门覆灭为止!”

    话音落下的瞬间,罗摩双手之下,居然变幻出一股庞大的黑气,黑气翻滚凝聚,形成一道灰色长蟒,伴随着凶狠与怨毒,疯狂地冲向了我和陈玄一的面门。

    “胖子,拼命吧!”

    我深吸一口气,抬头,将锐利的目光锁定向头顶上的那团气柱,量天尺红芒绽放,在我手中狠狠劈砍出去,形成了一道月芽型的长弧,狠狠撞在了那股黑色气雾之上。

    砰!

    两股截然不同的气息互相侵蚀,短暂的交汇之后,无穷黑气扫落,犹如化作了一道长鞭,狠狠轰击在了我的胸口之上。

    一抹阴寒入体,我感觉自己浑身都快被那股冰冷的气息侵蚀,口中一道惨呼,身体不自觉地往后倒飞了出去,后背“哐当”一声,狠狠撞击在了身后的黑曜石棺上。

    “青云!”

    陈玄一目眦欲裂,狂喊了一声,再度拍动胸口,闪电般结出法印。

    我倒在冰冷的黑曜石棺上,艰难地咳嗽了几声,继而缓缓把头抬起来,抹掉唇边的那一缕鲜血,将量天尺反撑在地,十分艰难地爬了起来。

    罗摩这个家伙能力,已经不再我的理解范畴之内,任何术法由他施展出来,都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绝顶境界。

    我和他比较起来,有着无数的差距,可这并不能成为我退切的理由。

    然而就在我挥动尺身,准备继续迎上去的时候,耳边却听到了源自鬼幽的一声讥讽淡笑,

    “王青云,你还真是不怕死,我曾经也跟你一样,认定邪不胜正,可主人的出现,却粉碎了我的信仰,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都是假的!”

    “对,我的确不是罗摩的对手!”

    我点点头,对这话深以为然。

    “那么,你已经决定要投降了吗?”鬼幽眯着双眼,他仿佛是在欣赏我陷入绝望的样子。

    我摇摇头,目光中重新爆发出一股阴冷,“我打不过罗摩,却能杀了你!”

    厉吼声落下的同时,黝黑尺身之上,徒然爆发出一片锋冷的阴寒,直挺挺地锁定住了鬼幽!

    “你这个疯子!”

    鬼幽脸色大变,下意识就打算纵身逃跑,然而没等他将身体悬空,飘到外面,我已经将双手交叠,结出了一个外缚印。

    一印附体,自由掌控和支配他人的行动,当外缚印被我遥遥打入鬼幽身体之内的时候,这老不死的身体便直接僵直在了空中,不上不下,仿佛被人定住了一般!

    下一秒,我已经将手握在了量天尺的尺柄之上,猛冲上前,挥动铁尺狠狠砸落出去。

    “主人,救我!”鬼幽疯狂挣扎,却无法在短时间内挣脱我的禁制,唯有艰难回头,对着罗摩发出凄厉的狂喊。

    “废物,连个王青云都对付不了,留你何用!”

    回应他的,却是罗摩充满森冷的语调,紧接着一股红芒无限放大,伴随着我的怒火,狠狠撞击在了鬼幽身上。

    这一尺震散掉了鬼幽的三魂,这老小子口中爆发出一道凄厉的喊叫,最终在我的冷厉目光注视下,缓缓化作灰飞。

    随后,我将量天尺轻轻一旋,再度用目光定格在了罗摩身上。

    罗摩身体悬空,与我遥遥相对,十分惋惜地摇摇头,“我原本很想留下你,成为我的左膀右臂,可惜你和我作对的次数实在太多了!”

    我森冷一笑,“这种废话还是不要再说下去,罗摩,今天你和我,只能出去一个!”

    “你够资格吗?”

    罗摩身体缓缓下浮,来到了距离我不到两米的地方,他唇角微微掀起,勾勒出一道嘲讽的淡笑,

    “杀掉你,就不会再有人阻止我,我也能够摆脱现在的肉体凡胎,重新恢复往日的巅峰,玄门覆灭,近在咫尺,先拿你祭旗吧!”

    罗摩此刻占据的仍旧是孙腾飞的身体,这具身体大大限制了他的能力,可一旦真让他把黑曜石棺里的东西取到手,恐怕日后,即便是鬼仙,也未必能够对付得了罗摩。

    “那你尽管来试试!”

    我目光狰狞,将尺锋一旋,狠狠对着罗摩劈砍过去。

    然而面对我奋力的一击,罗摩却仅仅只是浅笑了一声,缓缓将手伸出来,紧扣在了猩红灼热的尺锋之上,露出一抹讥讽的冷笑,

    “你手上的尺子不错,等你死后,它会成为我扫除障碍的利器!”

    “是吗?”

    我狞笑一声,双手松开尺柄,直接将法印交叠,结出一道宝瓶印。

    一印附会,万法皆由心掌控,万物化一,我心既禅!

    当法印在我手中成型的时候,即便是罗摩也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他微微皱了下眉头,身体往后一飘,冷冷地说道,

    “看来玄门并非一无是处,可惜,你同样改变不了被我杀死的结局!”

    “这可说不准!”

    我将法印凌空一指,一缕金光绽放,直接覆盖在了罗摩身上,正朝着天空飘去的罗摩身体骤然一滞,居然被我短暂地定格在了原地。

    随后,我急忙回头,对着陈玄一大喊道,“胖子,最后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