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页

    [现代情感] 《粉色微醺》作者:七星桃【完结】

    文案

    校园+都市/暗恋/久别重逢

    1)

    高三那年,宋鹤立在巷子里救下一个小姑娘。小姑娘皮肤白净,身着白色连衣裙,干净让人舍不得碰。

    小姑娘蹲在角落里,泪眼婆娑拽着他的衣角,轻声柔问:“你能送我回家吗?”

    宋鹤立弯腰牵起她的手腕,勾唇一笑:

    “说吧,怎么报答我。”

    自此,宋鹤立高三那一整年的课桌上,都有一瓶甜牛奶。

    2)

    时隔多年,再次重逢。

    舒眠,网络小有名气画师,兼脸皮超薄的实习记者。

    宋鹤立,当下炙手可热的rapper,人称说唱鬼才,原创rap皆爆,可从未露脸,引得歌迷阵阵猜疑。

    直到某天,rapper不再rap,作词作曲了一首情歌《甜牛奶》,歌曲封面竟是极具可爱风的简笔画!

    舒眠更是被宋鹤立点名,只接受她的专访。

    舒眠:请问宋老师的《甜牛奶》灵感来源是什么?

    宋鹤立:高三时,有个小姑娘给我送了一年的牛奶。

    宋鹤立:为感谢她,就写了一首专属情歌送给她。

    舒眠:专属……情歌?

    宋鹤立挑眉浅笑:眠眠,和我谈恋爱吗?

    只属于你的专属情歌。

    3)

    昏暗的光线,旖旎的气息,酒吧缠绵的气氛。

    坐在角落里的舒眠轻轻晃动着一杯粉色果酒,视线逐渐落在了前面舞台上的宋鹤立。

    穿最酷拽的衣服,做最撩人动作,唱最温柔的情歌。

    金色染发,黑色鸭舌帽,嘴边那抹似有若无的坏笑,黑色无袖露膀t恤,脖间带着一条项链,双喉结性感的上下滑动,锁骨清晰可见。

    右手拿着话筒唱清歌,指尖泛粉轻拍着麦,声音低沉磁性,句句撩人耳畔。

    尾音落下,掌声响起,台上的男人放下话筒,微扬起帽檐,目光准确捕捉到角落里的舒眠。

    两人默契一笑,视线再次连接,是彼此再也无法掩藏的爱意。

    微醺的暧昧漫溢着,粉色的气泡骤然升起。

    每日一问,今日蛊王下蛊了吗?

    初恋少女甜妹x拽里拽气下蛊王

    甜甜画师x痞帅rapper

    ——

    阅读指南:

    1.久别重逢,女主暗恋,高中无恋爱无亲热,男主高三已成年,前期校园后期都市。2.he,双处双初,无原型,切勿代入现实!rap方面勿深究。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天之骄子甜文时尚流行

    搜索关键字:主角:舒眠,宋鹤立┃配角:微博@star-七星桃┃其它:

    一句话简介:和rapper谈个恋爱呗

    立意:成为更好的我们

    第1章 好久不见

    ◎从天而降的男朋友◎

    《粉色微醺》/七星桃

    2022.1.17

    *

    接连下了三天雨的栗清市,像是渡上了一层迷雾,朦胧又缱绻。

    云层浓厚,空气燥热,莫名的给人一种压迫感。

    一辆白色小汽车停在“云顶”门口,舒眠急急忙忙的从车里出来,手里正拿着手机打电话。

    “于意,你现在在哪啊?我已经到门口了。”

    电话那头传来女生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厕所......唔...二楼厕所。”

    说完那句,通话被挂断,陷入无限“滴滴滴”中。

    舒眠无奈的叹了口气。

    不会喝酒还偏偏跑到酒吧参加联谊,这会儿喝醉了就想到自己了。

    要不是自己和于意有着从高中就开始的姐妹情,自己才不会好心接她回家。

    舒眠整理了一下裙摆,往下面拽了拽。

    刚刚出门太着急,忘了换一身衣服。

    走进“云顶”,里面是一道长廊,沿着长廊走到尽头会有一扇门,推开那扇门才是真正的“云顶”世界。

    绚烂的灯光映照闪耀,强烈的节奏调动气氛,熙攘的人群相偎舞动,暧昧气息侵袭着心房。

    舒眠走在最里侧,一只手扶着墙壁靠边走,一只手举在额头处,试图挡住里面耀眼的灯光。

    她不喜欢这种环境。

    但并不是她第一次来酒吧,她第一次去酒吧的时候,那会儿才高二,而且那段时间去的还挺频繁的。

    不过高中毕业后,就再也没来过了。

    舒眠沿着楼梯直接上到二楼,拐弯口就是厕所。

    一进女厕,就看到几个女生对着镜子补妆,也就是高中生年纪吧,虽然画着浓妆,但其实能看出他们很青涩的。

    舒眠往里面走了几步,就看到一个头发凌乱披散的小姑娘靠在墙角蹲着,一眼便认出了这是于意。

    舒眠在她身旁蹲下来,拍了拍她的后背,喊了两声。

    “于意,于意?”

    于意无精打采的哼唧了一声,眯眯眼的看着舒眠,吞吞吐吐的开口:“你来了啊。”

    伸出一只手在舒眠面前比划着,能看出来,只是说话有些含糊不清,意识还是清醒的。

    “走啦,带你回家。”舒眠拉着于意起来,一只手搂着她的腰,一只手拉着手腕,“还有东西没拿吗?”

    舒眠见她除了有部手机,便是两手空空。

    于意的脑袋靠在舒眠的肩上,先是点头,再是摇头,随后又摸了摸自己的手腕,突然挺起身子,“我包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