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页

    “对啊?你包呢?”舒眠一脸无奈。

    “呀,还在包厢里......”接话倒是接的很顺。

    舒眠先扶着于意离开厕所,穿过杂乱的人群,安全的把她送到自己的汽车里。

    “你在车里等我,我去给你拿包。”

    于意拉着舒眠的手,嘟着那张涂花口红的嘴巴,傻兮兮的笑着开口:“在包厢206。”

    舒眠再一次回到酒吧,因为有了刚刚的经验,便直接找到一条人群相对较少的路线,直奔二楼。然后绕过厕所继续往里走,左右两侧便都是包厢。

    毫无压力的找到了206,可当她站在包厢门口的时候,却不知所措的停住了。

    自己一个人进去,她肯定是有点害怕的。

    而且,进去后要不要说点什么呢?还是直接拿包就走?

    好像这样也不太礼貌,但自己和他们也不认识,人家万一不相信自己怎么办呢?

    对于舒眠这种的轻微社恐人士,独自面对这种陌生环境,必定安全感全无,还会冒出各种小想法。

    舒眠在门口站了有一小会儿,心里默默想了几句话,脑海里演习了一边场景,准备待会一进去就说,说完后拿包就跑。

    鼓足勇气后,舒眠用力的敲了敲门,就生怕里面太吵闹听不到她的敲门声,然后轻轻搭在门把手上,再微微用力往下按,往里推开了一点,一丝光透了进去。

    屋内的灯光本就有些昏暗,这道光反倒显得几分刺眼。

    包厢里的声音更是很正常的,根本没有舒眠想象的那么喧闹,况且在她进去的那一刻,全场都几乎安静了。

    舒眠能感受到此刻有很多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而自己尴尬的有些不知所措。

    这场景和她想的不太一样......

    舒眠站在门口进也不是,出也不是,就干脆站在那儿直接开口:“不好意思打扰啦,我是于意的朋友,她喝多了,我帮她来拿个包。”

    声音很清脆,甜甜的,很好听。

    舒眠不敢与里面的人相视,目光四处游荡,脸上却挂着羞涩的笑容。

    空气有几秒的凝固,似乎并没有人打算理睬舒眠。

    这让舒眠更加茫然了,眼神偷瞄了几眼沙发处,好像并没有看到于意的包包。

    完了......于意不会醉的连自己的包厢都记错了吧!

    这是舒眠脑子里闪出的第一个想法。

    压迫感逐渐上头。

    就在舒眠准备道歉走错包厢的时候,沉默的空气中突然响起一道声音,懒洋洋的,倒又透着几分痞气,尾音微微上扬:“这个?”

    舒眠下意识寻声望去,在沙发的里面坐着一个男人,身姿慵懒的靠着沙发上,一只手里端着酒,另一只手里拎着于意的lv包包。

    “对,就是这个。”舒眠惊喜的点点头。

    于意的那款lv包包上,挂着一个桃花符,是舒眠去寺庙求的,所以能一眼就认出来。

    男人将手里的包往前递了递,微微点头,示意她过来拿。

    舒眠一开始没太注意那个男人的长相,一个原因是室内光线偏暗,隔得较远,她看不清。第二个是因为她想赶紧拿完包离开这里,这里面太让她窒息了。

    所以在她领悟到他的意思后,迈着小碎步绕过前面的茶几,朝他走去,可是走得越来越近,她越能看清这个人的长相。

    直至走到他的跟前,伸出去接包的手就突然僵住了。

    自己的心跳不受控制的加速,睫毛微颤着,眼神恍惚四处躲避,悬在空中的手僵了几秒后又很快的接过。

    两人的指尖触碰后,又瞬间即逝。

    “谢谢。”

    舒眠小声道谢,更能听得出声音的细微发颤。

    随后将包紧紧抱在怀里,像是受惊的小兔子立刻离了。

    沙发上的宋鹤立不做声,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于意身边还有这么纯的姑娘啊,改天让她介绍一下啊?”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别祸害人家小姑娘了。”

    “鹤哥,话说你咋知道这是于意的包啊?”

    宋鹤立丝毫没在意后两句话,只是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轻挑了一下眉毛,嘴角微微上扬。

    纯?也挺野的。

    宋鹤立随后又起身,身姿挺拔的站着,吊儿郎当道:“你们继续,我还有事先走了。”

    众人不解:妈的,你不是才来五分钟吗?喝了一杯就走?

    舒眠离开包厢后,便是一阵小跑,靠着墙边猛的喘气,双手摸着自己的发烫的脸颊,甚至是不敢相信自己刚刚所看到的那个人。

    高中毕业后,舒眠就从来没有想过会再次和他见面。

    哪怕自己每一年的生日愿望都和他有关。

    可这次就偏偏这么巧,毫无预警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美女,怎么一个人啊?”

    “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啊?一个人多不安全啊?”

    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突然间就拉住了舒眠的手腕。

    舒眠明显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想要挣脱出来,可是对方力气有些大,自己并没有挣脱掉,便对他进行言语上的恐吓:“谁一个人啊?我男朋友在后面呢!”

    “你赶紧给我放开,不然我就叫人了。”

    舒眠表面淡定,说着男朋友在后面呢,其实心里怕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