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3页

    她哪里来的男朋友?

    天上掉下来的吗?

    “美女这理由实在是太蹩脚了啊,哪有男朋友丢下自己女朋友的啊?”

    “不过我很乐意做你男朋友啊。”

    这个男人说完便拽着舒眠想要往外面走,舒眠眉头皱着,身体的力量在抗拒,甚至都已经准备好用脚踢人了。

    就在那一刻,自己的腰间突然多了一股力量将自己拉了回去,后背很自然的贴了过去,莫名给她一种很安全的感觉。

    难不成,真的天上掉下个男朋友?

    还未等舒眠反应过来,就听到身后发出的声音:“就你这狗样?还想做她男朋友?”

    语气里满满的不屑,随后便是一声轻笑:“回家洗洗睡吧,梦里什么都有。”

    舒眠立刻就醒悟了,她身后的不是什么从天而降的男朋友。

    而是宋鹤立。

    那个男人被宋鹤立怼的哑口无言,瞪了一眼便气冲冲地走了。

    而舒眠依旧被宋鹤立揽着腰,始终保持的一个姿势,身子不敢动弹。

    宋鹤立低头看了一眼舒眠,留着和以前一样的黑色秀发。

    是挺纯的。

    “嗯?都不谢谢我?”

    宋鹤立低声,放在舒眠腰间的手慢慢松开。

    舒眠感受到他的动作,立刻撤退了几步,与他保持着安全距离。

    双手相互握着,心里惴惴不安,甚至不敢抬头看他:“谢谢。”

    宋鹤立见舒眠这么生疏的语气反倒觉得有些好笑,微微向前迈了一步,双手放在膝上,弯着腰凑近了些。

    “怎么?”

    “不认识我了?”

    呼出的气息吹着舒眠有些恍惚,脸颊的温度不断上升,心里也是在不断犹豫要不要抬头,结果刚一抬头便对上了宋鹤立。

    瞬间不知所措。

    宋鹤立变化不大,皮肤一如既往的白皙,头发乌黑茂密,长相如此的硬朗,眉眼间又透着几分锐气,削薄轻抿的唇又夹着些许性感,似笑非笑的模样撩得很。

    舒眠不受控制的垂下眼眸,无意的停留在了他的喉结处。

    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双喉结,果然危险又迷人。

    “舒眠。”宋鹤立低声唤着。

    “真不记得我了?”

    而唤出名字的那一刻,舒眠的眼睛猛一阵酸涩。

    当然记得啊。

    舒眠忘了任何人,都不会忘记宋鹤立。

    第2章 牛奶

    ◎小学妹◎

    二零一五年九月,栗清一中开学。

    舒眠作为转校生被安排在了高二七班。

    背着奶黄色的书包,穿着统一的校服,老老实实的跟在班主任老陶的后面。

    每走一步,高高的马尾都会晃动一下,头上还戴着一个蝴蝶结发夹,未施粉黛的脸颊,透着娇嫩细腻的肌肤,明亮有神的眼睛,满满的青春活力。

    老陶还没进班,就听到里面闹哄哄的声音,眉头不由得一皱,站在门口便使劲敲着门。

    “吵什么吵,有没有点纪律啊?”

    “是不是还没清醒啊?你们现在高二了,知不知道时间多珍贵啊!”

    舒眠没敢抬头看里面情况,像只小白兔躲在老陶身后,跟着他进班。

    “老陶,你后面的是新同学吗?”

    不知道是哪个男生问的,班上顿时涌起一阵起哄声。

    老陶瞪了一眼那个男生,骂骂咧咧的开口:“怎么喊我的啊?没大没小的。”

    随后又秒变语气,温柔的对着舒眠说话:“舒眠同学,你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舒眠点了点头,身子站直了些,笑容灿烂,声音清脆:“大家好,我叫舒眠,很高兴加入这个集体,希望接下来的时间能和大家好好相处。”

    “行,那舒眠你就坐倒数第二排的位置吧。”

    “和于意一起坐,咱班就属她最热情大方。”

    舒眠朝着老陶手指的方向望去,就看到一个短发女生在拼命地和自己招手。

    和老陶口中的一样,确实很活泼很热情。

    舒眠出于礼貌,同样和她招了招手。

    然后迈开步子朝她的新同桌走去,刚走到座位边,还没来得及坐下,就被于意一把拉住了手腕,直接拉了下去。

    “你好呀,我叫于意。”

    “于是的于,意思的意。”于意性子大大咧咧的,属于自来熟的那种。

    舒眠坐下后,一边放书包一边回应她:“你好于意,以后可能要麻烦你啦。”

    “应该的,我可喜欢你这样的小甜妹了。”

    于意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都在放光。

    不过也对,谁能对甜妹say no?

    舒眠很快的进入学习状态,这里的教学速度挺快的,光是听了上午的两节课,舒眠就有些累了。

    可能是还没有适应这边的教学方式,上课的时候听的云里雾里的。尤其是数学课,本来就是自己的薄弱科目,自己反应也慢,结果老师讲的全都是深奥的题目。

    舒眠还特意观察了一下班里的其他同学。

    虽然下课的时候嘻嘻哈哈,跟老陶没大没小的,可是上课的时候都很认真,哪怕是最后一排的男生都没有一个人在睡觉。

    才第一天,舒眠就感受到了压力。

    午休时,大家都在睡觉,舒眠睡不着,就默默的趴在桌子上,脑袋下压着一本画本,手里抓着一支笔,胡乱的挥舞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