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页

    她其实不想转校,但是爸爸工作升职调动了,自己只能搬家。

    她是一个很念旧的人,让她离开自己生活了十七年的地方,去往一个全新的地方以及这里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她真的很不喜欢。

    而且她的适应能力有点慢,性格也偏慢热,并不像于意那种自来熟性格的女孩子。

    可是啊,父母尽心尽力的给她安排了最好的高中,她又有什么理由去拒绝呢?

    舒眠心里有些压抑,拿着画本和笔出去散心去了。

    这个学校很大,比以前的高中大多了,而且景色宜人。

    舒眠一个人在外面瞎晃悠着,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篮球场,然后停了下来。

    这个时间点都没人打球,可能大家都在睡觉,就显得格外的安静。

    舒眠随便找了块空地坐着,打开了她的图画本,突然很想画一画这边的篮球场和操场。

    打开本子,还未落笔,看到第一页被她画满的“叉”和“哭”的表情时,突然就笑了出来。

    舒眠无奈的从本子撕下,一抬头便看到前方的垃圾桶,便准备来个三分球投一下。

    也没多想,就直接扔了过去。

    可扔出去的那一刻,便后悔了。

    正好那会儿宋鹤立潇潇洒洒的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篮球,那个纸团不偏不倚的砸到他的脑袋上。

    舒眠吓得捂住了嘴巴,赶紧起身跑过去问候情况。

    “对不起对不对!”

    “刚刚没看见你,有没有砸痛啊?要不要带你去医务室看看啊?”

    舒眠边说边手忙脚乱,紧张兮兮的抬头看着他。

    他个子挺高的,舒眠身高一米六五,还要抬头看他,那估计着得有一米八六。

    随意穿着一件白色短袖,手臂肌肉倒是清晰可见。

    黑色的头发中还挑染了些粽色,挑染的不多,就刘海和耳朵那一小片。长相很英俊,五官精致立体,眉眼间有种说不出来的酷拽气质,但是皮肤挺白的,脸上没什么瑕疵,微微抿起唇倒又显的几分严肃。

    挺帅一男生。

    舒眠第一印象。

    还有,他的双喉结。

    舒眠第一次见双喉结的男生。

    觉得很奇妙。

    宋鹤立没太在意舒眠的话,弯下腰把底下的那个纸团捡了起来,扔进了自己身旁的垃圾桶。

    随后又低头看了看舒眠,挺白净一小姑娘,就是感觉脸皮有点薄。

    算了,不开玩笑了。

    “投的还算准。”

    宋鹤立还特意指了一下自己太阳穴的位置。

    舒眠这会儿真不好意思了,心里挺愧疚的:“要不我带你去医务室看看吧,千万不能伤到脑子。”

    “哪有那么娇气,那纸团也才多重啊?”

    “赶紧回去吧,马上上课了,再不回去就迟到了。”

    宋鹤立当时就想着这小姑娘怎么婆婆妈妈的,这才多大点东西,男子汉大丈夫的,哪有那么娇气?

    舒眠见他那无所谓的态度,自己也随他去了,但临走时还不忘撇清关系:“是你说没事的喔,那后续有什么问题了,我就不负责了。”

    宋鹤立不耐烦的点了点头,然后拍着他的球走了。

    而舒眠每走一步都能听见身后的篮球声和大地碰撞的声音。

    啪,啪,啪……

    舒眠回到原地,拿起她的画本和笔,准备回教室。

    可是转头的那一刻,看着四周长得都差不多的树木就突然忘记了,她是从哪个路口来的。

    完了,bbq了!

    她居然忘记路线了。

    本来就是第一天来学校,学校还大,有点小路痴的她压根记不住路。

    舒眠看着周围连人影都没有,除了那位双喉结同学,目前是没有人能帮助到她了。

    舒眠无奈的叹了口气,又小碎步跑到他那边。

    “同学。”

    舒眠底气不足的喊了一声。

    此刻,宋鹤立正好在投一个三分球,舒眠尾音落下的时候,篮球稳稳的落进了球框。

    舒眠默默认为他在不动声色的秀了一波,向自己展示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投的准”。

    “怎么?有事啊?”

    宋鹤立边跑边拍球,少年的声音回荡在操场上,清晰明朗。

    “你知道高二七班怎么走吗?我…我好像……”

    舒眠支支吾吾的,最后一句我好像不记得路了,始终也没说出来 。

    宋鹤立动作停了,有些好奇的打量着舒眠,嘴角微微上扬:“新生啊?”

    “我转校生,今天刚来。”舒眠耐心解释。

    “哦~”尾音无限拉长,“原来是小学妹啊。”

    宋鹤立笑了,脸上是那一抹不羁的笑容。

    舒眠一惊,底气不足略带试探性的喊了一句:“学……长?”

    可是高三生这么闲的吗?

    舒眠记得,她之前那个高中,高三学生都在拼命的学习,午休时间也用来学习,哪里像他这般出来晃悠的。

    宋鹤立没应那声学长,又连续跑着拍了几下球,最终又回到了舒眠的身边。

    “走吧,小学妹。”

    “送你回去。”

    “啊?”舒眠听到后,不禁抱紧了怀里的图画本,表情有些错愕:“其实给我指个路就好了。”

    舒眠是担心他把自己送回教室后,他再赶回去上课会迟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