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6页

    自己本来数学就薄弱,这边教学的难度和跨度都比较大,自己又难以掌握,其实考差了也能理解。

    可是舒眠能理解自己,她的父母并不理解。

    从小到大,舒眠就是大人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乖巧懂事,尊重师长,成绩优异。

    父母给她安排的一切,她都乖乖听话,没有反抗,在学习这方面更是不负众望。

    但舒眠她自己压力挺大的,而且很迷茫。她不想辜负爸妈对自己的期望,但是又不希望自己持续现在的这种状态。

    有时候想反抗,可是一看到父母辛苦为她准备的一切,突然又不舍得了。

    舒眠强忍着泪水,将试卷默默整理好。

    两节自习课下课后,大家都收拾书包回家了,而舒眠却坐在教室里发愣,她不知道回去后如何面对自己的父母。

    舒眠在教室呆了会儿,想了半天,最后决定撒个小谎。

    她向门卫叔叔借了手机给父母打电话,跟父母说自己要帮老师做事情,迟点回家。

    她父母也没多疑,只是叮嘱她回家注意安全,便挂了电话。

    舒眠再次回到教室,一个人坐在座位上,将数学试卷又从头到尾又做了一遍,认认真真的写满了一整张草稿纸。

    等做完卷子再抬头看向窗外时,后知后觉,原来天都黑了啊。

    舒眠双手托着下巴,透过窗子看向对面的那间教室,灯火通明。

    是高三,他们还在上晚自习

    舒眠叹了一口气,明明才上高二,既然也沦落到和高三一样辛苦了。

    舒眠将书包收拾好,把教室的灯和门都关好,随后走出了教室,刚准备下楼离开,目光停在了对面的楼顶上。

    她突然好想去楼顶的天台看看,看看这个世界,吹吹夏季的晚风。

    说去就去,舒眠一点也不纠结,背着背包直接上去。

    就站在天台的那一刻,还别说,挺有一番滋味的。

    这里占地面积很大,好歹是连接了两栋楼。

    周围挺安静的,除了偶尔会传来阵阵空调运行的声音。也没什么强烈的灯光,比较昏暗。

    舒眠没太注意周边环境,这种昏暗的环境,也看不出什么。只是挑了一块最亮的地方站着,将书包放在地上,双手扶着栏杆,闭上眼睛吹着风,感受夏天的温度。

    可是一闭上眼睛就想起她的数学试卷,又忍不住的难过。

    她今天看到于意的数学试卷虽然没及格,但是她好像并不在乎,还是和以往一样开心。

    舒眠也好想像她一样,不用在意这么多。

    兴许是这几天内心积压的情绪实在是太多了,一下子全部翻涌出来,眼泪不受控的“啪嗒啪嗒”的往下掉,抽泣声忍不住的越来越大。

    “别哭啊。”

    也不知是哪边,传来的一道男声,清咧又夹着一些温柔。

    舒眠很明显被吓了一跳,捂住嘴巴强忍着不要发出声音,眼睛警惕的看着周围。

    然而就在自己的斜对面,偏暗处的角落里,好像是站着一个男生。

    舒眠看不太清,只能看个模糊的身影,个子很高,虽然看起来有些清瘦,但身姿挺拔,肩膀很宽。

    接着就看到那个男生开始走动,朝着自己的方向慢慢走来。

    舒眠有点害怕,想要拿着书包离开,可是双脚像是被施了魔力般,无法抬起,就只能站在原地看着他朝自己走来。

    越走越近,舒眠甚至能看到他的长相有点熟悉,但却不记得在哪见过。

    “小学妹emo了?”

    男生隔着几米,又问了一句,似乎带着些调戏意味儿,慵懒又迷人。

    而舒眠听到这句“小学妹”就立刻反应过来了,更是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心里的警惕逐渐放下,静静的看着朝自己走来的宋鹤立,他嘴边还呼出一阵一阵的白烟。

    她知道,宋鹤立在抽烟。

    舒眠没注意他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只知道现在的他手里的正拿着一只点燃的烟站在自己的身旁。

    就这么的,一只手夹着烟,一只手搁在栏杆上,侧过脑袋看着舒眠。

    黑棕挑染的刘海被风吹得有点歪歪斜斜,脸上那抹很不乖很痞的笑容,看的舒眠有一瞬间的愣神。

    “给你安慰一下?”

    话音落下,宋鹤立单挑了一下眉毛,将烟头朝着墙边摩擦,直至熄灭。

    舒眠扭过头不再看他,盯着远处的白塔,双手相互握住,直接跳过那个问题,反问着:“你怎么在这儿?”

    宋鹤立指了指被自己掐灭的烟:“上来抽烟啊。”

    宋鹤立才不想上那无聊的晚自习,便干脆到天台上抽烟解乏。

    舒眠没想到他会回答的这么坦荡,自己一下子就语塞了。

    宋鹤立见她不出声,换了个话题:“哭什么啊?”

    舒眠沉默了一会儿,她并不是很想说。

    宋鹤立见她不想说,倒也没继续问了,两人就这么并肩站着,双手都靠在栏杆上,迎面吹着风。

    “没考好。”

    倏然,一道小奶音。

    声音很小,小到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

    宋鹤立听到,嘴角微扬,却偏偏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舒眠,漫不经心的问道:“多差?”

    舒眠低着脑袋,双手互相捏着手指,情绪低落,但还是乖乖回应:“六十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