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7页

    “还行啊。”

    “不过,跟我比是差了点。”

    虽然这话听起来挺欠凑的,但舒眠能感受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笑着说的。

    不是嘲笑,是那种很舒服的感觉。

    “试卷给我看看?”

    “我成绩可比你好多了,帮你分析分析?”

    舒眠刚准备拒绝,可是一想到他所在的那个班全是各种学霸,心里一下动摇了。也正好,她还有两道大题目没搞明白。

    舒眠不作声,慢慢蹲下去,从书包里找出她的数学卷子,然后将试卷死死的藏在自己胸前。

    一脸警惕的看着宋鹤立:“先说好,不许嘲笑我的分数,跟你比起来肯定差远了。”

    宋鹤立点了点头,手上还比了一个ok的姿势。

    舒眠这才将数学卷子慢慢的递给宋鹤立,小眼神有些哀怨的锁定他。

    宋鹤立看到那张试卷的第一眼就是红笔打的分数很显眼,分数旁边写着一个工工整整的名字。

    舒眠。

    宋鹤立心里默念了一遍。

    随后接下试卷大概浏览了一遍,可是这边光线太差,只能看见红笔批改的痕迹,黑笔字迹看的很吃力,而且字写的也都比较小。

    舒眠知道他看不清,倒也没有在为难他,又匆匆把试卷夺走塞回自己的书包里。

    自己闷声抱怨:“这么暗的光线,眼睛还要看瞎呢。”

    宋鹤立笑了,毛毛糙糙的一个小姑娘,挺好玩。

    他本来是看她一个人挺难过的,就顺便在上面和她聊聊天,反正自己一个人抽烟也是无聊。

    结果聊着聊着,把自己聊开心起来了,蛮有意思的。

    而舒眠一开始没有想过和他一起站在天台聊天,可真的和他并肩站在一起时,他仿佛有吸引力,自己就忍不住的想要和他聊天。

    很奇怪,明明他们也才就见过一次。

    夏日晚风徐徐吹过,吹走了舒眠所有的忧愁。

    舒眠缓缓转过头看着宋鹤立,手肘撑在栏杆上,手掌托着下巴,小心翼翼的开口:“她们说,你经常去酒吧,是吗?”

    舒眠没有用“混”这个字。

    “是啊。”

    干脆又潇洒。

    每一个回答都是这样。

    舒眠:“那……那酒吧里面长什么样啊?”

    宋鹤立笑了,桀骜不羁:“我这样的。”

    “但没我帅。”

    舒眠刚准备夸他自恋,就听到宋鹤立下一句话:“怎么?感兴趣啊?”

    舒眠顿时就愣住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问出这个问题。

    正准备急急忙忙的解释自己只是好奇时,就看到着宋鹤立双手插回兜里,转身要离开。

    “小学妹,改天一起啊。”

    “带你去酒吧看看。”

    空荡荡的楼顶,这次真的只剩下舒眠一人。

    还有脑海里回荡的那句话。

    ◎最新评论:

    【笑给作者大大捉个虫~

    大大,这里是吓了一跳吧】

    【瞄准!发射地雷!作者大大接住我对你深沉的爱!】

    【好可爱!】

    【请用强大的更新向我开炮,投一颗地雷!】

    【手榴弹在手,偷懒抖三抖,作者大大快去码字!!!(催更版)】

    【“别哭啊”救命!】

    【撒花撒花撒花】

    【宝贝晚上好】

    【“但没我帅”哈哈哈哈哈哈】

    -完-

    第4章 牛奶

    ◎你能送我回家吗◎

    叮零零——

    上课铃声响起后,同学条件反射般的回到各自的座位上,拿起数学书等着老陶上课。

    接着就看着老陶不急不慢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书和茶杯,就这么往讲台上一站,随即清了清嗓子:“咳咳!”

    “最近啊,咱们学校附近出了点事,想必大家多多少少也听到些。”

    浓厚的咽喉嗓透着中年男性的成熟,老陶托了托自己的眼镜,双手搭在茶杯上,眉头皱着,保持着一副严肃模样:“我在这儿给大家提个醒,特别是女生啊,放学赶紧回家,不要瞎跑,都要有安全意识。”

    底下学生叽叽喳喳的议论,但是舒眠好像还没理解他们的意思。

    “于意,陶老师讲的什么意思?出什么事了啊?”舒眠戳了戳于意的肩膀,小声的问道。

    于意在听到舒眠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一脸的不可思议:“你这都不知道啊!”

    好在舒眠早就料到了于意的嗓门会很大,及时捂住了她的嘴巴,不然此刻舒眠就要接受全班人的审视。

    “这几天都传开了,你怎么一点也不关心啊?”

    于意一把搂过舒眠的腰,手心覆在在腰间揉摸:“咱这边有一个变态男的,就在学校周边晃着,专门晚上跟踪小姑娘,警方正在全力抓捕,但他神出鬼没的,就是抓不到。”

    “前两天就有个小女孩被遇到了,那个男的直接露出自己的裸体!好在那个女生没出事,就是被吓到了。”

    舒眠身子一阵酥酥麻麻的,已经开始发颤了:“这人有病吧!”

    “可不是嘛,心理变态。”于意放在舒眠腰间的手逐渐松开,接着说:“听说这人之前就有前科,是惯犯,释放后又出来发病了。”

    舒眠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头皮已经是一阵发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