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8页

    “你家在哪啊?我放学和你一起回去,陪你做个伴。”

    舒眠软趴趴的趴在桌子上,眼皮子耷拉着,一脸的倦意:“唉,我妈给我找了一个老师补课,我每天放学都要去老师家里面上课。”

    上次舒眠拿着数学九十分的卷子回家时,她妈妈差点气昏过去。平时成绩那么好的一个孩子,突然下降的这么厉害,一贯要强的母亲哪里会接受。

    之后就给舒眠找了一个数学老师补课,这个老师也是在一中教书,不过现在已经辞职了。他家也在学校附近,所以就安排舒眠每天放学后直接去补课,补完课再回家。

    “那你一个人多不安全啊?”

    “这几天还是别去了吧。”于意之前也听舒眠聊过她妈妈,挺强势的,她做的决定基本上不会改的。

    舒眠摇了摇头,垂着眼眸:“没关系,我也不至于运气那么差,偏偏就碰到了。”

    “行了行了,别叽叽喳喳讨论了,都停不下来了是吧。”

    “赶紧把那套数学卷子拿出来做,下课前交上来啊。”

    老陶发布完作业,教室就安静下来了,只听到各种翻阅试卷的声音。

    随后老陶自己端着一张凳子在讲台边坐下来,手里拿着和学生一样的数学卷子同步做题。

    放学铃声一响,所有人拿着书包就跑,只有舒眠不急不慌的收拾着书包,她也不着急回家,待会儿去食堂吃个饭就直接去老师家补课。

    “眠眠,这个防狼喷雾你拿着,晚上回家注意安全。”于意从书包里拿出一个黑色小瓶子,放在了舒眠的手心里。

    舒眠:“那你怎么办呀?”

    于意:“现在还没天黑呢,而且我和别人一起走,安全着呢。”

    舒眠望着手里的小瓶子,慢慢握紧,心里泛起涟漪:“谢谢。”

    “跟我客气什么啊。”

    “那么晚回家,一定要注意安全!”

    于意千叮咛万嘱咐,她其实挺放心不下舒眠。

    舒眠长得白白净净的,体型也偏瘦,一看就是那种好欺负的女生,万一真被盯上了,后果不堪设想。

    舒眠独自去食堂吃了晚饭,然后就步行去老师家,因为就在学校后面的那个小区,路程也就十五分钟,挺快的。

    六点开始补课,八点结束,正好两个小时的时间。

    结束后,舒眠再走到学校对面的公交站乘45路回家。

    老师将舒眠送到小区门口,还给了舒眠一个手电筒,提醒她注意安全。

    老师家的位置还是有点偏僻的,他们这个小区住的老师比较多,一开始都是学校给分配的住所,之后就不管了。

    舒眠拿着手电筒,走着她熟悉的路线。

    这条路原来是有路灯的,不知道今天怎么回事,一下子都坏了好几个,幸亏有个手电筒,不然她真的是摸黑走路了。

    而且这条路挺绕的,有很多拐弯口,一不留神就容易走错。

    舒眠之前听说这个小区本来是要拆迁的,但是前面是学校,拆了挺麻烦的,就一直留着。

    舒眠背着书包,海藻般的秀发披在肩头,每迈出一个脚步,裙摆也随之飘动。

    她并不是很怕走夜路,况且这条路走了也好几次了,所以还是比较安心的。

    倏然,“哐当”一声。

    打破了这小路上的寂静。

    正在神游的舒眠立马回神,整个人停了下来,站在了原地。

    手电筒照在前方,自己的影子被无限拉长。

    偏偏这时又想起白天于意和自己说的话,心里一阵阵的不安。

    舒眠心里开始紧张了,紧紧握住手电筒,像只警觉的猫咪,小心窥探着周围。

    前面没人,左右两边是墙,那身后……

    舒眠心跳不免的加速,快到似乎要蹦出来,

    身子也在不受控的发抖,双腿甚至有些站不稳,额头也开始冒出了细汗。

    她不敢往后看,害怕自己身后真的有那个通缉犯。

    她只能心底暗暗给自己打气,让自己淡定,双脚飞快的往前跑。

    一边跑着一边在书包里翻找于意给她的防狼喷雾。

    但这一次,她听到了自己身后的脚步声。

    他也在跑,而且脚步声很重。

    舒眠不敢调头,怕看见一些自己不该看到的东西,脏了眼睛,也不敢喊叫,因为周围没有人,况且她担心自己喊了,刺激到身后的人。

    脚步声越来越重,彷佛就隔着几米,舒眠只能不断的提速奔跑,手里紧紧抓着防狼喷雾。

    “啊——”

    越紧张越容易出事。

    舒眠被底下的小石头绊了一跤,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手肘和膝盖传来阵阵刺痛感,舒眠根本顾不上有没有受伤,只想着赶紧站起来,可是双腿像是被打了麻药般就是起不来。

    舒眠害怕的浑身都在发抖,只能借着手臂往前爬,白色的裙子被蹭的满身是灰。

    但她有注意身后的脚步声没了,舒眠胆战心惊又好奇身后的人还在不在,刚准备转头去看,就听到那个人的声音。

    “跑什么?”

    “摔跟头了吧。”

    听起来有点幸灾乐祸。

    舒眠身体一顿,心里咯噔一下。

    这次真的要出事了。

    舒眠没有讲话,也没有再动,看着手里的那瓶喷雾,眼神逐渐坚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