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0页

    两人步伐很慢,脚步很轻,就这样一点一点的走出这条夜路。

    宋鹤立一路搀扶着舒眠走到附近的奶茶,随后又给她点了一杯奶茶。

    舒眠坐在沙发上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她明明让他送自己回家或者送到车站也可以的,可是她却把自己带到了奶茶店。

    “你在这儿等我一下。”

    宋鹤立说完便转身要离开,可是脚还没迈开,就再一次转身,特别严肃的看着舒眠:“别乱跑。”

    舒眠点了点头,十分确定的和他保证不会乱跑,宋鹤立这才离开。

    舒眠目光一路追随着宋鹤立,透着窗户,看着他穿过马路一路小跑着,直至他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宋鹤立迟迟不回来,舒眠有些担心,害怕他出事。

    可是自己也没有办法联系他,只能听他的话,坐在这里乖乖等他。

    舒眠趴在桌子上,手里握着奶茶,侧着脑袋,看向窗外,希望能看到宋鹤立的身影。

    可是越看越困,眼皮子都有些耷拉下来了,眼看着着眼睛就要闭上了,那一某清瘦的身影又突然间的映入眼帘。

    舒眠立刻就精神了,整个人弹坐起来,视线再次追随着宋鹤立。

    宋鹤立推开店门进来的时候,舒眠刚准备问他干什么去了,就看到他手里拎的一个方便袋,里面装的全是药。

    一下子,舒眠全懂了。

    宋鹤立坐在舒眠的对面,将东西放在桌上,然后打开袋子,一个个拿出来看说明书。

    舒眠有注意到,他的额头上都在冒汗。

    不奇怪,他刚刚是跑着去,跑着回来的。

    “自己能涂药吗?”宋鹤立将自己刚刚弄好的棉签举在那里。

    舒眠点了点头,刚准备接过,一伸手,手肘的伤口便是撕拉着疼,疼的揪心。

    “嘶——”

    宋鹤立见她受不了疼痛的模样,幸灾乐祸的笑着,漫不经心道:“这么怕疼啊。”

    “算了,那我就干脆好人做到底吧。”

    宋鹤立突然俯身抓住舒眠的脚腕,舒眠下意识的想要往回缩,但还是慢了一拍。

    小姑娘脚踝很细,宋鹤立一只手正好全部握住。

    宋鹤立握住舒眠的脚,平放在沙发上。

    “把裙子往上撩一点,我给你上药。”

    宋鹤立不太好意思撩人家小姑娘的裙子。

    舒眠看了一眼自己脏兮兮的裙子,双手抓住裙摆,默默的往上撩了一点,然而露出的小腿也是多处擦伤。

    之前那边光线暗,舒眠看不清,只知道膝盖破了,可没想到竟有这么多的伤口。

    “这么多伤口。”

    宋鹤立明显有些惊讶,他还以为就是手肘和膝盖处。

    “可能我摔倒的时候蹭到地上了。”舒眠声音很轻很柔,像是做错事的小孩,不敢面对宋鹤立。

    宋鹤立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在她身边蹲下。

    一只手按住她的小腿,一只手拿着棉签给她擦拭消毒。

    先是处理膝盖上的伤口,他动作很轻很柔,很仔细的涂抹着。

    舒眠轻咬住自己的唇瓣,害怕自己痛得出声。

    双手有些不知所措的捏住自己的裙子,低着头看着面前这个男生,正在温柔的给自己上药。

    谁又能想到呢?平时看起来吊儿郎当的模样,竟有如此细心温柔的一面。

    舒眠不免又些失了神。

    其实舒眠那会儿真的以为自己没救了,可是当看到宋鹤立骑着自行车过来的时候。

    一切都不一样了。

    “给你简单处理了,回去最好重新弄一下。”

    宋鹤立将所有擦伤处都涂了一遍之后,拿起了创口贴贴在了膝盖的伤口处。

    指尖隔着创口贴轻轻按压,随后又带有安慰的意思摸了摸。

    “你居然买了粉色的创可贴耶。”

    舒眠惊讶的看着自己两个膝盖上的粉色创可贴,还是带有hello kitty的图案,一下子没忍住就笑了出来。

    “笑什么啊。”

    “你们女生不就喜欢这种粉粉嫩嫩的东西吗?”

    宋鹤立真的有些不理解了。

    宋鹤立本来在药店都拿起了那一盒普通的创可贴,但是一想到舒眠这种娇气的小女生,又默默地放下去,跑到前面的便利店买了一盒可爱的创口贴。

    舒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句话从宋鹤立这种拽哥口中说出来居然没有一丝违和感。

    但自己还是尽量憋住笑,不要笑出声音,然后附和着回应。

    “挺可爱的,我很喜欢。”

    处理完这一切,宋鹤立拦了一辆出租车下来,先给舒眠送回家,然后自己再回家。

    舒眠回到家后已经九点多了,她爸爸妈都急死了,换作平时八点半就到家了,今天硬是等到了九点多,给补习老师打电话,老师也说按时下课的。

    等到舒眠伤痕累累的出现在家门口时,舒眠妈妈吓得都要哭出来了。

    舒眠老老实实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父母,她爸爸听到后立马掏出手机准备跟老师打电话说补课暂停。

    结果被舒眠拦下来了。

    舒眠表示人已经交给警察处理了,也不会有坏人了,而且马上又要数学考试了,她想再多学习一点,冲刺一下。

    女儿都这么说了,做父母的并也没有再阻拦,而是提出放学去亲自接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