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5页

    舒眠刚准备摇头,可是想起宋鹤立刚刚说的他挺喜欢的,又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能吃一点。”

    宋鹤立浅笑着,又点了几个不辣的菜。

    上菜的时候,更是让服务员将不辣的菜放在舒眠面前。

    舒眠倒是装着能吃辣装上瘾了,第一口就吃了最辣的一盘菜。

    刚进嘴巴里,口腔里就顿时弥漫了辛辣味儿。

    舒眠强忍着,还不忘表情管理,慢慢咀嚼着,可是再怎么装,生理反应隐藏不了。

    辣的满脸通红,眼泪水都要出来了。

    宋鹤立还好有准备,倒了一杯牛奶递过去。

    脸上笑着,倒也不拆穿她的小心思:“嘴上说着能吃一点辣,结果挑了一盘最辣的吃,挺有胆儿啊。”

    舒眠现在辣的没空说话,一杯牛奶“咕咚咕咚”全部喝下肚。

    “你面前的菜都不辣,吃吧。”

    宋鹤立把那些不辣的菜有往舒眠面前推了推。

    舒眠后知后觉,原来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不能吃辣。

    自己又被他耍了!!!

    但宋鹤立真的挺能吃辣的,脸不红耳不红的,时不时的还磕点花生米,跟舒眠搭两句话。

    “为什么想去酒吧啊?”

    那天,宋鹤立在楼顶说的话,其实就是随口一说的,看她心情不好,逗她玩玩。

    但是她好像当真了。

    “好奇啊,我还没去过呢。”

    舒眠是挺好奇的。

    她好奇酒吧有什么魔力能这么吸引宋鹤立。

    “我总觉得像你这样的女生不应该出现在酒吧里。”这是宋鹤立说的实话。

    舒眠太干净了,性格温软,真的不适合去酒吧。

    “我这样?”

    “我是哪样的呀。”

    舒眠突然放下手中的筷子,双手平放在桌面上,脸上没什么表情,甚至带着一些严肃认真。

    宋鹤立不了解舒眠,表面温顺乖巧的她,并不是真正的她。

    真正的自己,和表面的自己截然相反。

    宋鹤立喝了一口水,慢条斯理:“所以你真想去啊?”

    “酒吧里面可没那么干净。”

    舒眠又恢复成平时的模样,甜甜一笑:“没关系啊。”

    “有你在,我安心。”

    *

    晚上八点,宋鹤立带着舒眠去了自己常去的酒吧——39°

    39°是一家清bar,属于休闲类的酒吧。

    之所以取名为39°,是因为39°是人体的发烧体温,在音乐上可以用“发烧友”来形容对音乐痴狂的人,也是一种情绪的释放。

    清吧相对其他酒吧是比较安静的,没有disco或者热舞,大多数都是唱歌,喝酒,聊天的。

    因为宋鹤立已经成年了,他去酒吧肯定是没有限制的,但是舒眠还未成年,所以进酒吧有一点小困难。

    不过宋鹤立和里面的老板很熟,打了声招呼就给放进去了。

    昏暗灯光,空气中弥漫着酒水的混杂,还有各式的香水味混入其中,室内的音乐忽静忽澡,营造着别样的氛围感。

    这是舒眠第一次来酒吧。

    像个未经世事的少女,对周围的一切既憧憬又害怕。

    正当她要开口让宋鹤立走慢点,自己怕跟丢时,宋鹤立转身抓过了她的手腕,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舒眠毫无预警的撞上了他的后背,结实又温暖。

    “跟紧了,别走丢。”

    “丢了我还得负责呢。”

    低沉的声音传入舒眠耳畔,舒眠抬头看着自己面前的男生,肩膀宽厚又结实,真的很安心。

    宋鹤立一路带着舒眠走到调酒师所在的吧台。

    调酒师正晃动着高脚杯,一杯接着一杯调配。

    “鹤哥今天来的挺早啊。”

    吧台上的服务员看到宋鹤立今儿八点就来了,还有些奇怪呢。

    平时宋鹤立都是九、十点才来。

    “呦!还带了个美女啊。”

    等他再看到他身边还有个穿着裙子的小姑娘时,好像又明白了些什么。

    宋鹤立不搭理他,而是转头看向舒眠,怕她不适应这边的环境。

    这小姑娘确实要比自己想象中的好一点儿,并没有很抗拒,正东张西望的四处打量着。

    “今天喝点什么啊?”吧台小哥问着。

    “老样子。”

    宋鹤立说完又看向舒眠:“喝什么?”

    舒眠哪里知道喝什么,她又没喝过。

    而且这边是酒吧,有什么酒她都不知道,总不能去喝牛奶吧。

    “和你一样吧。”

    舒眠干脆跟着宋鹤立点,他喝什么自己就喝什么。

    话音落下,宋鹤立和吧台小哥都笑了。

    “小美女,鹤哥那酒可不是一般人喝的呀,够烈。”

    “你这小清纯,一看就不能喝呀。”

    宋鹤立瞪了一眼小哥,满脸写着:不会说话就别说。

    什么小美女、小清纯的。

    搞得跟地痞小流氓一样。

    “之前喝过酒吗?”

    舒眠摇了摇头,脸上有些小委屈。

    别说喝酒了,有时候喝碳酸饮料,她妈妈都会管着她。

    宋鹤立向小哥挑了一下眉:“给她一杯果酒,度数最低的。”

    这里没有饮料,全是酒,度数最低的就是果酒。

    而舒眠听到后面那句:度数最低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