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7页

    宋鹤立笑滋滋的,坦坦荡荡地将自己的梦想说出来。

    但其实他喜欢rap这件事并没有人知道,包括父母。

    舒眠是第一个。

    宋鹤立父母在他上初中的时候就离婚了。

    他父亲是金融大鳄,独立创业者。母亲美容院创始者,各自都有着绝对领域,性格都很强势,所以两人经常吵架,加上彼此工作繁忙,最后便和平离婚。

    虽然说法院是将自己判给父亲抚养,但实际上不管是父亲还是母亲都没人管他,宋鹤立便提出自己独居,父母自然都同意了。

    父母会每月会按时给宋鹤立生活费,钱自然是多的花不完。毫不夸张的说,宋鹤立是个名副其实的富家小少爷。

    也不知道是怎么对说唱感兴趣的,可能是因为说唱的风格和自己的性格比较相似,之后就把他的钱全用来买各种各样的乐器,什么吉他,电子琴,架子鼓……

    而且他都会。

    天赋极高。

    像是天生注定就是为音乐创作而生。

    舒眠满脸的不可思议,她没有想到宋鹤立居然想成为一名rapper!

    “怎么?不相信啊?” 宋鹤立看她一脸吃惊的样子就猜到了。

    “不是,只是没看出来。”

    宋鹤立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笑容依旧痞帅痞帅的。

    “是我不够帅,还是不够拽,让你看不出来我是个rapper?”

    行吧,舒眠被问的哑口无言。

    是挺帅的,也挺拽的,就还是会意外。

    “行了,上去给你露一手。”

    “不然都不知道我这个rapper的厉害。”

    宋鹤立从包里拿出他的黑色鸭舌帽,扣在自己的头上,帽檐压的很低,舒眠只能看见他的嘴角。

    刚走了一步,又折转回来,拿起桌上的那杯烈酒,一饮而尽。

    而舒眠则傻傻的盯着他的喉结,不断的上下滚动着。

    真欲啊。

    啪——

    杯子重重的放在桌面,宋鹤立扬起一点鸭舌帽,露出脸颊,严肃的看着舒眠:“怕你不乖,趁我不在偷偷喝酒。”

    兴许是一口气喝完的,酒精上头,宋鹤立的脸有点胀红。

    还未等舒眠接话,宋鹤立再次压低了帽檐,大步朝着演唱台走去。

    舒眠的视线紧紧跟随,手里握着宋鹤立的手机。

    宋鹤立站在台上的那一刻,还未发出声音,就吸引了台下观众的视线。

    宋鹤立再一次将帽檐压低,确认看不见他的脸。

    随后将舞台上的灯光关闭,只留下了一盏昏暗的暖色灯调。

    宋鹤立拿起旁边的吉他,随便拨弄了两把,调了一下音调,确实无误,将吉他背在自己身上。

    轻轻拍了拍话筒,右手轻握住,低头对着话筒,一道磁性的低声:“ye~”

    宋鹤立嘴角微微上扬,一声轻笑。

    这一次,是所有人的视线都停留在了宋鹤立的身上。

    台上的少年,修长的身子站的挺拔,带着一顶黑色鸭舌帽压住他那蓬松的头发,穿着无袖t恤露着性感的肌肉,腰间系着黑色外套勾出他的腰线。

    虽然看不清面容,但嘴边那抹坏笑和清晰明了的下颚线,是所有人看的清清楚楚。

    整个人都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气息,让人觉得高不可攀。

    足够神秘,撩的很。

    宋鹤立双手放在琴弦上,熟练的拨动着琴弦,伴奏立马就来了。

    “all we need to know is.”

    直接开口脆。

    这声线,磁性又性感。

    “i love you so much.”

    “so we have to love.”

    “and you need me at the same time……”

    不仅仅是舒眠震惊了,台下谁又不是呢?

    明明是少年的模样,可是整个人在台上的台风、节奏、氛围感无一反映出来的是一个成熟的rapper。

    太耀眼了,耀眼到舒眠已经快睁不开眼睛了。

    舞台上的宋鹤立,唱着他最喜欢的rap,做着他最想成为的rapper。

    自信且迷人。

    舒眠沉醉在宋鹤立的嗓音中,一时间恍了神。

    直到声音突然停下,抬头看上去时,才发现宋鹤立早已下来了。

    腰间的衣服已经重新穿好,帽子不再压低,露出来的是那一张坏坏的笑脸,两道浓浓的眉毛,脸颊因酒精的上头泛起微粉色。

    而他正在朝自己走来。

    与光同耀。

    这一刻,舒眠知道了宋鹤立为什么喜欢去酒吧。

    因为在这里有他热爱的事情。

    “怎么样,是不是挺不错的?”

    宋鹤立在她身边坐下,一脸骄傲的在求表扬。

    舒眠忍不住鼓起了掌:“可以啊,真是深藏不漏啊。”

    “确实,第一次跟人展示。”

    舒眠: “那你下次再唱rap的时候,能不能带上我啊?”

    宋鹤立背起两人的书包,调戏道:“成我迷妹啦?”

    舒眠笑而不语,其实很早很早就已经迷上你了。

    宋鹤立依旧和往常一样将舒眠送回家,舒眠从他手里接过自己的背包,兴许是一路没背,再突然接过自己的书包,还有点嫌重,手下意识地往下抖了一下。

    这小动作动作被宋鹤立看得一清二楚,调侃道:“这书包挺轻啊。”

    “哎哟,你烦死了。”舒眠眉头轻皱着,娇羞的打了一下宋鹤立的肩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