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8页

    宋鹤立笑着,也不躲开。

    小姑娘这么小,能有多大力气,跟挠痒痒似的。

    “宋鹤立,那你明天有什么活动吗?”

    明天是周末,也是一个对于舒眠来说的重要日子,舒眠并不想一个人在家,更不想学习。

    宋鹤立懒洋洋的深了一个懒腰:“睡觉、做音乐、去网吧。”

    网吧?

    舒眠眼睛突然就亮了。

    网吧对她而言也是一个很好奇的地方。

    舒眠立刻转变态度,笑脸盈盈的上前一小步,扯住宋鹤立的衣角,轻轻晃动着,声音软糯甜蜜。

    “学长,那你能不能明天也带我去网吧呀?”

    “我也想去看看,长这么大还没去过呢。”

    两人站在路灯下,周边的树木被风吹的发出阵阵声音,路面上的身影贴的很近很近……

    宋鹤立微微弯下腰,低头看着舒眠那双弯弯的眼睛,抿唇轻舔。

    “小舒眠,你这是在跟我撒娇啊?”

    作者有话说:

    宋鹤立唱的rap是《richmond》

    ◎最新评论:

    【

    【

    【好可爱好可爱大大的文风好可爱!!!!】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地雷代表我的心】

    【期待更新了友友】

    【我要去换微信昵称了】

    【这么甜啊啊啊啊啊】

    【嘿嘿 宋鹤立狠狠地爱了】

    【重要日子?生日吗?】

    -完-

    第9章 牛奶

    ◎我在你身后◎

    舒眠第二天早上是被微信电话的铃声吵醒的。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顾不上是谁的电话,直接滑动接听。

    “喂?”

    软糯的声音通过手机传到了宋鹤立的耳边。

    宋鹤立一听就知道这小姑娘还没睡醒。

    “几点了?还不醒啊。”

    舒眠听到这慵懒的声音整个人就精神了起来,猛然从床上坐起来,撩开脸上的碎发,睁开眼睛看了眼手机屏幕:宋鹤立。

    三个字映入眼帘,顿时就慌了。

    宋鹤立:“不是今天要和我去网吧吗?还不起床。”

    “现在?”舒眠看了一眼时间,才恍然觉悟现在已经十点了。

    她平时都不睡懒觉的,基本上八点就起床了。因为她妈妈会到点喊她起床学习背单词,之后养成生物钟,自然而然就到点起床,基本不睡懒觉。

    但今天例外了!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玩的比较激动还是那杯酒的作用,反正这一觉睡的很舒服。

    “你现在在哪啊?”

    “我立刻起床,十五分钟就好!”舒眠边说边下床,在床的四周寻找着拖鞋。

    “不急,你慢慢来。”

    “我打车过来还得二十分钟呢”

    舒眠不知道,此刻的宋鹤立早已站在了她家楼下了。

    他以为十点了,舒眠也该起床了,想着直接过去接她,结果她比自己还能睡。

    难怪微信名字叫:每天都好困。

    宋鹤立插着兜站在树荫底下,才十点,太阳都已经这么辣了,真是耗不住。

    不过他皮肤属于那种冷白皮,完全不担心太阳会把自己晒黑。

    宋鹤立在楼底差不多等了二十分钟,这才看到舒眠急急忙忙跑来。

    长发高高的扎起,露出娇嫩的面容,白色小衬衫配上牛仔短裤,裤腿下那一双细长笔直的双腿格外的吸睛。

    舒眠再次打了一个电话给宋鹤立,想告诉他自己已经在楼下了。

    电话刚拨出去,舒眠的周边就响起了铃声。

    舒眠四处寻找是从哪边传出来的声音,然后就看到自己的斜右方,宋鹤立缓缓地走了出来。

    舒眠立刻和他招了招手,一路小跑过去。

    舒眠:“你什么时候来的呀?怎么不告诉我啊。”

    宋鹤立:“我怕告诉你,你这小性子急哭。”

    宋鹤立这句话算是说对了,舒眠不喜欢自己迟到,她觉得让别人等自己,自己会非常的愧疚。

    如果宋鹤立提前和舒眠说自己已经到楼下了,舒眠一定会非常着急的,可能急着急着就哭了。

    “我们是打车还是坐公交?”

    舒眠家的地理位置比较好,不管是坐公交还是打车都非常的方便。

    “坐公交车吧,现在去网吧,时间还早呢。”

    舒眠一本正经的解释着,但她心里并不是这样想的。

    她觉得,坐公交车时间长一点,自己可以和宋鹤立待的更久一点。

    宋鹤立自然是没什么,他对这些都是无所谓的。

    但是舒眠没有想到今天公交车上的人这么多!

    没有座位就算了,就连站的地方都少之又少。

    舒眠紧紧的跟在宋鹤立的后面,去了比较偏后的位置正好可以让他们两个人站在一块。

    两人并排站着,一起伸手拉着吊环,还算平稳的经过了几站。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早知道就打车了。”舒眠自言自语的抱怨着。

    她想象的是,和平时放学一样,两人坐在一起,听着一个耳机里的歌,顺便趁着宋鹤立睡着的那一刻,自己再偷偷多看两眼。

    果然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那咱们下站下车,然后打车?”宋鹤立在征求舒眠的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