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52页

    如果真的心系彼此。

    那一定会,恋恋不忘,必有回响。

    舒眠眼眶红了,宋鹤立说得这些她都懂。

    他们能再次相遇,完全是因为心里都有着对方。

    不然,早在宋鹤立出国当天。

    舒眠的暗恋就无声消失了。

    校长在一旁脸都黑了,明明是让他们来给学生动员学生好好学习的。

    结果宋鹤立偏偏在这儿砸场子,还鼓励他们谈恋爱?

    实在没法儿忍着了。

    校长直接夺过宋鹤立话筒,正要破口大骂时,宋鹤立反应十分迅速的拉着舒眠就跑。

    操场上的学生更加激动了,似乎都在探着头看着这场戏。

    宋鹤立哪里会停下。

    只顾拉着舒眠大步超前走,朝前跑。

    去往他们的世界。

    不知不觉,宋鹤立竟带着舒眠去往了教学楼的天台。

    舒眠大口喘着气,太久不跑步,精力有些跟不上。

    在等她抬头看向周围的那一刻,身子僵住了。

    这个天台,是她第一次对宋鹤立心动的地方。

    舒眠记得很清楚。

    那天晚上,光线暗的很。

    宋鹤立一只手夹着烟,一只手搁在栏杆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侧过脑袋,挑眉看着自己。

    黑棕挑染的刘海被风吹得有点歪歪斜斜,脸上那抹很不乖很痞的笑容,看的舒眠有一瞬间的愣神。

    一句简简单单的“别哭啊”。

    从此在舒眠心头刻上烙印。

    “舒眠。”

    清冽而疏远的一道声音,拉回来舒眠的思绪。

    不知何时,宋鹤立已经站在离舒眠三米多远的地方。

    “你在干嘛?”

    “跑那么远。”

    舒眠微微扯着嗓子喊了一句。

    宋鹤立笑着,声音慵懒且磁性。

    “我在奔你而来。”

    话音落下,宋鹤立朝着舒眠缓缓张开双臂,露出自己的怀抱,大步朝着舒眠奔去。

    舒眠脸上漾着笑,可眼底湿漉漉的,噙着眼泪,同样朝着宋鹤立迈开步子奔去。

    重重的落入宋鹤立的怀抱。

    似要陷入身体里的一个深拥。

    爱从来不是一个人奔赴。

    是彼此的双向奔赴。

    舒眠在夏天暗恋了一个男孩子。

    在后来的许多年,舒眠的暗恋最终也在夏天得到回声。

    湛蓝的天空,白云疏离的飘散着,高高挂起的太阳,自然而然落下来的那一束光照在宋鹤立身上。

    同时也照亮了舒眠。

    少年的光,从不吝啬锋芒。

    少年的爱,永远赤诚热烈。

    ——2022.3.29 正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