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撩肾达人 第4节

    她嗓音偏低,咬字利落分明,坐在高脚椅上,单腿曲起,将一个个转音都处理得完美,灯光落在她身上,似乎与周遭的吵嚷格格不入。

    话里有很多其他情绪,唱出了江湖、唱出了边塞诗,唱出了绝望。

    季亦安越发觉得她神秘。

    “啊,那是初初姐。”酒保的声音将季亦安拉回来。

    “我是问全名。”季亦安说。

    “宋初。”酒保将声音压得更低。

    宋二小姐、初初姐,宋初,不难猜。

    季亦安点头,瞥见一个服务生从舞台一角走上来,手里拿了支红玫瑰,而后指了指酒吧的角落方向。

    宋初接过,边唱边朝那个方向笑了一下。

    “能送花么?”季亦安又问。

    “可以,20元一支,500一束。”

    “我要一束,帮我送去给,”季亦安停顿了下,轻笑,“宋初。”

    ***

    宋初将那一束红艳的玫瑰抱在怀里,循着所指方向看过来。

    镭射聚光灯垂直而下,她的目光破开束状光线,长发在一侧垂下,光线将她一侧的脸染上迷幻,另一侧隐于黑夜。

    季亦安与她对视着,食指轻点烟卷,朝她的方向呼出一口烟雾。

    无声地挑衅。

    他想看看宋初会有什么反应,是照规矩对送花客人笑一笑,还是无视他。

    宋初的反应跟她的人一样,出人意料,捉摸不透。

    ***

    她轻巧地朝季亦安笑起来,飞扬的眼尾弯起微妙的弧度,笑得毫不敷衍,反而真情实意。

    而后,她指尖微动,直接将玫瑰从花托上摘下来,毫不犹豫地抛下台。

    引得底下爱慕者纷纷哄抢。

    500一束,一共25朵花,宋初扔了25次,直到那一束花只剩下绿色花柄。

    那一束花,最后在她下台时,被毫不客气地扔进了垃圾桶里。

    第4章 第四滴毒

    月亮隐于青山后,只在山顶边缘散开些毛茸茸的光圈。

    这本是一副很美的画,可那座山是座罂粟山,漫山遍野的恶之花,山间有几座破旧的木屋,是采摘农民的住屋,那些农民身不由己,只能为毒贩们服务。

    挣不掉,也逃不走。

    不听话就会被砍下四肢。

    ***

    “宋初!”季亦安在她身后喊。

    她一从酒吧出来,就笔直着往前走,一双长腿步履飞快,季亦安跟在她身后,喊她名字。

    宋初一概不理,若不是无声地加快了脚步,还以为她是根本没听见。

    季亦安跑了两步,直接拽上人的手腕,刚要往回拉,指腹却是一阵刺痛,随即有粘腻的液体渗出来。

    他垂眸一看,手指剌了一条口子,挺深的,鲜血不断涌出来,将宋初手腕上的翡翠镯子染红了。

    他没松手,仍然紧紧抓着她。

    周围有人在看,但没敢上前,季亦安猜他们应该是认识宋初,但也不敢管她的私事,或是不敢打扰她处理惹上她的人。

    先前他还没完全相信那些人所说的“宋二小姐,杀人不眨眼”,可现在自己的手指被神不知鬼不觉的开了口子,他才相信。

    宋初既然能让他手指流血,必然也能让他的动脉流血。

    季亦安攥紧她的腕骨,直接将人扯进了一旁黑漆漆的小道,而后把人直接压上红砖墙壁,将她的右手禁锢于头顶之上。

    他在她的指缝间发现了那块极小却锋利异常的刀片,也发现了她指尖那些有些岁月的伤疤,季亦安取出刀片扔到地上。

    “你以为我只有这一块刀片?”这是宋初长久沉默后对他说得第一句话。

    她目光极冷,神色冷淡而克制。

    季亦安甚至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被她大卸八块,可惜她到底还是个身上没几两肉的女人,虽然会耍些刀片一类暗器,可如今被季亦安禁锢着,她也无他法。

    “你砍吧。”季亦安将她另一只手也压上头顶。

    宋初连挣都懒得挣,反正也比不过他的力气。

    “宋初,你在这片地上生活这么久,难道不知道那些毒品让多少**离子散吗。”季亦安看着她说,眉眼如漆,“他们甚至给孩子注射毒品,让孩子为自己所用,替他们杀人,你能混到现如今这个地位是你的本事,可这片土地始终是毒枭的地盘。”

    季亦安冷哼一声:“就你这脾气,真惹上了贩毒头目,就等死吧。”

    宋初不知道被他哪句话刺激到,双目猩红,呼吸困难,喘得厉害,凉夜里直直从额角滑落几滴汗。

    “你怎么知道我怕死?”宋初几乎咬牙切齿,“我恨不得早点死!”

    她面目狰狞,可季亦安不心疼她,只是松开她的手。

    只见她抱着膝盖蹲下,将脑袋深埋于臂弯下,整个身子都在发抖。

    季亦安愣了愣,想要扶她,手刚伸出去宋初就抬头,他才发现原来她并没有哭,更不是哭得颤抖,而是生气。

    “我知道我没资格站在制高点要求你为警方提供线索。”季亦安不由放缓了点语气,“只是那天你在我手心上写下‘小心’,你既然选择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那时候为什么又要帮我?”

    “我反悔了。”宋初目光沉沉的,“可以吗?”

    “救你一场,现在又割伤你,扯平了,别再来烦我。”

    ***

    宋初这些年独惯了,所有人对她都客客气气,难得遇上个敢跟她对着干的人,竟然就这么把她心底压抑的情绪给激出来了。

    宋初回到家,给自己倒了杯凉白开,往嘴里丢一颗安眠药。

    她疲倦地笑了笑,漫无边际地胡乱想着,当真是太久没遇上对手了。

    把自己都养得矫情了。

    她吞下安眠药,没急着去睡觉,而是俯身仰头看桌下。

    果然在客厅的桌面底下找到了那枚监听器,她把监听器关了,随意地扔在桌上。

    那个男人,并不是真正的无缘无故相信她,宋初明白这一点。而是窃听到了自己白天和那两个毒贩说的话,才敢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她。

    这样的地方,一个藏着秘密的歌女。

    傻子才会无条件信她。

    ***

    回到临时住处的季亦安接通打来的视频。

    画面里是岑晗。

    季亦安退出去看了眼视频的确是萧岩的账号打来的:“萧岩呢?”

    “被庞局叫去了,我先给您汇报一下情况。”岑晗说。

    “好。”他把手机扔到桌上,进厨房冲了下血淋淋的食指。

    血早已经止住了,只不过刚割开时他用力太猛,流了不少血,看起来恐怖罢了。

    “我们用无人机观测小镇西区,发现山区东北侧有一块废弃的成片木屋遗迹,部落样式,怀疑有可能是过去弩古的根据地。”

    弩古,缅甸籍大毒枭,在中国这边的代号“水狼哥”。

    那天酒吧里的手下就是弩古底下的。

    “嗯,还有呢。”扶起手机斜搁在墙面上。

    岑晗刚要继续说,目光就被他手上的口子吸引了,当即皱眉:“老大,你受伤了!?”

    “小伤,被一个暴脾气的小姑娘。”季亦安耸耸肩,没在意。

    “她弄伤你做什么!那儿的都什么人?你这食指可是要扣扳机的呀,受伤后反应慢个零点几秒都是致命的!”岑晗凑近屏幕,忍不住伸出指尖想要摸一摸那伤口。

    “行了,哪那么快就到正面刚枪的地步了,到时候早好了,继续汇报吧。”

    “你那有创口贴吗?”岑晗问。

    “屁大点事,贴什么创口贴。”季亦安再次重复:“汇报。”

    岑晗还是放心不下,但还是把心咽回肚子里:“另外,我们发现最近采摘的罂粟花都被送往城西的一间工厂,哦,我一会儿把确切地址另外发给你。但那座工厂不算制毒,应该只是初加工,因为我们发现每天都有车会将加工后产品送往泰国管辖范围北部与金三角接壤地,初步判断,那里才是最终的制毒厂。”

    季亦安皱眉:“这么远。”

    兴师动众过去,没等他们抓住毒贩,人都早跑了。

    “目前发现的就这些情况,萧岩还在继续观测,关于弩古的行踪也暂时没有进展。”

    “嗯,知道了。”季亦安打了个呵欠,这是昨天宋初往酒里下药的副作用,容易犯困。

    岑晗看着屏幕中男人疲惫的面孔,止不住心疼:“头儿,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做卧底呢,回来干嘛。”季亦安说。

    “你那伤……要不要回来看看医生。”岑晗找了个蹩脚的理由。

    季亦安直接嗤了声:“我挨枪子儿的时候你都还没进队呢,成天瞎操心什么呢?”

    他说完就挂了视频,往床上一倒,几乎是瞬间睡过去了。

    ***

    后面的半个月里,季亦安都没有与那两个毒贩产生更近一步联系。

    过于急功近利,反而会事倍功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