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页

    她从季初景简历上也能看出这孩子学习很快、沟通能力强,逻辑思维也不错。

    人又长得好看、还是天然原装。这个位置出去代表了公司形象,有一位那鼻子直挺挺的高,也太不自然了。

    赵清还在心里琢磨,却看见他本来舒展的眉间又皱了起来。

    赵清心里咯噔一下,轻声问:“有问题吗,郁总?”

    郁霄脸色奇怪,看了一会儿才合上:“没事。”

    等赵清走后,周一眠上前拿过这三份简历。看赵清的意思,他让关照的小姐姐肯定在这三个人里。

    “哪个是面试进来的?人怎么样啊?”周一眠好奇,探头往桌子上看。

    郁霄抄手,靠在椅子里:“说吧,你和赵清打什么眉眼官司?人是你塞进来的?”

    他说着,把简历扔给他。

    周一眠被看穿,也没不好意思,笑着过来:“我欠卡洛琳一个人情,她让我关照关照。”

    “我可没说让赵总给她开后门啊,就是说别让人欺负了就行,小姑娘嘛,脸皮薄。”

    “长的不错吧?”

    周一眠好奇伸过脖子来。

    郁霄合上简历:“不知道。”

    “啊?”

    周一眠翻着简历,第一张名字和最后一张照片都没了。

    他心里嘀咕:该不会长相一言难尽吧。

    “我去问问赵清。”

    他刚要走,被郁霄拦住,“今天晚上曾凡要去隐世,你都准备好了吗?”

    周一眠坏笑:“那当然,这回够这小子喝一壶的了。”

    -

    季初景面试完在附近草草吃了一口饭,想回家倒时差。

    谢闻娇打来电话:“一一,晚上隐世,姐姐给你接风。我这次特意放血,给你定了你最爱的东星斑。”

    季初景看了眼时间,打了个哈欠:“我就知道娇娇最爱我了。等我先回家睡一会儿,晚上隐世见。”

    “那多累啊,睡不了多久就要返回来。你来我家吧,晚上咱们一起去。”

    季初景想想就答应了,她给季隶发了微信,让她告诉爸妈一声。

    喝了两杯咖啡,怎么还这么困?

    晚上,隐世包厢。

    “祝我们一一步步高升!”谢闻娇又开了一罐啤酒,“今天我必须让你见识见识我这两年苦练的酒量,一定要喝倒你。”

    季初景脸上稍红,眼神却清醒:“所以,你就自己喝雪花,给我白酒?”

    谢闻娇已经微醺,半阖着醉眼:“你和季隶这酒量,整个一中都没人能喝得过。我再不出老千,我今天就交代在这儿了。”

    她是真有点醉了,提起往事又开始叹气:“当时我和狗子,我俩要是都主动点,现在也不至于这样。毕业聚餐上……对毕业聚餐,你差点把老师喝趴下哈哈哈……嗝!”

    “就是当时,治你的人没来,那个鱼……”

    谢闻娇好像一下清醒过来,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可怜巴巴地看着季初景。

    季初景平时爱笑,又活泼,喝过酒后却格外安静。

    她又抿了一小口,才笑着说:“又不是什么前男友,你怎么还总不敢叫他名字了。我又么你那么脆弱。”

    谢闻娇垂下眼,好半天才说:“一一,咱能不找他了么?”

    季初景给她穿好衣服:“你喝醉了,我们今天住这儿了。”

    谢闻娇起身的时候还嘟囔:“你没和任何人说过,也没问过谁,但我就是知道,你在找他。”

    隐世前面是餐厅,后面是酒店,是北城的招牌,也很安全。

    季初景开了房,又把人弄到床上,收拾妥当。

    谢闻娇已经醉了,还嘟囔着什么。

    季初景轻轻凑过去,笑着想问她是不是在念银行卡密码。

    “你找到他又能怎么样啊……当初你俩也……放过自己……”

    她说得断断续续,季初景盖被子的手顿了一下。

    她轻轻拍着谢闻娇,叹了口气:“娇娇,等我放下了,就不找他了。”

    儿时在少年宫,父母忙没人接她。

    她自己躲在舞蹈室里压腿,听见隔壁琴房阵阵钢琴声。

    “你爸妈也没空接你吗?”

    “你叫什么啊?”

    第二天她就知道,男孩从小被父母养在外地奶奶家,说话有口音。北城的孩子们听不懂,总嘲笑他,他也不爱说话。

    等人都走了,他就去琴房弹琴。

    季初景记得,认识他的时候,她还没把杆高。

    她和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听他们叫你鱼,你是姓鱼吗?好厉害!我最喜欢吃鱼了!”

    “原来是郁啊,好好听。”

    “我们明明同岁,你怎么长得比我高?”

    “我还没把杆高,只能去那边和小朋友一起练。”

    后来,她长高过把杆的时候,她第一个就告诉了他。

    这几年,季初景跟着他弹琴,从拆房子到能熟练地弹下一首。

    虽然那首比他差得远。

    她上高中之前,哭着对他说,以后不能再来少年宫了,妈妈说高中课业压力大,不能再耽误时间。

    他当时没她难过,还有心情安慰她,为这事儿她气了一个暑假。

    说好了好朋友一起哭呢,就她一个哭,太丢人了。

    然后,她就在高中开学典礼上看到了郁霄,郁霄作为新生代表上去演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