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35页

    郁霄拿着红包点头:“明天你和张经理回北城,今晚再订一张北城飞海城的机票。明天让季助来。不用着急,晚饭前落地就可以。”

    李恒不解:“这边问题解决的差不多了,您不回去吗?季助用什么名义来呢?”

    郁霄双手插进裤兜,看着远处漆黑的海,“工作。这星期没什么重要会议,其他的事就往后排吧。”

    李恒一头雾水,但也应下没说什么,等他回酒店的路上才恍然大悟。

    他们在哪啊!在海城的情人滩啊!

    这不是个告白圣地吗!

    张经理满头大汗地跑出来,看见郁霄就要上前道歉:“郁总,抱歉抱歉,电话打的太长了。”

    郁霄温和笑笑,递出三份红包:“新婚快乐,白头偕老。”

    张经理受宠若惊:“这,怎么还三份呢,真的太多了郁总。”

    郁霄笑笑:“这是我和我女朋友的,还有一份是她朋友的。”

    “女朋友?”张经理声音都在颤抖了,“哪一个……”

    他现在脑子很乱,还在回忆他到底怎么和郁总的女朋友认识的。

    -

    季初景熬到半夜,工作还没做完。

    等明天她见到郁霄一定要问个清楚,到底叫她去有什么事?李恒还说,让她把这个星期的工作都提前结束,看来得熬通宵了。

    她在电脑前忽然忙得连口水都喝不上,还不忘边做边骂郁霄资本家,也不知道郁霄耳朵热不热。

    郁霄倒是没什么感觉,正在电脑前通宵检查邮件的李恒不仅眼热,耳朵也开始热起来了。

    第二天上班时候,季初景顶着黑眼圈和郑好交代事情,把郑好吓一跳。

    “不用我去吗?”郑好疑惑,“李哥也没说什么事,准备什么资料吗?”

    熬夜后的季初景心情十分不好,“没有,神神秘秘的。我先回家收拾行李了。”

    她这样子精神恍惚也不能开车,还是郑好请了一会儿假,把她送回去的,帮她简单收拾了行李,又打车送她去的机场。

    季初景几乎是一上飞机就开始睡,直到飞机落地。

    只是这睡眠还依然没补上,摘了眼罩的季初景脾气依旧暴躁。

    手机开机后,消息鱼贯而出,季初景耐着性子一一查看。

    工作上的事情回复完之后,才看到张媛也给她发了微信。

    张媛:【初景你也在那个国家留学的,你见过他吗?】

    下面是张媛发的百度百科的链接,季初景点进去,是郁霄。

    她还生着郁霄的气,又想起张媛已经忘记郁霄和他们一个学校,也就不想多事。

    季初景:【不熟,我就是在那个公司上班。】

    张媛:【啊,那你们公司福利还挺好的。】

    季初景拧眉,这话怎么没头没尾的?

    她又想起这周五是她的婚礼,可李恒跟她说下个礼拜才能回北城。

    季初景先说明了自己出差的情况,又跟她说抱歉。

    季初景:【你们要永远幸福啊,我人去不了礼金直接微信给你吧,你可不要计较我哈哈哈。】

    没想到张媛秒回:【真不用,你要是给我我可生气了!再说,已经有人给过了。】

    给过了?难道是娇娇给的?

    她问张媛是不是谢闻娇,可被张媛含糊过去了。

    这边,张媛把手机举到她老公面前:“你看,她说没关系呢。我就说我们都是普通人,怎么去认识卓翼太子爷啊,你是不是太累了啊老公?”

    张经理抹了抹汗,讪笑了两下。

    昨晚,在他问了郁霄女朋友是谁后,郁霄轻轻吐出三个字——“季初景”。

    说完他还拜托自己保密:“最近我惹她生气了,这件事就别和她提了。”

    “哦对了,我女朋友的身份,还麻烦你保密,对你妻子也是。”

    张经理不理解,但他点头如捣蒜地答应下来。

    有钱人的爱好他不太懂,不过原来郁总也会惹女朋友生气啊,哈哈,和他们一样。

    张经理答应了郁霄,搂着张媛含糊地转移了话题。

    -

    季初景拿好行李,一边把自己的疑惑转达给谢闻娇。

    大力娇:【可能是真的不想让你给吧,她也不是那种扭扭捏捏的人啊。】

    谢闻娇又让她帮忙从机场免税店带东西回去,季初景揉着眉心边走边回她消息。

    季初景:【行吧,那等我回去,咱们找她玩的时候再送点礼物吧。】

    季初景:【看看有没有时间吧,要是我被资本家剥削得猝死了,你记得帮我找他算账!】

    谢闻娇发了一个看热闹的表情:【你们还没和好呢?啧啧啧,这次应该快了吧,毕竟小别胜新婚。】

    海城似乎比北城快了一个季节,出机场的小姐姐们各个吊带长裙、长发飘飘,一看就是来度假的。

    季初景低头看着她一身西装长裤,咬牙,给谢闻娇回了个表情包:向恶势力竖起中指.jpg.

    出了机场,天空似乎是被夕阳染尽了似的,一片一片都是粉色,季初景心情似乎好了一点。

    只不过,等她发现她走到私家车区,心情又糟透了。

    从这里走到出租车区还要好远,她看着脚下六厘米的细高跟,觉得自己真是个脑瘫。

    “您是季初景女士吗?”一个陌生的男声响起,季初景狐疑抬头,她不认识这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