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页

    他没抱过别人,也从不知道抱一个的感觉。但他觉得,如果是抱着怀里这个,那么,感觉还不赖。

    尤其是女孩儿的眼睛,乖巧的,带着依赖的,莫名熟悉的,让他的心都像被一股暖流浸润,麻麻的,是从未有过的感觉。

    第2章

    人间无正色,悦目即为姝

    墨南归抱着女孩儿走进墨庭。

    “回来了,少爷。”管家吴妈急忙迎出来。

    “嗯……”

    “吴妈好。”凌沐微微欠身。吴妈是自小照顾总裁长大的,也是这墨庭里唯一一位女性,在总裁面前地位十分不同,以礼相待总归是必要的。

    “哎,好好,这,这位姑娘是?”吴妈这才注意到少爷抱着个极其标致的女孩儿。

    吴妈着实受了一惊,少爷可是向来不近女色的。这,这不能是少爷在外头的私生女吧?!

    瞧这小姑娘,楚楚可怜的,看着年龄也不大,可别真是……吴妈给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凌沐看着吴妈越来越惊恐的脸色,急忙开口:“吴妈,这位呢,是,咳,墨总在路上捡到的,怕人家小姑娘大晚上的不安全,就给带回来了。”

    凌沐说完自己都觉得心虚,他们家总裁什么时候是怜香惜玉,同情心泛滥的人了?

    吴妈倒是没想这么多,看着女孩儿标致的小脸,想到自己家的闺女,立马就心疼得不得了:“少爷,这外头天凉,这姑娘也不知道在外面冻了多久。要不,我带她洗个热水澡,煮杯姜茶?”

    墨南归把女孩放下,闻言点了点头。

    “哎,好。”吴妈正要上前。

    女孩却一把抓住墨南归的手臂:“别,别走!”

    墨南归难得的很有耐心:“不走,让阿姨带你去洗个澡,嗯?”

    吴妈在后面看得眼睛都不会眨了。她还没见过少爷对哪家小姑娘这么温柔呢。不对,别说小姑娘,老爷夫人也不见得被少爷这么温柔对待过!

    凌沐看着吴妈也一脸震惊,总算是有了一点安慰。看来,今晚世界观崩塌的不止他一个,少爷今晚确实不太正常。

    女孩儿好像听懂了墨南归的话,轻轻松开手,乖乖地跟着吴妈走了。

    吴妈看着女孩儿乖乖巧巧的样子,心都要化了,牵着女孩儿的手都不自觉放得轻轻的,生怕弄疼了小姑娘:

    “来,姑娘,小心台阶……”

    今晚已经不知道被震惊了几次的凌沐:这姑娘也太邪门了吧,虽然长得是很好看没错,但总裁对她特殊对待,连吴妈也这么喜欢她?就他一个人担心她来历不明吗?

    “咳,总裁。”凌沐觉得自己有必要尽到一个助理的职责。

    “说。”墨南归斜支着脑袋,修长的手指解开衬衣纽扣。

    凌沐木着脸,努力忽视眼前来自boss美貌的视觉冲击:

    “总裁,我觉得有必要调查一下那姑娘的来历。毕竟,对总裁的位置虎视眈眈的人很多,想要背后放箭的人也不在少数,我们有必要……”

    “墨总,已经调查过了,今天晚上大概八点三十五分,那女孩出现在墨庭,送她来的是一辆黑色面包车,已经调查过面包车主,就是一个普通货车司机。而在这之前,关于那女孩,没有任何记录。”

    “嗯,继续查。”

    墨南归挂掉电话,睨了一眼凌沐,似笑非笑。

    凌沐讪笑:“咳咳,总裁果然英明,是我多虑了,那我就先走了,总裁有事再联系我。”

    另一边,女孩已经洗过澡,穿着一身粉色睡衣,乌黑亮丽的头发披在脑后,粉白的小脸带着沐浴过后的红润,像个乖巧的洋娃娃。

    女孩儿看到墨南归还在,眼睛亮了亮,立马跑到他身边。

    吴妈略带歉意的声音响起:“家里没有女孩穿的衣服,我就把我给女儿买的衣服拿来了。”

    “嗯……”

    “哦对,这是姜茶,姑娘快喝了吧!”

    女孩接过姜茶,小口小口地喝着。吴妈给萌得不行。

    “那我先去给姑娘收拾下房间。”说完吴妈就上楼了。

    “我叫,阿姝。”女孩儿的声音响起,软软糯糯,听着十分舒服。

    “阿书?读书的书,还是淑女的淑?”墨南归看着女孩因为喝姜茶而一鼓一鼓的脸颊,像只可爱的花栗鼠,让人着实有点想笑。

    女孩显然不高兴了,鼓着腮帮子说:“是姝,人间无正色,悦目即为姝!”

    “哦,知道了,阿姝。”墨南归看着女孩儿一本正经的样子,没忍住笑出了声。男人声音的十分有磁性,这样低笑的时候,尤其蛊惑人心。

    阿姝听着听着耳朵悄悄红了,抱着杯子,把头埋得低低的。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记得吗?”

    小姑娘摇了摇头:“我只记得自己叫阿姝,其他的都不记得了。”

    墨南归看着阿姝,修长的手指交叉。连面包车司机也不记得,如果不是小姑娘说谎,那么就说明她是到这儿之后才失忆的。

    “姑娘,房间已经收拾好了,您要不要去休息?”

    “吴,吴妈,我叫阿姝。”

    吴妈愣了一下:“阿书,读书的书吗?”

    女孩儿粉嫩嫩的脸直接黑了。

    墨南归没忍住,再次笑出了声:“是「人间无正色,悦目即为姝」的姝,对吗,阿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