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7页

    相反,他十分冷硬,手段狠厉得有时候让人觉得,人的七情六欲根本不会出现在他身上。他着实是很好奇,这小姑娘究竟是何来头,竟能让墨南归做出如此改变。

    “南归,不介绍一下?”

    墨南归看着小姑娘气鼓鼓的脸,唇角微勾:“路上捡的小姑娘,养着玩儿。”

    楚衍之:“……”

    凌木:“……”

    boss,虽然你很帅,但你这样真的很像人贩子你造吗?

    “帅哥哥你好,我叫阿姝,是南归哥哥捡回来的。”

    墨南归顶了顶后槽牙,莫名有些不爽。楚衍之很帅?有他帅?小姑娘都没说过他帅。还有,小姑娘怎么这么喜欢叫别人哥哥?

    听到阿姝对自己的称呼,楚衍之也微微一愣,随即笑开:“阿姝,人间无正色,悦目即为姝?”

    阿姝眼睛直接亮了起来,这哥哥有文化哎。不像南归哥哥和吴妈,还说是读书的书。

    墨南归看着小姑娘的表情越发不爽,她就这么喜欢楚衍之?眼睛都放光了。

    “衍之,她失忆了,你看看是什么原因。”

    “失忆?”楚衍之微微正色。起身上前,手放在阿姝的脑袋上,仔细检查。

    片刻后,楚衍之清谈的声音响起:“头部没有外伤,目前来看,可以初步排除脑颅外伤引起的记忆缺失。不过,进一步的结果还需要更精确的检查。”

    想了想他又补充:“有时间来我实验室一趟,正好可以试用一下新到的那批设备。”

    墨南归若有所思:“嗯,可以走了?”

    刚准备坐下的楚衍之:“……”

    合着您十万火急把我从美国叫回来,就为了给您家小姑娘看个脑袋?完了还用完就扔?怎么感觉墨南归越来越无情了?

    一旁充当空气人的助理凌沐努力憋笑ing。

    “行,那我走了,阿姝,下次再见。”楚衍之觉得这姑娘真的是有魔力,自己从不是个好相处的人。

    但不知道为什么,见到这姑娘的第一眼,他心里就有一种亲切感,让他下意识想要去接近。

    阿姝还在摸自己脑袋,闻言立刻把自己的爪子拿下来朝楚衍之挥了挥:

    “下次见,帅哥哥。”工具人凌沐立刻上线:“楚少,这边请。”阿姝目送楚衍之离开。

    墨南归曲起食指在她的小脑袋上轻轻弹了一下:“人都走了还看,这么喜欢他?”

    阿姝「嗷呲」一声抱住脑袋:“人家来给我看病,我这不是在对人家表示尊重吗?还是说……”

    “什么?”墨南归反问。

    阿姝跑到墨南归身边,把小脑袋凑到他跟前:“还是说,南归哥哥吃醋了?”

    “想多了。”墨南归毫不怜惜,一把推开她的小脑袋,起身上楼。

    阿姝故技重施,一把抱住他的胳膊,桃花眼忽闪忽闪:“衍之哥是很帅,不过在我眼里嘛,南归哥哥最帅!”

    墨南归很矜持:“嗯……”

    “咳,你的衣服送到了,就在楼上,去试试?”

    阿姝瞬间开心:“谢谢南归哥哥!”转身哒哒哒跑上楼去了。

    墨南归看着女孩的背影,眼中浮现的是自己也未曾知晓的宠溺。

    墨家老宅……

    “你说的是真的?”墨南梨细眉微挑,神情严肃。

    墨南梨,墨南归的妹妹,墨家的小公主。继承了墨家的优良基因,墨南梨也生了一副十分难得的好样貌。

    不同于阿姝摄人心魄的美,墨南梨美得温和无害,皮肤瓷白,眉眼舒展,浅咖色的头发天生带卷,整个人像个乖巧精致的洋娃娃。

    虽生得一副天使样貌,但这墨家小公主却个不折不扣的小恶魔,天不怕地不怕,整个北城就没几个人敢惹这位小祖宗。

    林璐辞急忙回答:“当然是真的,我可是亲眼看到了,那小贱,咳,那女人死缠着墨少,仗势欺人,可是嚣张得很。我都说了是自己二小姐的朋友,她却根本不放进眼里。”

    上午在阿姝那里失了面子,林璐辞回家之后发了好大一通脾气,暗下决心一定要出这口恶气。

    还好她有二小姐这层关系,这二小姐可是墨爷的亲妹妹,北城无人敢惹的小魔女,她就不信,那小贱人还敢继续嚣张下去。

    墨南梨倒是真有些疑惑:“我哥会让那女人近身?”

    林璐辞避重就轻:“墨总当时是很不耐烦的,可那女人仗着自己长了一张迷惑人的脸,会装可怜,墨总肯定也就是一时心软被迷惑了。”

    墨南梨这下是真来了兴致,据她所知,她哥可不像是会怜香惜玉的人呐:“我倒是有些好奇,那女人到底长的什么样子。”

    林璐辞脑海中浮现阿姝那张绝美的脸,眼中难掩嫉妒:“样貌,也,也不怎样嘛,就是楚楚可怜,一副小白花的模样,肯定比不上二小姐。”

    墨南梨并不理睬她的奉承,若有所思:“我知道了。”

    林璐辞不好拿捏这位姑奶奶的心思,略一思索,决定投其所好:“二小姐,我爸最近新得了一批上好的毛料,您看,有没有兴趣……”

    墨南梨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赌石,一听这话便来了兴致,水灵灵的眼睛弯成月牙:“这个我喜欢。”

    林璐辞看着这位小祖宗高兴了,终于放下心来,微微舒了一口气。不枉她让他爸爸四处搜寻好的毛料,就想有一天能投其所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