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41页

    墨南归幽幽给出致命一击:“到时候您还可以给小宝宝取名字,正好阿姝还要上大学,孩子也可以多来这里走动。”

    厉老爷子:“!!”

    早结婚好啊,早结婚妙。

    厉老爷子轻咳一声:“咳,那个阿姝也不小了,倒是可以先把婚订起来。”

    厉敬柯:“??”

    你的父亲厉老爷子已投敌。

    第191章

    大结局前夕

    厉老爷子看着厉姝,认真问她:“阿姝,你怎么想?”

    厉姝回握住墨南归,笑容灿烂。

    “爷爷,遇见他之前,我从没有想过和另一个人一起的生活。”

    “可遇到他之后,我每天都在憧憬,我想和他有未来,他是除了你们之外,唯一可以把我宠成公主的人。”

    墨南归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胸腔了。

    他从没有听厉姝说过这么多情话,如果甜蜜是一张天罗地网的话,他宁愿万劫不复。

    厉老爷子看着阿姝坚定的眼睛,欣慰地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我就同意你们订婚。”

    一锤定音……

    墨南归的眼中带上了星星点点的笑意,他认真地说:“谢谢爷爷。”

    厉老爷子:“……”

    改口倒挺快。

    厉母和厉沉也都满意地笑了,只有厉敬柯,心里酸酸的,不是滋味。

    厉老爷子道:“这订婚日期是得好好挑选一下。”

    厉母提议道:“正好我查过,这月8号和下月8号都是好日子。”

    厉老爷子略一思索,道:“这月8号?太赶了吧?很多事情来不及准备。”

    墨南归:“来得及,我的人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所有需要的东西他都会准备。”

    厉母有点犹豫:“可是礼服什么的也需要时间,今天都3号了……”

    墨南归看向厉沉:“大哥可以搞定吧,五天足够做阿姝的礼服了吧?”

    厉沉:“……”

    五天,缝纫机踩烂了也赶不出来啊。

    再说,叫谁大哥呢,至少现在还不是。

    厉老爷子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墨南归抢先一步道:“宣传策划,场地布置,宾客名单……这些我都会准备好,各位到时只需要出席就好了。所以,就这月8号可以吗?”

    厉家人目瞪口呆。

    厉姝拉拉他手指,小声道:“这么着急啊?”

    墨南归低笑,一把扣住她作乱的手:“嗯,等不及了。”

    厉姝看着他完美的侧脸,忍不住也笑了。

    算了,赶就赶吧。

    墨南归的人做事效率绝对不是盖的,不到半天时间,墨厉两家联姻的消息都传遍了南北两城,抢占了各大媒体热搜第一。

    【靠靠靠,我磕的cp订婚了!!这效率也太高了吧?】

    【我就说他们两个是真的吧!!本cp粉圆满了!!】

    【难怪厉姝当了新玉石协会总会长,原来她跟墨总是一对啊。】

    【我刚刚反应过来,这样正好,厉总让妹妹,墨总让未来老婆,厉姝简直妥妥的人生赢家啊。】

    【楼上,该羡慕的是墨总好吗,你知道厉姝是多少南城男孩子的梦中情人吗?】

    【别说了别说了,我两个都羡慕!!呜呜,甜甜的爱情什么时候能轮到我啊?暴风哭泣。】

    文家……

    文今澜坐在宽大的办公椅上,看着屏幕上全网祝福的金童玉女,脸色没有一点血色。

    照片中的女孩儿笑得像天使一样,是他灰暗童年中唯一的一束光。

    可是她现在不再照亮他了,她马上就会成为别人的妻子,未来还会生别人的孩子,幸福地过一生。

    只是,那都不会再跟他有关系了,她以后的生活中,再也不会有他。

    文今澜突然猛烈地呛咳起来,声音痛苦到嘶哑。

    这个时候,文曦开门闯了进来。

    她捧着手机,眼中闪烁着不正常的亮光。

    “阿澜,我们有机会了!有一笔合作,只要我们能谈就下来,我们马上就能东山再起,我们……”

    “姐!”

    文今澜站起身,唇色苍白到能看清楚上面的每一道纹路。

    “你到底什么能清醒?”

    “因为你的执念,我跟文莞放弃了平静的生活,背弃了从小到大的朋友,背叛了从小照顾我们的厉家人,你到底要做到什么地步才能罢休啊?”

    文曦突然怒吼出声,脸颊因为愤怒涨得通红。

    “他们是我们的仇人,你忘记父母是怎么死的了吗?”

    “我没忘!”

    文今澜突然爆发了。

    “你从前一遍遍在我耳边重复,给我灌输恨和报复的思想,让我变成一个是非不分的人,可是你有没有想过,那不是厉老爷子的错,那跟他没有关系。”

    文今澜从来没有如此疾言厉色过,他向来是温和的,隐忍的,像风一样平和。

    可今天他骤然爆发,狂风乍起,文曦被吓到了,很长时间没有反应。

    文今澜平复着呼吸,喉间火辣辣的疼痛每时每刻都在撕扯着他,他突然觉得累极了,也无奈极了。

    “姐,你该放下了,当初的事情,不是厉家的错,是我们,是我们把恨和罪强行安在他们身上,你到底明不明白?”

    文曦哽咽着,眼眶通红:“错的是我吗?你想说……一直以来我努力的事情,都是错的吗?”

    --